手术前的冲动


秋老虎还在,天气炎热,我正躲在冰冷地空调房里默默的收拾衣服。

9 s; v* g$ O4 Z% D   「小姐,你不要担心。虽然是肿瘤但是还是良性的,而且医院专家诊断是胃病病变导致的。只能说万幸你立马来检查了!在拖个半年就不好办了!现在你只需要住院做手术,然后留下来观察一段时间。术后不会复发的几率有99%!所以不要担心,回家去收拾一些行李先来住院调理胃病吧。」说话的是全市着名的大医院的院长。不止权威更是慈祥,也多亏父亲的人脉才能由他主刀。现在,我的任务就是住院半个月调理身体,准备迎接不久后的手术。弟弟叶炎正好做完实习了,大约可以在半个月、临近手术的一周内赶到我身边。想到英俊的弟弟和他胯下的巨枪,我由来的脸红耳热了起来。虽然有血源关系,但和他在一起我总是能感觉到禁忌的快感! 9 ~5 N& i k8 f2 ]5 M0 W7 V

  于是,我也就不需要带多少东西了。医院是恒温23%,不单单舒适更不会感冒。不过我还是带了丝袜,也好御寒。内衣还是一件不落,穿不穿和带带的性质是不同的! , h" p% q. H U/ d: b5 L

  提着一箱子衣服和手机手提电脑一类地必备物。我就上了电瓶车,小车停在小区地下就好了。开电瓶车反而方便许多。

5 B# K) H `& k   慈祥的老院长说「不要担心,其实这只是你的心理负担太大才会这样。加上近来天气炎热,你只要多喝水就可以了。而且你的胃病只要治疗调理好,手术成功不复发地几率近乎100%,而且你要记得多多运动。」老院长一再保证,我也就卸下包袱了。而且似乎我只需要调理好身体,平时喜欢怎样还是可以的呢! - `. w) h{7 z9 E3 c

0 J7 z! h7 V0 W+ l1 O7 @   这栋住院部也是蛮老旧的了,除了入口大门以外其他的病房一类的都有监控。但是内部装潢却很是高档!四人间的病房统一都是一床一台电视两个厕所。根八人间的一样了。而且手术后我会搬进单人病房,似乎更是舒适。

1 |7 U# E! W4 V+ p& q4 W   很快的,护士就抱着一件干净舒适的白色被子过来。上面还放了两身衣服,护士帮我铺好床底后告诉我。换了衣服只要丢到门边的桶里,每天都会有人来派发衣服和清洗卫生。

  病号服和我想的不一样,其实是两个式样的。一个是裙子一般的,一条则是普通的样式。这样对于病人也选择性较多,毕竟有的病人正是得了那种最好不要穿裤子的病。比如大腿内侧皮肤溃烂什么的"""我脱下了裙子打算换上病号服,正好看见后面贴了一个小字。穿上后下摆到了膝盖上许多,已经是短裙了。我拿起搭配裤子的衣服一比,看起来恐怕遮挡不住屁股吧! 0 h5 \) q+ Q* e2 F! F

. h: Tl* O/ F p   空调风吹过冰冷的瓷砖,乎的向上吹来。好色的抚摸起我那有遮挡的阴户,原本就多水的下体一被刺激,皎白的蜜汁更是潺潺而出。 4 w. u5 F! n# [# i4 I

) f) E% e" v. g: T9 i2 \, R: v& M, B   一路上,许多病人都在外面走东。看过去大多女性都和我一样穿着裙子,只是她们的比较长。偶尔会有一两个和我一样的。男的则比较少,不过也有一两个。 # s. N# Q3 w1 f6 |/ D: c: r( a{

  我走过去,伏身在站台上,递出衣服交给护士,说要换一套和我身上穿的样式一样的衣服。护士看了一眼,微笑的请我稍等就走开了。 $ q6 U# \1 P) I* w" C

  我估摸着,这个姿势恐怕后面的少 年也会看见我的阴户吧?我佯装不知道,拿起Iphone4把玩。其实呢,我在借助手机的反射偷看少 年的反应。 - i3 K+ G# P ]( }

" z+ L+ a. T) Q: q4 o, z- n/ f- l( }2 r   看见他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眼看护士也快回来了,我就直起身子来。

  「小姐,你的衣服。」「谢谢」我拿起衣服道谢,就回身向病房走去。说起来我还注意我的病友是什么样的人呢!

