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里的肉畜


炎热的下午,大街中有多少行人,街上本来就不多的商店,许多都关着玻璃门,营业员都躲在室内享受空调和安静的时光。

小区本来不算热闹,附近的居民也多在这个时候在家休息。大树的阴影和几缕阳光交错相遇在小街中,微风中树叶的莎莎响声,让人感觉到安逸、平静。

一个老太太步履平静地在小街上行走着,她衣着很体面,黑色长裙,手上提着一个有些年头的购物袋,只是头发有些花白了,看上去有60多岁的样子。老太来到肉店的店门前,停下了脚步,肉店的店门是敞开,看上去已经营业了。 ; f# ^9 K/ Ws) ~0 X9 t. ^

2 |$ ~3 k2 r2 c. c; l* ?, _) y肉店的店主阿强懒洋洋的在店内坐着,他无聊的看着角落小电视只是清谈节目。他打算换一台空调,现在的空调功率不足,午后总是感觉有些热。一般在5点店里的客人才会多些,送货上门的时间还到,所以阿强不会很多活干。

当店门出现老太太时,阿强认出她?浅绿玻澳昵笆前⑶康闹醒Ю鲜Γ?

阿强一直很尊敬这位老太太。虽然这位老师在学校老批评自己学习不努力,但阿强工作后很感激老师对自己的负责和信任! & t7 I+ g& l5 w. w; i7 w! R( c

阿强:下午好,陈老师!

陈太太:你好,阿强。你下午已经开业了吗?

阿强:已经开门了,不过,今天下午的肉处理中心的新鲜货还送到啦,只有上午留下的一小部分,你需要什么部位?你看都在这个冰柜里! ! n! f& ?) B! n

陈太太看了看几个冷藏柜内的肉块,脸色上去有些失望。 % qb5 O/ a, E( h; K

陈太太:我家老头子今天生日,晚上,我想给他做几个他喜欢的菜,计划做个红烧奶子,闷炖前臂肉块什么的。 7 g$ W! K8 t8 E2 E+ e

阿强直接打开冰柜门,又检查了一番。 # {: Fg2 p) G6 P3 F% K1 M

3 l: {1 H Y1 Z5 H/ W8 X; O! Z" N8 _# O阿强:很可惜,有您需要的部位,只有几块大腿肉排、肋骨排、还有一小段前臂肉。 / }- a" z- O f3 t6 b3 K

陈太太,象小孩一样,撇了撇嘴:那,大约什么时间会有新鲜货到啊,阿强,你能帮我想想办法吗? % C2 x3 A! g/ x3 O! p

阿强:中心的肉要4点,不过下午,我这有预约的4个自愿肉。我查查。

# q& D; {, O9 c. a9 o8 ^2 g阿强查看一个记录本,又看了看手上的表:对了,3点前有一个自愿肉,上周就报名来这处理的。陈老师要不你先坐一下,等等!看看这货是否合适?时间不会太久!

% C* V# l3 S/ G! ]5 [1 z陈太太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好吧,我等半小时,我还要去买一瓶红酒,一些青菜什么的,时间真不多。

, D+ C( s( m. B& ~5 |. f阿强:你放心,估计不用等多久的。 0 x/ z$ Q+ Q! }]3 z% W3 X( O

陈太太:希望,一会来的肉,质量还过得去。 i: W2 E3 k4 ?# u5 Y# b7 w: T

: ~/ n4 M& E4 X" n4 i9 f阿强:放心,放心,陈老师!肉畜的资料是不到30岁的高级白领。 8 W/ B4 T" ]" S! b; E( i# }4 ]

: P0 R% W- ]3 h5 a, j5 `0 L+ M两人在肉店门前的长椅上坐着休息,聊起了天,阿强还给陈太太砌了一壶茶。

陈太太:阿强,你父母还好吗?你小孩也快上中学了吧?

