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美人


YOYO身高163 厘米,容貌如天仙一般美丽。红红的脸颊之间,鼻子显得略微有点大,下面掩盖着的,是只有少数人能看出来的淫荡。

  我和YOYO是高中同学。第一次见到她时,她上身穿着黄色的T 恤,将略微隆起的胸部紧紧裹住;下身是一条白色包臀裙,紧紧地包住她的小屁股,这种裙子大家都知道,在阳光下会变成透明的。 ; U& {+ |0 u2 A$ qX1 N9 p

# T5 ]$ D R5 U   直到今天,YOYO的臀部一直是我的最爱,只要想到它,就有将她按在床上狠狠抽插的冲动。从这么多年的经验看,我显然不是有这种冲动的唯一人。 3 z& H7 }! L. ~$ K& w& Z

5 R) M2 `% Y \   我们的关系一天天地接近,简直到了形影不离的程度。 + B" d. l5 z; N) n7 b0 Z/ l

  不到一年,我们的感情就被第三者小方成功拆散,几成陌路。直到大一,我们都只是保持着不冷不热的联系。但我看得出来,每当我冷落她到冰点几天,她都会焦急的想讨好我,我知道她对我心怀愧疚。

  几年间,我以为她的肉体就会属於小方了,我和她不会再有进一步发展的机会,结果,大一的一天,我收到了一条彩信:「晚会的礼服,嘻嘻,美不美?我想你啦!」天啊!进大学一年不到,柳柳就已经变得这么成熟美艳,那一抹上翘的嘴角,是不是含过小方的肉棒呢?我不禁将手伸进了内裤揉动起来,最后忍不住射在了手机萤幕上,YOYO的嘴角处。 x$ m& F( v4 Y3 d

) s0 |* t* V7 X) \" [   那是高考结束后,大家从高考的重压下解脱出来,就像脱缰的野马,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等分数出来时,大家已经疯玩累了,便开始轮流作东,请同学们到家里来玩。

2 i. Sf, ?$ A* X   那天一早,大家在约定好的地方集合。我到得比较早,正有一搭一搭地与同学聊天,突然YOYO出现在我的视野中,但她的手被小方挽着,两个人亲密地走了过来,向我们打招呼。

! c( d# C9 X% i6 Y9 `   见到我了,YOYO的脸微红了一下,似乎不愿让我看到她与小方太亲密的样子,不自然地向他撤开了一点,同时挥着手向我问好。旁边小方的脸都绿了,在醋意下,不仅左手将YOYO挽得更紧,还顺势将她向自己怀里揽了一把,右手在YOYO的丰臀上捏了一把,又从股沟上轻轻滑过。 + e4 B1 k4 v6 L, ?

  上车了,大巴摇摇晃晃地开着,窗外的景色向后飞驰而过。我不禁偷偷瞄了YOYO几眼,她似乎有些晕车,正躺在小方的怀里,但小方的右手,是不是在YOYO的臀部和自己的大腿中间呢?而YOYO脸上的红晕,又会是什么?容不得我多想,车已经到了,大家精神为之一振,纷纷跳下了车。

v3 l4 A2 }- B7 l# Y7 F   我恰好走在YOYO身后,看到如此丰满性感的小屁股一扭一扭地在我的眼前晃动,虽然她不是我的女友,但还是忍不住伸手去把玩,将美臀贴到自己脸上来亲吻。从裙上微微的内裤痕迹判断,YOYO穿着一条比小丁大不了多少的黄色小内裤,啊,真想将它撕碎! 8 U: v" C; q; K) {

  阿荣向我们介绍,说这是自己的表弟,在我们高中上高二。阿荣是个老实孩子,但他的表弟却一脸狡猾,当他看到YOYO时,忙上去握手,连声道:「美女,美女。」YOYO听了很开心,脸上又泛起一朵红晕,而我却因为醋意,不愿多搭理他。

) v/ r2 q, p1 p+ A" g1 M   表弟果然是个机灵小鬼,计牌算牌的功夫远高於我和YOYO. 表弟时不时说几个笑话,逗得YOYO和我都忍俊不禁。玩着玩着,YOYO有些困了,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身体向我靠来。这时我才发现,YOYO的长裙是下紧上松,这一靠可不打紧,胸口的春光露了大半出来。

  吃饭时,大家自然是推杯换盏,菜已经不是重点对象了,男生们纷纷猜拳斗酒,谁也不甘下风。YOYO虽然是女孩子,但也禁不住一帮色狼的猛灌,喝了一瓶左右的啤酒。不多久,YOYO便面色潮红,额头上渗出性感的细汗,说自己困了,要休息,便上楼去了。小方这时喝得正醉,根本注意到女友的离去。

