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羞辱的女警


李清,今年25岁,98年考取公安大学后父母先后双双去世,在学校的帮助下完成四年学业,02年分配到H市公安局,因为有家庭负担,加之本身能力出色且嫉恶如仇,调到重案科,经过三年第一线的对敌斗争煅练,屡立奇功,现在已是能单独办案的重案二组组长了。) a0 N( g2 q6 b2 v* p: X: A6 R

7 F, k4 I# f9 u   从上大学起李清就不乏追求者,到了公安局更是如此,局里的小伙子们追过李清的还真不好找,但李清条件太过出色,对追求者们从来也不松口,慢慢地追求她的小伙子们也就都知难而退了。! X9 B; A2 t. u; z k( V- kC

1 R( F3 v) V* u- _3 s1 n   李清的父母原也都是公安局重案科的干警,在98年的一次抓捕行动中中了罪犯的埋伏,被折磨致死,和他们一起殉职的还有七位警察。当时如此重大的伤亡震动了公安部,部长亲自下令一定要迅速破案,恶惩凶手,但这个犯罪团伙组织严密,手段凶残,案子一直也有破,李清的杀父杀母之仇一直也就报。

" m! m/ }8 u, `/ T: P   局里之所以这样安排,一是考虑到李清太年轻,给她些老兵不好管理,再就是这些年轻人都有什么背景,又都在全心全意干事业的时期,真有什么不好办的案子就让这些年轻人上去冲一冲,免得因各种关系缚手缚脚。& w5 S2 O6 `5 Y: J

, y+ f+ k: u, eZ& Y( f$ N* x, p   李清来这从来都是便服,也不多说话,所以人知道她是警察。酒吧这种地方什么人都有,有些道上混的人也来。有时喝大了就什么都说,这也是李清来酒吧的第二个目的:打探情报。. p3 x$ [2 L* C3 n|2 _# v5 b

9 h& n- [! F- o) J% c: H   “哥们,乘早洗手别日了,李权又回来了,他回来了,还有我们的饭吗?”

  李清一振,七年了,李清一直在查李权,这个杀死李清父母的凶手。七年前因他的犯罪团伙杀死了九名警察而名声大振,也因为公安机关的全力打击而在H市发展不下去,而去了南方。今天终于又有他的消息了,李清很兴奋,马上叫来手下两名队员,两个酒鬼一出酒吧就被带回局里审问了。

`! H/ }1 [U" b, Q! K   “这样重大的案子应该交到局里,我们不能自作主张”大刘说,“我看先不忙,咱们先端了李权的窝,直接把李权带到局长办公室,该有多过瘾,让那些说我们是娃娃兵的一组看看我们也能办大案子”刚上班一年的小赵说。

  “李权他们就在今晚开会,报局里说不定就耽误了,我看咱们先下网吧!”1 ]% h+ h% ]. \3 G|! X. V

  组长说话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李清的意思,所以也人反对。

4 R4 \2 \/ P* y7 w: A* v   “冲进去!”

* u" Q9 J, x7 F3 |2 s3 U. e3 h   “上当了!”

  李清和她的队员先被缴了枪,然后被五花大绑,黑布蒙眼。几个大汉推搡着把他们都押上了一辆货车。货车开动了,李清躺在地上,后悔莫及:自己急于报仇,也过份轻敌,弄成现在这种地步,不单自己遭擒,连自己的十名队员也都搭上了,他们是为了自己才被擒的,怎么对的起他们?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他们救出去!

/ T+ W+ d1 E2 [2 P   “大家不要急,我们一定会有机会的!”7 G* b6 Z* T5 A4 l9 T

  过了一会,有人进来。“哪个是你们的头,出来”李清被带出了牢房,来到一下宽敞的屋子。

  “你是谁,想干什么,知不知道袭警是重罪,马上放了我们”李清说。0 Q K# ^0 [. T9 H4 e

  李权认出了自己的身份,李清再也忍不住,冲李权喊道:“我要杀了你!”7 ^( t0 t/ S0 d4 `- Q( V: a

" B0 [, p$ T! c( ~ \: }  李清当时感觉脑袋里一片空白,天晕地转,当时昏了过去。

) N9 a2 `5 c( Z) d# s9 C @. r  “不要说了,你要我怎么做”李清打断他,李清知道,这次行动失败全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说什么也要为他们做点什么,还有就是这些队员里有四个是女的,她们都是刚参加工作不久,还都结婚,要是李权真要下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比?”

% \4 `} T: E7 [3 u$ ~4 ?   果然,李权又提出了条件:“每天一局,在打之前你先抽签,你按我提出的条件准备,如果你赢了我,我就放你一个人,你要是输了,还要抽签,按抽到的事情做,你要是能做到又不做的话,也可以,我就杀你一个人!”