阿强:我父母身体都不错,在乡下过得很清闲。小孩上初学了,住校,但学习成绩一真不太好! 9 u: ]: X2 W3 e

9 J6 m1 u% s; e陈太太:象你小时候一样! 0 J! `, ]+ i3 R" i

7 _# ]7 ~8 i# k9 ~7 F% D4 j阿强:老师,多年前的事,你还记得。

* U |6 W3 v! V2 _一辆出租车来到店前对面的街边停下,一名长发女士,从车上走出来。女士很年轻,看上最多25岁左右,一身西装套装象是刚从办公室离开一样,一只手上提着一个公文包,另一只手挽着外套。

陈太太、阿强两个盯着眼前这位女士,但眼神仿佛在看一块会移动的肉排一样。加上高跟鞋身高大约有165CM,身材很匀称,胸部很丰满,腰部也很细,从外开判断是属于上好的品级。

# I5 Q6 g9 G4 _: V- C女士看了看肉店的门面,直接走过了街面,来到阿强面前。

女士:你好,老板,我昨天与你预约好的,我是来这处理的自愿肉。麻烦您了!

阿强:你好,女士,怎么称呼?

- K7 k1 ] v; _0 `; r女士:我叫陈晓虹,这是我的文件,你检查一下吧? . X3 n4 G+ D8 f2 u, J

陈晓虹从公文包城取出一个信封,并交给阿强。

& x" E( q$ x) Z( fj! O7 H陈晓虹:里面有我的身份文件、授权书等文件。文件我都签名了。 # H# A( c9 O* J7 }) o6 W1 a

& O! Jt; j4 q( l阿强打开信封,取出一叠文件,有身份证、授权书等4" 5份法务文件。粗略看了看。

; M$ b4 c p0 H! o! ^9 M& m6 K4 n阿强:文件,问题。

陈晓虹: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吗?

( h* E. v- @6 ?8 g陈晓虹看了看老板身边的老太太很好奇,问:老板,这位太太也是准备处理的?

阿强:哈哈,怎么可能,这位陈太太算是你身上肉块的顾客!

阿强和陈晓虹都哈哈的笑了。

4 Jt) c4 y+ M$ D0 k陈晓虹:我就想不太可能的!你好,陈太太,让你久等了,我想,肉块马上为你准备好。 / j3 W3 d; v# T& B

( F5 y0 n/ N2 A* P1 _5 M0 Z. bk! r陈太太:什么,姑娘,我可以再等等! 8 L9 l F O; B% e d% j) z/ r

. u# b9 ]0 |, ]) c+ L* Z; L陈晓虹:放心,您不用再等多久,马上就好! $ J# A! _# G0 ]! y( I

陈晓虹看着阿强:需要在内室处理吗? 0 x; k/ U: ]/ w) N7 N, Z

阿强拿出一个大的黑色垃圾袋,笑了笑:不需要,直接在店门口处理的,这样更直接,客户可以在现场观看,更代表肉畜新鲜! 1 W. K4 _* C/ w# k+ b2 h( A" D

3 k+ V i* h: N+ J阿强指指门店一旁的断头机:看工具都在这了。 3 z! H+ N2 l9 P8 Q

f: j# M( n, rh ?( g) O陈晓虹:这倒是方便,还做了宣传!

阿强:身上所有的衣服、鞋子什么的都放在这里,事后,我会当垃圾直接丢掉。

陈晓虹先将手上的包、外套丢进垃圾袋中,然后当着阿强、陈太太的面。很优雅的开始解开上衣的纽扣。脱去上衣、然后是裙子丢入袋中,接下来是鞋子。 / z1 O- G9 G4 z8 k& C

2 t# H$ F4 `( U( G y陈晓虹:都是高档女装,这样丢弃好可惜。 1 Q- G! z# P: Y# A1 t

# \, W2 p- W; z7 {阿强:二手女装不值钱!也难以利用。

陈晓虹:对了,我的手包里有钱包、手机,还有我身上的耳环、项链这些首饰,我想你会有用处的吧?