. M( o+ Z: c# g]   我看见老婆婆起身,就走过去搀扶她。她微笑着说了声谢谢,自己走下床向老爷爷那里走去。 $ P1 e2 Q( `1 z! x, u1 c6 ?; K

% u/ x( ~% B0 f5 C   这时候,厕所的门啪唧一声的开了。丛里面走出来一个眼熟的羞涩少 年,不正是看见我阴户的那个人么!

% x$ C; o) r% b& K   我返身回到了床上,然后才拿起电脑。床上可以拉出一个小的可以移动的桌子,是用来吃饭的。我放好电脑。就屈膝坐在床上浏览网页,当然,身上是有盖被子的哦! ! K+ J, m) r* F, y6 o- g) R

0 m9 B" W( y+ ?1 t- @9 q2 n   我这样坐着,裙子自然的被高高拉起。遮挡的作用荡然无存,因为双腿合拢而显得分外紧密的阴户就露出在了他的面前,啊南的眼睛先是突的睁大了。然后若无其事的躺下盖上了被子。其实他的目光一直有离开我下体。我分明看见他的被子下面正在不停的撸动。

8 U3 b, f2 }, V J   这样一来,啊南可以看见的东西一点都不会少。

+ t+ N8 R1 W* K$ O" Q   两只短小白胖的玉手,一只在上面玩弄鼠标。而另一只则在下面偷偷的自慰着,短小的手指分开了阴唇,然后捏住了已经翻出的阴蒂。同时缓慢而又匀速的运动起来。 # x8 s5 o a" R% D$ C: p0 K

  或许是我的体制太过敏感,很快我的忍受不住了。我挪开被子起身向厕所走去,因为两位老人已经再次休息了,我甚至有放下裙子,就这样赤裸着下体进了厕所。

6 R, _: c1 N4 m- s, |$ o   我佯装不知,但是无疑这会令我更加高兴。很快的,阴精就伴随我的一声娇吟喷射而出!

  这次我就乖乖的了,只是会偶尔不经意的走光一下。这也只会加重啊南对我:粗心、不喜欢穿内衣的评价更加坚持了。

7 {/ m n8 {0 i: I   吃饭后我就开始休息了。突然想起来例假就是这两天里快来了,我赶紧跑到楼下的小卖部买了两盒卫生巾。果然,第二天我就察觉到月经的来临。

[4 d8 q# C- V. s( h; k9 ob1 m   而且,弟弟再过一周也会到我身边来陪我了。

" m$ n! r" R. z" B% s7 S   旁边的杨老伯已经在三天前手术完毕了,现在已经去了楼上的单人病房调理。我偶尔会和啊南上去探望,黄阿婆感冒好了,身子格外健硕。但是有点行动不便,应该是年纪大了吧!这是无法避免的。 8 u7 W$ S. V6 T! L/ q

+ e: }6 v3 f. }# K2 [( k4 u; ?! x   脱离了月经的困扰,我再次解下了内衣裤的包裹。只是最近秋老虎再次凶猛,病房里的空调也加大了风力。我就有退下丝袜,而是继续穿着。啊南似乎也很喜欢看我的丝袜美腿,经常望着我的腿发呆。

  「啊南,你不是快手术了?怎么你爸妈不陪你啊?」我奇怪的问他。 5 u4 y( eM K& O

  我转身打算拿浴巾,突然发现自己有拿!而且衣服也顺手拿给清洁员了。

J" q; K# R2 w   这样,我现在只有一件干净的丝袜和病号服了,全身湿漉漉的穿显然不妥。等它自然风干又不行。 9 c" o8 E. M$ M8 G5 c

. ?% z& p; S& I- A. k) F   「啊南!啊南?」我小声的喊了几嗓子,但是有人回答。看来是睡着了,我也就不在顾及什么了。赤裸裸的走出了厕所。

# U% H/ W5 g- Y& X5 R" m/ G   「叶姐!你怎么?」突然一声叫喊让我脑袋都回不过来。当我呆滞的转头时才看见,啊南正躺在床上、脸红耳赤的盯着我。 ! W$ D. q! _$ N; @: e

( k% t- a! ?) _( g) h   啊南木木的看着我,呆呆的不会说话了。然后才好像反应了过来似的。

  「真是抱歉啊!都怪我。」我戏虐的看着他,啊南低低的恩了一声。 $ G6 v8 Y- _5 s% {6 Bh$ p

; o! g2 V/ f2 m# A; S; H   啊南看的都痴呆了。我满意的暴露出了自己,就拿起浴巾来擦拭干净下体。在啊南面前套上了病号服,然后才拿起集攒了几天的内衣裤、浴巾走向洗衣机的位置。