: X/ {, e& _2 V! j+ Z! {" p% w6 n1 }/ A   只见床上躺着一位丽人,面色绯红,红唇微张,酥胸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我舔着发乾的嘴唇,走到了床前,盯着这位自己爱着的女孩,有了一种强烈的亲吻她的欲望。最终欲望战胜了理智,我俯下身去,吻向YOYO的红唇,两唇相碰的一瞬间,我整个人有了触电般的感觉,浑身都是酥麻的。 9 u2 u3 c: n`# O; f

  YOYO哪怕是微醉时,嘴里也有酒气,只有淡淡的清香与甜味,真是极品啊! ! P% G" a% j; a x2 S

  突然,背后传来了上楼梯的声音,这下可把我的心都吓出来了,这要是给抓到,一切就完了,我会被当成什么?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床对面有个一人高的衣柜,我赶快溜了进去。 @% k0 u E6 N. b

4 Y( Y7 k0 p8 uy2 e   他要干什么?我又着急又兴奋的看着……

  表弟确认YOYO沉睡了,便伸出他那脏兮兮的手,轻轻地抚摸着YOYO的额头、脸蛋。此时,我感觉整个屋子一片沉静,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和表弟越来越急促的呼吸。 ?, P& W" s7 {0 h4 m+ o

ao o. R. y* E( s/ N, r   这下我可心急如焚:从我这个角度,看起来就像表弟骑在YOYO的身上肆意凌虐一般,但YOYO的表情却看不到,只能看到表弟的手指似乎在使劲地抓着。慢慢地,右手伸进了领口,开始更亲密的探索……欲火焚身的我,手也不禁伸入了裤子里套弄起来。

+ Q3 H5 }; \/ u- t+ p   当肩带快滑下肩头时,YOYO的头摆动了几下,表弟一下子吓着了,手停止了不轨。但女友并有醒来,而是伸出香舌,舔了一圈嘴唇,发出了婴儿吃奶的声音,又入睡了(后来我观察到,YOYO睡梦中经常表现出自己本性里的淫荡一面)。 , n: v, D) s8 L; J

  天啊!YOYO的蕾丝胸罩,怎么如此性感?银白色的乳罩,似乎只能裹住四分之一的玉乳,其余部份赤裸裸地暴露出来。表弟用颤抖的手指将胸罩向下移了几下,两只粉红色的乳头顿时蹦了出来,我和表弟都呆住了。

  只见YOYO的左乳头也慢慢竖了起来,越挺越高,表弟也发现了,伸出左手轻轻地捏着。YOYO脸上泛起两大朵红晕,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小口微张,居然发出了「啊……啊……」的声音。表弟显然是精虫上脑,听到这声音,都含出「咂咂」的口水声了,而左手一下子抓住了整个乳房,开始捏出各种淫荡的形状。

  坏了!我心想,这下YOYO和表弟都要脸面扫地了。谁知表弟的反应远比我想像的快,左手迅速上移,一把捂住了YOYO的小口,任她拼命挣扎,就是不放手。 8 Q: K9 _5 Z: T; a! O

  却听到表弟「嘿嘿」一笑,猥亵地说道:「YOYO姐,刚刚我怎么听到你一会叫小方姐夫,一会却叫着阿文哥?莫非你内心想让阿文哥上你?要不要我告诉小方哥啊?哈哈哈哈!」好家伙,这小鬼一下子就打乱了YOYO的心理,只见她挣扎的力度明显变小,脸上的红晕更加鲜艳,但还是抬起玉足,试图把这个色狼弟弟从身上弄开。这一抬脚不打紧,表弟根本不躲,顺势用身体夹住YOYO的双腿,让她一时不得收开。 , L, A, |5 w: V) f

  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剥夺了YOYO全部的抵抗,随着表弟右手的飞速运动,YOYO的身体逐渐变成一张奇特的弓,一会蜷起来,一会伸得直直的,耳根已经烧得通红。表弟见美女完全放弃了抵抗,便抽开了捂着YOYO嘴巴的左手,YOYO一下子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口水粘着发丝在粉颈上摆出诱人的曲线。 2 p5 G$ x3 S! h& ?+ A

" M% A1 q. P- z, s0 |! S; }* X0 b   啊……啊……肯定是小方,不,不,阿……阿文的啊!快点……」女友喘着气,看来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左手也在表弟的引导下套弄着他那丑陋的肉棒。

/ C. ^5 `: E9 F& V- A+ b   慢慢地,我已经听不到他们的淫言乱语,只记得当我的子孙飞射而出时,女友的身体也绷成了一条直线,两只小脚丫发疯似地颤抖着,看来是高潮了。表弟也一下子全射了出来,射到女友的酥胸上,从胸罩漫出来,浸到了连衣裙上。 # @0 N% r" z$ f* E* i( K

6 F1 a0 \3 [; b. t   等她下楼后,我回过神来,也向楼下溜去。好在大夥都喝得七零八散,几个女生也不太清醒,人注意到我们三个的异动。小方正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