陈晓虹将耳环、项链这些首饰也交给了阿强。

3 x3 j" c. v2 |( o# m+ q: f阿强笑了笑,接过,放到柜台上。 . { b/ m; n a- F! q* h7 R

. k* U l2 C3 c. h陈晓虹身上只剩下乳罩、内裤、丝袜,三围丰富的身材展现无疑。阿强的眼光中泛出一份欣赏。陈太太也满意的点头。

7 U) E. ]# y2 h8 V阿强:乳罩、内裤、丝袜交给我吧。 3 \" U; i; y" |$ d* u4 V4 z

& e5 s: o8 E3 Q4 r4 M, X% v陈晓虹:你要收集女人的内衣? 7 i6 T) Y. t( U& F. u

6 g! {; _* D3 Q2 r阿强:不是,乳罩可以用来蒙你的眼睛、内裤可以塞住你的嘴、丝袜则可以捆绑双手,环保利用。 _2 T* t" ^& s# T. @1 G

9 h/ M5 \: z5 G* Q6 p9 m8 Z! E陈晓虹:确实是废物利用。不过我希望不要蒙眼和堵嘴,我保证不会惹麻烦! , k& v$ W% y! y, e. y5 [5 E: O# G2 A

3 Z4 A$ T! ^9 |6 |* D- U阿强:好吧,希望你遵守你的承诺。

陈晓虹:谢谢! \7 j0 N3 B, }% q! r

陈晓虹的乳罩、内裤被丢弃在地上垃圾袋里。

看着裸体的陈晓虹,阿强有点不耐烦了。 , R# E4 h+ x$ @0 Z; p" W

5 W& A" l" J+ n阿强:请转身,背对着我。肉畜双手可是要捆绑上的。 \c/ ^6 i6 ^6 ^" p3 e& l! ^, v

陈晓虹:瞧,我都忘记了!

阿强:目的是防止你一会紧张,不必要的损伤自己。

# [6 L* D6 b! q; G7 _6 k陈晓虹顺从转过身,双手自觉放在背后:这样可以了吧!你不用解释,我知道肉畜处理前是必须捆绑的。你放心吧!

阿强麻利的用丝袜紧紧的捆绑陈晓虹的双手。

可能很紧,陈晓虹轻轻的叫了一声。

/ T- `; l; B, X p0 c* ^9 T阿强:丝袜别看很有弹性,但捆绑也是很牢固的。

{( l* _" N, w6 z; T5 q- {* W陈晓虹:我现在才知道,可惜是最后的体验了。 / [" V9 F {+ U6 d

阿强捆绑了陈晓虹后,转过陈晓虹的身体,用手指了指门旁的断头机,用手抓住陈晓虹的头发,将陈晓虹推到断头机面前。:来这边!

+ ~( g3 |- q1 V5 F/ V Y陈晓虹:是这个装置吗?在处理我前,我能提个请求吗?

阿强:有什么遗言?我可不为你留言或传信给什么人的!

5 w z3 k. A3 c+ t2 c陈晓虹:那么麻烦的,这位陈太太是我的买家,我能请这位陈太太,执行我的斩首吗?

阿强看了看陈太太

7 ], b% R+ y+ ~! C( ]3 k0 H" w陈太太笑了笑:方女士,对你最后的请求,我很乐意配合,可以吗?阿强,希望不会太麻烦! 4 {- M3 r7 P0 c A/ L

阿强:问题的,一会我告诉您如何操作,其实很简单的,一点都不麻烦?