  拿着衣物回到病房,啊南已经开始吃了。看见我进来他红这脸叫了声叶姐。我若无其事的点点头就去阳台晒内衣了。

6 @2 ^9 }+ `5 i1 {$ I0 l   我问阿南为什么他会有这种自信。啊南告诉我,他的病迫使他根本有能力完成一次性交,那太耗费体力了。后来,我更换衣服或者洗澡也不在顾及。偶尔还会让阿南看着我的裸体打飞机。

  而弟弟,也在阿南离开的这天中午到来了。 & P; L( @3 \" J- c) s

& Q) ?3 B# L6 V" s/ _   「诶?弟弟你来啦?不是说还要几天吗?」弟弟一边提着东西走在我后面,眼睛还不停的瞄向我的胯下。我在他面前也不矜持了,什么豆腐都任他吃。

  进了房间,其实配置还是一样,只不过少了三张床、三台电视和一个厕所罢了。房间也小多了,但是多了一套沙发和单人床。 / @- c$ S! Y1 {4 ~

# d, }9 Y# Nr- t+ pE4 a- m平静的度过了一夜,今天在过一天,明天下午就会开始一系列的检查。假如病情有变化就会按照原来计划的手术方案进行。

2 S! {$ L8 d9 ^& nz% r% ^   不过,在这之前是不是要玩点什么呢?很久有尝过性交的滋味了,一看见弟弟就使的我内心发热,好像发春了一样。

  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脸,弟弟一脸迷糊的爬了起来。嘴里还嘟嚷着,然后才进了厕所洗漱跑出去买早餐。

5 q+ S- C) q" E2 { T/ u6 A7 q& H   还有进来,我就对他远远的说「弟,进来把门反锁了。」「哦。」弟弟回答了一声,然后传来房门反锁的声音,接着弟弟就进来了。他看见我赤裸裸的躺着看小说,下肢还很不雅的岔开交叠在一起把整个阴户露了出来。胯下热血沸腾,一杆肉炮轰的抬头起来。 6 ~2 qm; l. u. Xa

  我翻过身子正面朝下安安静静的看书。弟弟不一会就吃完了,他拿起快餐盒和垃圾出去丢的时候还在我的穴上抹了过去,火辣辣的触感刺激的淫水又泛滥了起来。弟弟一个来回也很快,垃圾筒就在楼道口。不到一分钟弟弟就回来了。

  看来他是以为我的病情不能乱来了! 4 M- s+ u7 z0 Z J" ^2 T

! o/ z, D, D7 t! s/ m$ V   我温柔的吸含住弟弟的龟头,他的阳具很大,我的嘴巴却有点偏小了。充实的感觉充斥我的口腔,弟弟丝的一声抽了口冷气。

  我娇媚的看着他,缓缓的站立起来转过身子。洁白丰腴的臀部伴随着前身的伏下而挺立起来,无毛的馒头嫩穴微微张合着,一丝丝淫水流了出来。

$ q7 u* K( V! G ^% `* O   我转头哀求「好弟弟!好老公!快点干进来,我忍不住了!」弟弟含住我的耳垂,火热的感觉让我再次呻吟了出来。 $ K( P/ P8 w, v

& ^0 }( Fae, Z/ \% T- B, W   「啊哈。姐,你的那里,好紧啊!一直在吸啊吸的!」弟弟开始艰难的进进出出,三浅一深,六浅一深。最后弟弟直接次次捅进了子宫里,每次交合都发出了拔塞子也似的声响。 . y3 s" \6 ~3 Z. O4 d