  李清被带到早准备好的屋子里,中间放了一张台球桌,旁边一张椅子,绑着大刘,四周围了几十个人,李清一看,大部份都是被通缉的要犯,想到抓到他们,自已反被抓了,李清感到很羞耻。

  李权拿了一个盒子在李清的面前,李清咬咬牙,把手伸进盒子,拿了一个球出来,球上只有四个字,一看,不禁目瞪口呆,她知道李权会难为自己,但想到会是这样。- m# N]# f% E6 ?1 T

  李权说。李清有反应。“那好吧,我知道李小姐的意思了”李权使了个眼色,上前一个疤面人拿出枪,对准大刘的头就要开枪。5 Z" r5 ]% \9 g) |" y, D

  李清看了大刘一眼,他不能让他的同事死在他的面前,事到如此什么也顾不得了。“祼露上身”李清小小的声音说道。: y& J; m# a; _0 o

  “快脱,让我们看看警察的奶子……”

  李权说道。那边大刘呜呜地睁扎着,显然要阻止李清。李清二十五岁了,还交过男朋友,平时穿衣服也很保守,露肩的露背的露脐的她从来都不考虑的,今天让他在几十个大男人面前祼露上半身,的确很难为她,尤其是还有她的一个男性部下也在场。李清犹豫了一下,反正已经落入敌人的手里的,还不如赌一把,要是真能救大刘出去也是值得的,“好吧,我照做,我去里边”“不,就在这里,我的兄弟们都要看警察脱衣服哪。这么香艳的场面我也不想错过”李权一脸坏笑地说。

  李清闭上眼睛,鼓足勇气开始解警服的扣子。看女警察当面脱衣服,无疑对这些犯罪份子是极大的刺激,开始有人不住地起哄,吹口哨。李清脱掉警服和里面的衬衣,白的刺眼的上半身只有一件胸罩了,胸罩是白色的很紧身的那种,可是比李清的肤色还是暗一些。& ?5 a* U# Y6 T5 a% Z8 D4 a, P

  李清又转过身子,双手背过去,慢慢地解开了胸罩的扣子,一狠心,迅速地摘下胸罩,然后双手紧紧地捂住双乳。李清的速度很快,以至于正对着她看的歹徒也看清她的乳房,以至屋里一片的叹气声,即使这样,李清的美体也让很多人喘不过气来。* {* o# h) j9 oU$ k9 f

  李清暗喜,由她开球的话,八个球一杆全收的把握是百分之九十以上,李权就一点机会也有了。李清一只手拿了杆,走到球案前准备开球,看来只能让男人们看个够了,一只手是不可能打台球的。李清的手离开胸前,一双乳房终于暴露在男人们的眼前。6 u, Z% k* E ]+ C- `

2 _0 ?3 V( E- ?9 w# X}   屋里一片寂静,都在盯着李清的美乳看,连一生御女无数的李权也看到过这么完美的乳房。由于打台球的姿势,是双腿伸直双脚叉开,上身前倾与地面水平,这样李清的乳房就完全在空中摇晃,一用力打球更是乳波荡漾,春光无限,看的众人目瞪口呆。, P( ~) Q4 h, R* q

$ [9 O1 q! `4 b2 @8 Q$ t   李清打完球,抱着胸看着李权,不知他说话是否算数。

. z: k5 @$ T# v6 B  李权鼓掌说道,也不知他是说李清的球技精彩,还是身材精彩,“好,我说话算话,不过,不知道明天李小姐是不是还是发挥得那么好”李权又对一喽罗说:“放了他,小心点,别让他找回来”“您放心吧,我给他打一针不就得了”小喽罗应道。7 L/ w: g" }3 t# A, t

  李清安慰了他的队员们,说大刘已经被放了,让大家不要急。又想:虽然被擒,但李权并有为难自己,吃的喝的都有供应,关键是有骚扰她的女队员,这是让李清最担心的事。今天虽然牺牲了些色相,但大刘被放了出去,说不定他会带人来救我们。只要自己不放弃,就一定会有机会的。想到这李清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原来李权虽然有难为他们,给吃给喝,但他们七男四女关在一个屋子里,屋子又有卫生间,只给了一个小桶让他们方便,虽然大家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好战友,但终究男女有别,一天一夜了,大家谁都好意思用。这也是李权故意让这些警察难堪。

  当最后一个小宋方便的时间,门突然开了,走进一个打手送吃的。看屋里正有一个美女警察光着屁股方便哪,立刻站在那看的目瞪口呆。小宋也被吓着了,尿也停不住,腿一软倒在了地上,白白的屁股正对着男人。打手立刻冲上来就要抓小宋的屁股,李清和几个男队员马上站起来想要挡住他,但都被打手打倒了。

  打手停住,在小宋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拎起小桶说:“妈的,警察尿也这么臊,还得老子给你们倒,早晚收拾你们”说完出去了。看来李权的手段连他的手下人也是惧怕三分。大家松了一口气,一看小宋还光着下身躺在地上哭哪,男队员们马上转过身去。李清上前帮小宋穿好裤子,抱着她安慰几句。