% z0 L- H$ T9 u/ R; Y阿强将简单断头机的闸刀的吊绳拉起,一直拉到1。5米高度,「当」个声,代表闸刀已经固定在等待下落的锁定位置了。然后阿强将固定肉畜的脖子圆形上下两块木板中的上月板打开,阿强指着下月板。 ) H. h3 ]$ U; v! Q

, m+ e. o8 ?9 W, _阿强:方小姐,来这里,双腿并拢跪下,脖子放在这里。 9 R) @Pa$ U/ x, ]1 m1 _. J

陈晓虹身体有些发紧,甚至有些发抖,但还是顺从的慢慢跪下,跪在这台马上砍下她头颅的简易断头机面前,陈晓虹下意识的扭动了几下脖子,将自己的一头长发摆动到头颅的一边,这样露出自己雪白的纤细的脖子,然后又看了看身旁的阿强、陈太太,再双眼眼着下月板的凹槽,慢慢地将自己的脖子放到指定的位置,又全身调整了几下姿态,确认自己的脖子放在这个位置上还算舒服,陈晓虹:

这样可以了吗? 9 E4 N& A5 d a: ~* W3 ~1 A+ X, T! B

# U6 ]# u5 Q0 ^* g1 p# r2 F阿强在一旁观察,他并有暴力的动作,只是让陈晓虹自己完成这一步骤,阿强确认陈晓虹已经正确将自己的脖子伸进了可以卡住脖子的下月板凹槽上时,阿强立即将上月板放下,上月板的凹槽正好与下月板的凹槽将陈晓虹的脖子牢牢固定在木板的圆孔内。阿强将上下木板上的卡笋固定,确保马上的斩首有意外。

陈晓虹这样可以说是屈辱的姿态跪着,她看到自己的面前摆放着一个大篮子,不用说,她知道篮子的用途,一会,自己的头颅将掉在里面。 2 ]- w& l7 {( R9 p% J, E

, C# z0 n0 `& ` Q7 P9 }+ O3 l+ F阿强:现在的状态,看起来,才算是一只肉畜,一点反抗能力都有!

* o1 q* B& P+ J5 o阿强用脚踢了陈晓虹的屁股几下。

+ ], V) Y) g$ Z- ^+ C1 q阿强:肉畜将屁肥抬高,双腿张开。

陈太太:错,肉畜就要肉畜的样子,刚才这贱货看我的表情,很让我不舒服!

陈太太指着断头机上的一个拉把,一手揪着陈晓虹的长发。 1 c) cC$ _1 E X9 I8 W5 [5 G

8 R7 N0 FS8 w, W+ H! G. L陈太太:是这个拉把吗?只要向下一拉,闸刀就会下落,肉畜就成了肉了吧? . @0 f2 \$ p- f5 ^

阿强:是这个拉把,先不急着拉。你身体站一边,不然,一会斩首后,会喷出的血会沾到你身上的。

2 J/ b" K7 U* h9 T+ `3 u: T" J! r陈太太一只手握住拉把:好的,我准备好了。 + J& V& o0 F( j7 U0 K0 o" v; K

9 t$ l3 u( B o# L& f" k突然!

5 h: a8 K% @0 o陈晓虹:请等等! ; c. f7 | N* P" y8 V+ x6 p7 L/ H

: j( z1 s# p- Y* g( t0 V阿强:怎么啦?

陈晓虹:老板,你不想在我变成肉前做爱吗,性交、肛交都可以的!

$ G2 v6 l- Z. o阿强:多谢你的提醒,我很乐意!

( d! B1 \" c+ {4 p! {! e) v/ S0 `陈晓虹得意的笑了笑! ) B, L$ f% j0 l2 s1 t/ E, }

0 |% l- H# H" n+ n M( Z& j/ c% l* v& X陈太太:怎么了?阿强,你知道,我有10多年宰杀过肉畜了。有些急不可待了!