  「姐。」弟弟趴伏在我的身上。 ) V% y" d$ }# Pvv* f0 S2 C

( j1 T6 O7 C2 F   我拍开他拿着纸巾的手,然后扶着已经有点偏软的阴茎再次坐下。 / {1 w" Y& H$ r6 s; y

H( n, c" v1 g! B$ i2 v3 ]: w   「惩罚哦!」弟弟仰天一趟,泪流满面。

R. [1 n) w( R7 z+ z   辗转反侧,我第一个忍受不了了。 ; r8 Dp/ s7 o. f/ c

9 P- _k9 B2 g- S" t. z   弟弟听见我那么说,也精神了起来。看起来是早上有爽够,我借助月光看见他的胯下在微微肿胀起来。

2 g3 D0 t$ T2 E5 w- o. Q   而里面呢,则穿了一条丝袜。也就是那条特别的丝袜咯,只要遮住半个臀部,在夜晚里被人看见也只是让人觉得这人是穿了裤子的。而开出的裆部更是方便,我只要一抬屁股,弟弟就可以长驱直入了。 4 y( d5 _/ m( |6 L

  在楼梯间里,我脱下了裤子,这样整个包裹着丝袜的大腿就完全暴露在空气里了。楼梯里有大灯,只有昏暗的小黄灯。我看了看自己裸露出来的下体,不满的撇嘴对弟弟发难了。 ( ], b; L0 p2 f& f" g Y: m4 C4 q

  「所以啊,把你的鸡鸡放出来吧!」弟弟反应很大的向后一跳,连连求饶。最后还是被我抓着命根子走下楼梯。 * z% w) `3 x) e$ k0 t- w; K

  「可能是体制问题吧。姐经常被插、单单只是被看都会高潮呢。也许就是上天赋予的特殊能力咯。」我无所谓的解释,反正本来我就懒得去思考那些和我知识储备完全无关的事情,也就马虎过去了。

# M: e% Z# `/ S   但是我一看弟弟,身上只有一个装着我的裤子的袋子。既有假阳具也有黄瓜一类的东西。插阴茎?拜托,插进去了哪里可能走的起来哦?

  楼梯间有两个门,一个通正门一个直接进后院。我拉起弟弟义无反顾的向后门走去。弟弟突然拉住我,把我拽进了一旁的厕所里。

6 V2 G" y3 x! p- t6 y3 h   小插曲过去,我和弟弟走出了住院部大楼。大楼后面是综合场所,有休息区,有人工湖(很小的池塘,反正是假的不必认真)还有宿舍楼和一些类似红十字会的地方。不过,到了夜晚这里却是袅无人烟。 2 x" K8 W/ `! m" B

  我走在前面,突然发现远处是运动器材。虽然比拟不上复建室里的高档,但胜在娱乐性强。弟弟和我都过了玩乐的年纪,那里却是激起了我们儿时的回忆。 8 j7 x! O/ p8 d( K. }1 r+ g

  这时候我正在玩鞍马,坐在冰冷的铁质鞍马上面不停的来回摩挲,快感已经刺激的我下体充分湿润了。当我转身打算下鞍马时,弟弟已经凑上来了。坚挺的阴茎艰难的刺入美妙的蜜道里。 - {( MF2 s; v; @5 W1 Q

  弟弟开始走动了,他抱着我,一边走一边用力的向上顶,这种姿势完全不输背入式,每次的抽插都会进入蜜道的最里面。但是,这样也是很耗费体力的。弟弟只是走到旁边的长椅上就觉得累了。

! w) D, z9 i[( kX$ G7 ~   我背过身子,屁股高高的挺翘起来。曲径通幽,弟弟的阴茎再次跑了进来。他不止抽插,还抓住我的乳房,一只手伸在前面挤按我那敏感的阴蒂。 - Z5 Y6 a, N: k9 H8 r2 [

# ]3 M; c/ ]. y7 v0 H. I   因为弟弟抽插的太激烈了,被积压溅射出来的淫水喷的丝袜和裙子都沾满了。在厕所外面的洗手池里草草的冲洗一下身体,下体还在滴落精液和淫水的混合液体。手头上有毛巾了,我就脱下丝袜和裙子擦拭。

  ?弟弟真是精力旺盛啊,这是第几炮了?刚刚走的时候他那话好像又硬了呢。」我喃喃自语,也就不管下身的淫水已经滴落完、而且开始风干导致的紧巴感。仰面倒在长椅上休息。 * J+ |2 td+ d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我走向洗手池打算清洗一下。反正弟弟很快就回来了。

P# n2 E) A. i1 c0 w0 _   ?要是由个人在后面的话,用力一顶就能突进深处了。」我悠悠的想到,右手则接着水搓洗阴户。 ) g/ j3 H2 ]) n. m ^8 J