  李权说:“李小姐,昨天睡的还好吗?我招待的还不错吧?今天咱们赌的可是一个女警察,李小姐小心了”李清一看带出来的正是小宋,不想和李权啰嗦,说道:“我们开始吧。还要抽签吧?”: D2 U% ?! }6 O7 w$ b

  李清把球交给李权,李权看了一眼,说:“李小姐小心了,这次还让你先开球,看你是不是还那么好运气”李清也不客气,拿起球杆就打,很顺利地收掉五个球,李清以为还会象昨天一样全收的候,突然发现,屋子一角有摄象机对着自己,那昨天自已光着上身的样子不都录下来了?李清心里七上八下,终于一杆失误,第六个球打进,李清心里暗叫可惜。“李小姐,我不客气了”李权开始打球,想到李权打的也相当好,八个球也是一杆收。

2 z/ Z. n) ^% f4 g" J  “请李小姐把奶子粘点糖,让我吃两口不就行了?你放心,我的手不会碰你的”李权指着桌上放的一盘糖说。6 U* y9 A/ _7 U2 T) r: L|

* }~" m5 m+ r* W- O$ {   “不够”李权说,李清又把整个乳晕都粘上糖。

  李清知道李权不会放去自己,一狠心,把整个左乳都放在了盘子里,让整个乳房都粘满了糖。7 @; h; f( r5 l* K* O

$ }! h/ a) i- M5 B( Y! u  李清双眼冐火,恨不得吞了李权,可又不得不忍,只得轻轻地说:“请你吃糖”“那我可不客气了,你躺在球桌上吧”李清对李权说的半躺在球桌上,李权低下头盯着李清的乳房看了一会,慢慢地在她的左乳上舔了起来,李权的舌头很热,舔遍了李清的整个乳房,突然李清轻叫一声,原来李权一口含住了她的乳峰,并用舌头来回拨弄乳头。/ Y4 L8 D9 p! E& R& qy2 ~

  慢慢地,李清的乳头一点点硬了起来,李清自己感觉到了,她也知道李权一定也感觉到了,这让她很不好意思。她对李权说:“够了吧?”4 b E9 z6 T. P: t?( R4 }: g

: \% W8 \5 R2 g& E2 G4 \   李清以为已经结束了,想到李权又说:“李小姐输了球,就请再抽一次签吧”李清这才想起来还有一关过哪,输球了还要受罚的。李清在盒子里又拿了一个球,上面写着:露出乳房跳绳五分钟。

  李权说:“好了,今天就到这吧,把她俩带回去吧”李清看了一眼小宋,看这孩子今天早上到现在上一直在哭,一个女孩子在这种地方太危险了。9 E# U. S5 P% G; I: F% j7 x6 g?* E$ x: c

  “关系,我自有办法,给你打一针催奶激素,你再揉你的奶子一会就能挤出来了”李权说完,拿出针管在她白藕一样的胳膊上打了一针。李清知道反抗无用,也作无用的抵抗。

( C- IJ; Mg% \- q: [! Z z  李权说。7 ~3 U- ~, ~6 O

c K1 G. D6 ]7 i+ _   她揉了一会,乳房有些发涨的,觉得差不多了,接过李权递过来的杯放在球桌上,当然李权的面,左手托住左乳的根部,右手捏自己有些硬起来的乳头,捏了几下,还真挤出来几滴,这可是李清的处女奶啊。

^8 r( H. M( l8 ^+ ?   一直在边上看的李权忍不住了,对李清说道:“看来李小姐自己是不行了,还是我来帮忙吧”“不用,我自己行,你别碰我”李清反对说。2 s- g: d+ V$ _6 `( Q, i6 z

  这是李权第一次摸李清的身子。李权象揉面一样玩弄着李清的乳房,无耻地抓住两只乳房把玩,一会使劲向中间挤,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一会又用力捏,把李清的乳房捏得变了型,而李清的乳房又那么挺拔,不管弄成什么形状,一松手,立即弹回原状。+ nM7 P( h& g; d

9 P! S( t6 M9 E   李权用手捏住李清的乳头用力向外拉,把乳头拉的足有三厘米长,李清疼得好象乳头要掉了一样,但她还是忍住了,向李权求饶。李权看差不多少了,拉着李清的乳头走到桌前,让她弯下腰,乳头对准杯口,用力捏李清发硬的乳头,只见李清的乳头射出一道白色奶流,打在杯子上啪啪作响,不一会就装满了两个杯子。 李权拉起羞愧得全身通红的李清说:“来,我们干杯”李清羞辱地喝下了自己的奶水。. h! `; c. M3 [! K! O7 I
  “既然李警官司还有奶水就不要浪费了,让我的兄弟们也喝点吧”李权让李清站起来挺着乳房站在他的手下面前,自己站在她的身后,从后面握住李清的乳房,玩弄了一会,用力一捏,只见李清的乳房向两只水枪一样射出两道奶柱,直射到男人们的脸上,身上,嘴里,男人们疯狂地怪叫着,而李清已经羞辱得晕倒在了李权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