阿强:不过,我可以其它方式,满足你最后的请求!陈太太,一会,听我口令。

阿强用手抚摸着陈晓虹的下体。 6 R1 a0 T! o0 m* b; @$ l, C

5 l& X& r7 ^# x. I阿强:下体处理得不错,毛都剃干净了,阴唇的肉很丰满,很有弹性。

陈晓虹:是的,出门前,处理干净了。

# {4 p! {$ |5 ?4 C" Z5 C; z% X) c8 n! o阿强的手指已经插入陈晓虹的下体内,从一根手指,后来是两根、最后是三根手指在陈晓虹的阴道里抽插。

阿强:都出了不少水了,身体反应不错,小穴不算松,但皮色有些发黑,肉很厚,真是淫荡。

$ wr2 i" Z. d陈晓虹在呻吟,闭着双眼,默默地任由阿强的玩弄。 & B, _9 q9 f4 }" X( b: w" G

( i4 g8 {7 p O x7 t5 Q阿强:是必须处理了,不然,太成熟了。你说呢?

3 s) }6 v6 zh8 ]陈晓虹:请你,啊…… " {: td4 d. R* k

阿强有理会,用手从后面分别握住陈晓虹的两只乳房,用力抓着,把玩着。 : P, o) M4 w$ A; y

3 Tq4 h5 S7 d& a& q! Q阿强:不错,很坚挺很有弹性。有E杯吧?

" V Q$ @, F% e4 i陈晓虹:F杯,天然的…… ( c9 V2 \# y4 z: l& a7 o

2 W+ S1 c% w" V/ G阿强:我这么做并不是我好色或要占你便宜,只是希望可以让肉畜在处理前保持兴奋,肉质会更好!

陈晓虹:请你,快点吧,我明白……

0 l8 t6 t Y4 @- `陈晓虹闭上双眼呻吟起来,突然陈晓虹“ ha” 声,有些痛苦的呻吟。

) B; q( f) O: I a" A( s+ j1 v" ]0 q陈太太:阿强,还有什么步骤? 1 o9 f6 S4 P" Y7 q% v) \

原来阿强居然脱下裤子,将充血顶起的黑色的大鸡巴,展示在陈老师面前,阿强:按操作指南,我需要用工具来判断肉畜身体的兴奋程度!? # X^# U+ j$ `# S$ Z

阿强粗暴地将大鸡巴插入,已经淫水流出的陈晓虹有阴道中。大力抽插着。

0 _3 c9 R& Y9 P阿强的暴力行为,陈晓虹痛苦的呻吟。

3 p& \: R5 p% r4 w) i9 Z2 G m陈晓虹:混蛋,轻一点,痛!ha……aha……陈太太:你在吹牛吧!?还多久,不会是想在这下贱的肉畜体内射精吧? |/ h: c( c9 W

阿强:不用,不用,插阴道只是想让「工具」有些润滑液,其实,我的目的是肛门。

3 Z7 o3 B1 f: t! k( f# K4 K阿强将鸡巴大力抽插着几下后,阿强抽入粗大的鸡巴,但又立即用力对准陈晓虹的屁眼,插入了陈晓虹的肛门中,而且肛门事前有润滑准备,特别地紧,阿强的暴菊行为,陈晓虹痛苦的大叫:你混蛋,你是魔鬼!啊……整根鸡巴深深插陈晓虹的肛门后,并用力抽插,双手从后面分别握住陈晓虹的两只乳房,用力抓着,把玩着。

阿强:贱货,你准备好了?在生命最后的片刻好好享受吧!

8 C9 C# T5 U$ N9 _陈太太看着阿强的无赖行为,笑了笑:阿强,真你的,哪我也不干等着你们了,我也享受一下!

陈太太松开了断头机的拉把,将自己的长裙捞起,露出下体,张开双腿。

: @8 R, ~& P- H3 v. y J阿强看到陈老师居然穿内裤而且下体也是干干净净的剃光了阴毛,更让阿强刺激的?浅绿乃仁悄敲吹陌祝し舨幌罄先思业模瓷先ズ苡械浴? ; @$ P) M- ?( i) \: w/ T