  以前帮弟弟打手枪的时候,他总是射一次就软趴趴的起不来,等了很久才能回过气。可是怎么一插进来就能撑那么久玩好多次呢?百思不得其解。 9 A! k# ]4 a9 l: }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堆不切实际的东西,可是很快下身就传来了异样的酥麻感。对于这种玩意特熟悉的我自然知道是高潮快来了!于是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很快就到了顶峰。

. }% O8 a8 Y% @) {" P) g! O   我正打算下来,突然一双粗糙的大手无助了我的嘴巴。在我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另一只手环住我的身子把我抱住扣紧。一根火热的家伙顶住了羞人的蜜处,上面涌来的温热刺激的阴蒂突突的自己冒了出来。 9 E* I) Z] }& y7 x

) X8 r; o4 a. W& u* L% ?) Q6 A   羞辱、害怕、悔恨。 : f" d" E0 I# I4 z

, o; ~" u$ |- A( w   蹼嗒蹼嗒的眼泪就掉了下来,就这样被一个完全不知道身份的人侵犯,饶是对性有多大抵触的我也是接受不了。

: n) w4 x1 ^7 D   ?姐,你别哭啊!是我啊!你别怕啊!」是弟弟,他在说话的时候已经松手了。我一脸眼泪的看着他,哇的哭了出来。

  哭了一会,我就觉得好过多了。弟弟抱着我坐再椅子上,我极其不雅的跨坐着。下身也传来了一直被忽略的快意,我不由自主的摆动腰肢。 + i; g$ L% Fm; `( ]

  ?姐,真的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想这样做了。」弟弟突然饱含歉意的说。我却有听到似的,自顾自的问他。

  ?姐,你那么漂亮。而且那里又那么紧。怎么可能会有男人不要你的。」我一打他的脑袋,幽幽的说?姐已经不是处女了,而且换过两三个男人了,你说谁还要我?」其实,真正的和我有过长久关系的只有弟弟一个。其他的4个人都不过是一 夜 情罢了,但这也就足够了。 9 x7 r5 d: z6 f6 a S6 x0 d

1 ]% d; {( O) U+ Q! z; c   弟弟的手正无耻的伸进领子里乱摸,我也就不制止了。反正以后也只有他能摸了。

  ?有什么拉,只不过平时喜欢吃这个而已。还有刚才问你的问题啊"""」我一看弟弟的阴茎,果然粗大过人!然后看了看自己的小穴,酷似白嫩的白面馒头。脑海里回忆起大学的舍友和她那最少F罩杯的乳房。慢慢对比起来。

  我瞪了他一眼,才分开双腿任由他施为。弟弟摸了一下下体,然后撑开两片阴唇,找准位置一顶,火腿肠就只留下一个头部在外面了。

  下身插着不大而且松软的火腿走路,丝毫有不适感。而且带来的充实感和刺激就更加不必细说了。

  一路上,我还是问出了困扰我很久的问题。

  ?弟弟,我们去哪里?」?嘿嘿,老婆啊。我们去门诊大楼啊!」?诶?那里有监控的诶。」?安拉,我不会让未来老婆出事的。门诊九楼监控的你不知道咩?」额,九楼啊?正好到了门诊大楼了,我顺便一看结构图。

  原来如此。有的玩了。

1 B" N) r* S- S. Z* U6 N. Y|, l   医院属于那种一直有人的部门,不过似乎九楼是意外(别计较了求你们。难道非要让我连意淫都要上网查资料吗?)这里灯火辉煌,不过却有半个人。光滑的瓷砖地板显然是仔细清理过了,我兴奋的脱下衣服躺在地上翻滚。蹭蹭的就到了最大的一间门诊室。 ! _- u6 F# t$ O: N; Y

: n9 e: V! |& ]4 @/ ?" O   我一看,桌子的旁边有一个衣架,上面挂着一件白大褂。我拿起来穿在身上,却不扭起扣子。雪白的身子和白虎馒头穴就得遮挡了。倒是雪白得双乳被盖住了一半,乳头也只能隐隐约约得看见。 / N6 W" D3 h0 ]2 v_