) e0 L$ S8 D2 b陈太太双手揪住陈晓虹的头发:好好用的舌头,你知道要做什么,如果你让我不舒服或咬我,我会亲手让你知道,20年前我是如何活体肢解肉畜的! / N6 n* H* C$ U* u* K

说完,陈太太将陈晓虹的脸按在自己的下体,强制陈晓虹的嘴舔自己的下体。 0 L. |- W% S( D& i7 @ ^0 E

陈太太:对,是这样,舌头伸出来,往下体里面舔……啊,啊,阿强看到陈太太如何的行为,更加卖力操陈晓虹肛门。 9 w4 p6 y5 A0 S4 q

7 q$ E w8 ^1 F2 H3 P- y阿强:本来想让你的屁眼最后享受一下我的大鸡巴,然后让陈老师将斩下你的头颅,不过现在计划要改改,你要用你的舌头让陈老师高潮,明白?不然,我会一边操你的屁眼,一边肢解你。

陈太太:这舌头不错,很灵活,好象当年,我们一起玩过的那些女生或学生妈妈一样,阿强,你还记得吗?

4 \6 h0 Y# i& h! c阿强:当然,那是一段很愉快的时光!肉畜处理前的哭喊、呻吟、求饶的声音很让我怀念。

阿强和陈太太相视哈哈大笑。 6 v. v& I" S$ B) i9 r N

5 u u; q7 U! ?L此刻的陈晓虹有一点反抗的能力,其实内心她明白,如果不尽快让这两个变态的男女得到满足,自己不知道还要受多苦!她努力用舌头舔陈太太那淫水的下体,用屁眼满足阿强!

而内心这对变态的男女,要是平时瞧都不会瞧上一眼,现在居然要看他们的脸色、求他们快点砍下自己的头颅,让自己少受点罪! , Vd7 m! L3 u1 C6 r7 @

! }, q: w2 s8 }% ]不知过多久,陈太太突然松开发揪住陈晓虹头发的双手,双腿无力的跪下,一手抚摸自己的双乳,一手扣着自己的下体,下体许多体液流出一地。

. t; @4 r_; {2 U$ d陈太太啊啊的怪叫着,可以判断出她高潮了。

过了好一会。 + @/ v0 V8 h: S

陈太太:真不错,好几年这么痛快了,谢谢你,陈晓虹小姐,你舌头的口交功夫真不错。

陈晓虹:陈太太,不客气,我也谢谢您……ha,ahaah……您……可以了……

陈太太:不客气,方小姐,你还有什么遗言或我能代为做的,请说!

被固定脖子的陈晓虹努力想抬起头最后再看看要砍下自己头颅的陈太太,嘴里还准备说些感谢什么的话,但还来得急发出声音。 $ X# z+ D& r" Z1 }1 v% F. s; I" l0 z( ^+ z

突然,陈太太麻利地绝然地拉动了拉把。闸刀快速地落下。陈晓虹双眼盯着陈太太,她明白眼前这个年长的女士并不是心慈面软的老太太,而是个心思恶毒的女人。

通地一声,陈晓虹的头颅被顺利地砍了下来,。陈晓虹想尖叫想哭喊,但有发出一点声音。被砍下的头颅有象自由落体般跌落于面前的篮子里,头颅脖子的断面有鲜血在流出。

$ N5 [, }/ b& X0 J- x- s陈太太:你要牢记自己现在的身份,肉畜,你安心上路! + T8 K( X, v8 v9 u( z

陈晓虹很想喊叫,很痛苦,但喉咙发不出一丝声音,在篮子进而,看不到外面的情况,无力的张着嘴,眼睛睁得大大的,相当吃惊的,感觉自己还能看得到。 7 G5 p3 U* ?% h. }, j* Z6 p: E

听到,有意识,自己已经被斩首了。无头的躯干突然试图挣扎,躯体上脖子的断面几股鲜血喷出。但因为双手被反绑的无头的躯体还条件反应般想反抗,但一切都是徒劳的。 + t1 FM2 V; ]1 }& q

5 V# d8 a# S; M8 k4 a$ ~闸刀砍下文童的头颅后,无头的躯体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大腿,鲜血在脖子的断面不停地流出。

5 X$ ]* y2 k: K) o8 l5 e4 a阿强大叫:该死的肉畜,就是不记得要谢谢我,一会在你头颅里尿尿,真紧,爽啊!

原来陈晓虹的无头躯体肛门死死的夹着阿强的鸡巴。陈太太有理会阿强在一边的享受。她捡起陈晓虹在篮子里的头颅,一手只提着头颅的头发。看到陈晓虹的嘴还微张着,有微微的颤动,陈晓虹的双眼是死死盯着自己,仿佛充满对自己的怨恨! & D+ U; T4 {/ T. e$ o" O

& J1 e- F! U" n* B5 U& k陈太太捡起地上陈晓虹的内裤,用它擦去陈晓虹嘴角流出的鲜血,认真端详这张脸孔:很漂亮,算得上是一个美人,可惜今天时间,不然处理前要好好让你爽爽,让你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这样最后处理才不会有什么怨恨和遗憾!说完,陈太太双手捧着陈晓虹的脸颊深深地亲吻着陈晓虹的嘴唇。 - X/ t" ?/ b, e- E

B5 l! o0 A2 f8 g2 ~陈晓虹残留的知觉听到这番话语,心里很感动,她努力张开嘴,迎接陈太太的舌头。一分钟后,陈太太的嘴唇离开了陈晓虹的嘴唇,看着陈晓虹的眼神有了刚才的怨恨,还有些感激。

陈太太:如果还能听到我的声音,如果不记恨我了,眨一下左眼。

陈晓虹吃力地微微眨了下左眼。

6 b( g& f4 \( \" M0 k5 I( rs陈太太:好的,我谢谢你的奉献。我们就这样告别吧! " z6 b6 p% c6 q0 b/ S! X" J- U+ t

突然,陈太太将陈晓虹的头颅又丢进篮子里,陈晓虹的头颅再次自由落体重重的摔到篮子里,脸孔向上,她看到陈太太张开自己的双腿,将下体对准自己的头颅,将尿液尿到自己的脸颊上。腥臭的尿液洒满陈晓虹的头颅,许多不流进了自己的嘴里……

( ^6 z M/ ?2 R- I# Z阿强:老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喜欢这样捉弄肉畜,特别是最后羞辱头颅的方式,一点变!

0 J0 @ w" F) s8 A1 I4 n陈太太:我的风格,肉畜是下贱的,斩首的头颅更要尿尿,这样让肉畜最后知道自己肉畜的地位,明确我们处理她们的正确性!

9 }: n7 d7 ?! s- ]8 o双人相视而笑。足足过了5分钟,阿强才从躯体身体抽出鸡巴。陈太太看着鸡巴依然高高挺直:有射精。

阿强:有啦,

陈太太:怪可惜的,要不要我用嘴帮你,就象以前在学校一样,你可以射在我嘴里。

阿强:那好啊,老师,太麻烦你了。

陈太太跪面阿强面前,双手握住大鸡巴根部,并按摩睾丸,嘴巴将整只鸡巴吞入,深喉!

两人有理会不在一边,地上抽搐的陈晓虹的无头躯体。但在篮子进而的头颅,却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 p$ K* ~5 |3 M* hn

陈晓虹的内心不仅是对自己被斩首、躯体将被肢解,被人食用的痛苦,可是对眼前这两个死变态的怨恨,这两个烂人……死变态,为什么我会是这样的结局!