  然后弟弟就推门进来了。

  我全然无惧,好奇的打量着检查床。 & }+ I7 d3 Z$ |V

1 p1 W3 k6 Q; X6 E% r   这是一把好似剪刀一样的东西,不过刀的那部分变成了分开的漏斗。如此看来是窥阴镜了。 : |( Tf8 w( v

; G( q$ R8 tV, L% A" T g   床的两边有放脚的位置,我把脚撑开后弟弟就把插在那里的火腿拔掉了。失去了火腿后下体又传来了空虚的感觉。不过很快的,一根冰凉粗大的东西就插了进来。 * `- d# W) m7 h, T6 Y/ y9 ^6 K

  ?姐,事吧?」?恩,你慢点,姐那里很紧,应该很难撑开。你别把我撑怀了。」弟弟一想也觉得事不可为,就拔出乐窥阴镜。我感觉到了东西离开,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弟弟。 . n" g+ }" F2 f5 S

|6 v) c$ G* u+ Q5 Y6 ]   「死色狼,说到底还不是想做了?先说好,这次打完就不能在玩了。明天摇检查呢!」诶,原本是他在说我的,怎么现在反过来了?弟弟的精力也真是旺盛。 z* [/ U, }; {6 S

, r- C% |! q- F) C# E9 K) J% r   弟弟最后一炮显的很持久。在里面干了好久又把我拉到外面干,因为外面是有窗户的,而对面则是急诊大楼。要知道急诊楼是全天候24小时值班的,要是对面有个无聊的人看见的话,那可就危险了! ! ~4 o7 r; ?. @; ~* |4 y5 M

# g/ W. Q+ z, GZ   等我们回到病房里时,已经凌晨2电多了。我和弟弟洗完澡都快3点了,我们相拥着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6 S- ` X P) ?9 l, m

  「嘿嘿,老妈还叫我干脆生米煮成熟饭呢!」「啊?老妈也太夸张了吧?老爸不反对吗?」「切,老爸还说要开药厂的二叔拿一份春药来呢。」「喂喂喂!这太离谱了吧?」「呐,睡吧!反正现在我们都这样了,有差吗?」「也是,睡吧睡吧。」「呐,姐。我又硬了。」「喂,不行了。睡觉!」「那我要插着睡!」「随你啦!色狼。」..._翌日老妈要来了,不过她降落在厦门。弟弟只好辛苦的开车去接她了。我则出去外面走走。 1 i! L) @* v6 l

) T8 H. S3 q7 ]3 M% `0 g6 C% G   我看着她的背影,疑惑的问啊南「你姐有什么急事啊?」啊南一脸郁闷的说「能有什么急事,那个见色忘弟的家伙,去见她男朋友了。」「男朋友?」「恩,我手术时的主刀哦。」一边聊天一边走,不知不觉的我们就到了啊南的病房里了。 # f9 `/ e5 Q) o( S) U* Y0 @

  「呐,叶姐。」啊南突然叫我,我疑惑的看向他,这才注意他的脸正微微泛红。 " H4 P7 ^9 ?4 [/ o @, o# V/ F

  被我一阵猛看,阿南的脸刷的低了下去。然后用一种傻子都听的出他很失望地口气说「不行么,我知道了。」「诶,不是不行啦。而是,我不只给你看,还可以给你摸一下哦!而且你可以拍几张不露脸的回去打手枪用"""」难的相识,便让啊南留下点回忆吧!希望弟弟不会吃醋。

?( E- x+ X9 E0 z   「不过,你姐部不会回来吧?」「恩,基本去一次要半小时。」说完,啊南又补充一句。 v9 }5 i# P4 @; |# Y4 ^

  啊南颤抖着伸过手,细嫩的手抚上阴唇,然后撑开,深入了阴道里慢慢的摸索抠挖。同时另一只手也有空闲住,伸出了一根手指按住了阴蒂。 # U5 ^0 Q- i& O6 l

3 }( x8 I# }8 j9 M   我转过身子把屁股对着他,然后左右手后伸拉开了阴唇。啊南趁机照了下来。

  下午,我就由老妈陪着做完检查了。晚上老爸也到了。

0 Q# N, `m1 r1 ]: V9 x9 X   第八天出院回家修养,直到半个月后才拆线。

  而我和弟弟的关系,弟弟只是对爸妈数有进展,攻下二垒了。老爸表示可喜可贺,老妈表示太慢,强烈要求老爸托二叔带药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