陈晓虹双眼流下了眼泪。陈晓虹的双眼慢慢看不清楚,也听不到声音,最后失去了意识。

半小时后,陈太太手提着一个保鲜盒离开发阿强的肉店。保鲜盒内有陈晓虹的双乳,一段前臂,还有一块阿强送给老师的陈晓虹的大腿排。陈太太微笑着去采购其它食材,嘴里还存留有阿强的精液味道。 . @: v) j! i( z) ~) m) h

# V@$ p" o; }" t! `阿强已经将肉店断头机等工具清洗干净了,从外观上根本看不出不久前刚刚处理过一位成年的女性,这些工具已经准备好下一位自愿肉畜的到来。

阿强去了后室,陈晓虹的躯体已经被肢解成多块,已经按不同的部位放在食盒里摆放在冰柜里保存。按法律规定不能被作为食物出售的部位,如双手、双脚、一堆内脏等已经放在一个不锈钢盘中,阿强会将一天收集的这类部位用绞肉机绞成肉碎,做成狗粮出售。

陈晓虹已经有了生所的头颅摆放在另一个盘中,阿强已经用水认真地清洗干净了陈晓虹的头颅。头颅嘴巴微微张开,双眼是半开半闭,脸色发白,失血的原因,显得更年轻。虽然头发有些凌乱,但阿强却在头颅面前详细地端详着陈晓虹的脸。 ( J# q: b! k3 r" i) I8 z( \4 Z

( w+ o9 P( @0 V5 }5 w& o\然后阿强用小刀分别将头颅的耳朵、鲜红的嘴唇、脸颊肉都割下,再用双手撑开头颅的嘴后,钳子拉出舌头,用小刀尽量从舌根部割下舌头。这几个部位是阿强最喜欢的下酒菜。 a. x: K7 f2 ~5 p N4 ?8 Y0 n

完成头颅的分解后,对已经看不出是陈晓虹生前样子的头颅,阿强还用手将陈晓虹的双眼撑开,让头颅的双眼保持张大的状态。

阿强:这个样子好,你要认住我、记住我,是我砍下、肢解、最后食用你的,明白吗?下贱的肉畜陈晓虹!安心上路吧。 / s: E* s+ _* k! n2 u9 ^

说完,头颅被丢进那个黑色的塑料袋里,里面有被剃光了肉的脊椎骨、陈晓虹生前的衣物黑色塑料袋被打上死结,绳结上还有个标签「肉畜残余物,须销毁!」。

阿强抽着烟,提着黑色垃圾袋,轻松悠闲地走出后门,将垃圾袋丢弃到垃圾桶中,然后转身离开。

突然阿强手机响了:你好,哪位,哦,我在店面的后门,事我马上出来。

好的,好的,一会见! # r+ Z* J% `1 z2 [8 L8 a7 e+ h. J

原来另一只自愿肉畜已经准时来到肉店前门。阿强想起下午第2位自愿肉畜是指定处理方式的,这种方式最刺激、最血腥、也是最残忍的。也是阿强最喜欢的方式,不过这种方式一定肉畜接受才能实施。 % q0 x1 t# `7 Q, H* z1 {) Ja

肉畜在肉架上固定手、脚、躯体、被吊起活体肢解!整个过程嘴巴被塞上口球,不能言语!但双眼可以观看自己身体部分被一块一块的肢解过程。

4 `5 u+ }( t: Q# V7 \+ d0 H在肉架上的肉畜,是按客户的需求活体肢解肉畜,从脚、腿、手、双乳、躯体依次实施肢解,最后才割断肉畜喉咙。整个过程按客户取货时间决定,客户是现取现金肢解,所以肢解时间可以很长,肉畜的痛苦是最强烈的。 3 i* z- R+ l+ M. p" q0 ?* d I- _

阿强吸了口烟,将烟头丢弃在后门的路边,嘴里哼着小曲高兴地走向前门。 2 d8 g4 X- W; J$ G

6 L: u: c* \" I+ P7 Q) L9 h~今天真是忙啊! , N: }0 h, {1 f0 N0 E5 N

! T7 j$ _: Y. `, W% f! V【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