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议


一周以后。! `+ `& s# s! H

v/ {; v, n4 u* D/ `  她穿着黑色闪亮丝绸剪裁的紧身衣,样式好像高开衩的连身泳装,只是乳头

域是用半透明的黑纱织成的。挺翘的两个奶子有大半清晰可见,之间的乳沟深邃8 ~3 P# o; H; `

形状,却在薄得无法再薄的绸子下凸现无余。; j- J+ y! m1 x n5 z

色。胯部好像很紧,衣料深深陷入两腿之间,勾勒出丰满的臀线。原本就不浓密! G! i$ w! @$ ~+ x% ?, Z7 a9 ~0 d

的阴影中,现出一条细缝。光滑修长的大腿覆盖着性感的黑色鱼网袜,高跟皮靴

& o- }0 G4 R+ R1 P  长发依然整齐地盘成两个发髻,只是两鬓垂下几缕青丝。抬起纤纤玉手,女7 x. _/ E2 R4 ~# s2 M

/ ]# o7 | H, \: s8 C; ~6 q东方女性的温柔和母性美在她的脸上展现。仿佛人间仙子一般的纯洁无辜,却有

的冲动,真想立刻把她剥得赤条条的,压倒在胯下恣意凌虐,听着她用清脆的嗓

% w) x7 l: |3 x: ^  中国女孩站起来,劈开自己的双腿,生殖器的墨色剪影清晰可见。她缓缓拉

的脖颈一直到顽皮的肚脐。一直被勒紧的肉体好像得到了解放,把紧身衣向两边S. J q4 n7 B( U7 R8 a

动着。女孩弯下纤腰,上半身向前探出,两手揉捏着悬垂着的奶子,把它们向前

4 T6 k9 q/ s ~0 Y得坚挺。

  嗓音依然清脆,却又带着饥渴和羞怯。拉链被拉到底,紧身衣被剥下来,露

正面已经露出少许阴户的细缝,左右两根细幼的吊带绕过胯骨,在尾椎处汇合,- }9 J. q6 h2 U2 I7 R

  手指沿着吊带抚摸,滑过丁字裤的边缘,打着圈圈挤压着私处。* x+ B2 _9 I; b6 H! B( d

股。她岔开自己的双腿,头搁在床上,浑圆的屁股挺立在空中。手指轻轻弹了弹

! P- l, w# k4 H& O: I. U6 E下体唯一的遮挡被一点一点拉开,曲线玲珑的私处逐渐显露。

吊带,不过这一次有再松开,丁字裤被完全拨向一边,裸露出菊花般粉嫩的肛

2 U |0 y* c- z+ Z$ N. l8 B  “肏我!”急切的浪叫失去了最后的矜持。女孩爬上床,背向下,双腿弯曲

微外翻的阴唇,狭小的阴门像小嘴一样一张一合。

5 |Y) c$ X8 }7 p3 U% _2 kz  她喘息着用手指磨擦打开的阴户,晶莹的蜜汁慢慢渗出来,光滑的皮肤上也

% n A8 [/ {# ]1 m反弓,膝盖和脚尖抵在床上,脚后跟顶起挺翘的屁股蛋,整个后背离开了床。手2 h7 }" F+ b4 S/ g$ z: t" n) J

n! V5 ]7 E9 M$ e2 {$ b8 V挺一挺,点滴的蜜液飞溅在床单上。il P7 ]6 u; K0 g

7 T# R. f. b7 N( E9 G6 U  “调教花了多长时间?”阴影之中,男人询问毒剂。二人的身后都站满了随/ l. R+ d" ?( k* [q

  “春丽身上只用了一周左右,但这是因为我们第一次就用了三倍的药量。随

U* L/ B* I5 H成了休克,风险很大。对付一般人,我们还是宁愿慢慢来。”毒剂一边说着,一

- t" a+ F/ [2 w1 y+ p) B. r  “这就完了吗?”男人问道。

开了房间,而身后若伦托,宇果,和索丹三个大汉驻足原地,恋恋不舍地看着东6 e9 M* x$ E7 S$ D$ S

走。

来。; f* Y% W" A/ a6 q# N

  房间正中并排跪着三个女孩,她们都赤身裸体,每个人都被三个男人包围着:% I/ Q( y( k$ f7 k

4 j9 R1 `. x5 I4 p手,阳具在后庭里出入;还有一个站在身前,把握着女孩的头颅,跨下肉棒捣戳6 w3 E?; c5 |

) c* k$ a% V% a" b9 C: r  其中两个女孩似乎是混血儿,一方面有金发碧眼和前凸后翘的西方人体形,& D* N( [5 I) L2 B" }% X7 L

% U+ F% Ga% R, z2 f" E4 s; w来的,双胞胎无疑。但是两人此时的表情则大不一样。

  一个女孩就好像在喝美酒一样,急切地把刚刚射在嘴里的精液咽下去,还恋

: X2 N# J# Xg- z孔微微放大,好像神志不清醒的样子。

* S) z" Q9 A% q& yQ4 ?2 R6 u的精液流下来。她虽然很想咬碎口中肮脏的男根,无奈开口器牢牢钳住上下颌, A" iD+ l/ N5 |/ x( s) D

1 Y7 B- X6 i# Q/ |) |  口中再次涌进滚烫的液体,女孩奋力一挺身,随着口中的肉棒被抽出来,再

3 o7 z- d7 C; y+ e  “妈的,婊子,又来这招!我就说该把你的牙都拔下来,再把你手脚都打断,) l a- L4 r1 w6 U3 P0 `

8 i4 e5 Mw: WG  气急败坏的男人一脚重重踹在女孩的肚子上,女孩惨叫一声,弯下了腰,头7 zW) i5 U/ M! E! }

吐了出来。下身也猛地收紧,夹得身后的大汉“嗷嗷”叫着,在她的子宫和后庭9 p9 Y1 G3 H- D/ s. m/ U9 C# d

  “吐?我再让你吐!”1 o( C9 H! c7 `+ B- n7 f

从一旁拿过一品脱收集好的精液,倒进了漏斗里。女孩徒劳地挣扎,但还是吞下

  “肏死你!肏!呜呜……再夹紧一点……骚货!”剩下的一组人中,一个男

9 n9 @3 q3 F8 X. T/ Z. o- ?: c5 K" ^  “唔!唔!唔!嗯哼哼……呜呜……咕嘟咕嘟……”女孩屁股上每挨上一巴

) H& L" r$ g* I. K" `P还紧紧按着她的头,强迫她把精液喝下去。可怜的女孩脸上依稀看的出名门淑女" f, qg n4 e; r8 ]

1 t, z( Q; m( Z; Y0 W w  三个女孩的身上都伤痕累累,布满了吻痕,齿印和一滩滩白花花的精液。哭: `- w8 Q" T9 U2 ?) R8 e4 J

被擒,偶尔还有无力的挣扎;小嘴被封,时时传来微弱的抗议。颤动的肉体被顶( j0 |) X+ n% A0 Q

+ `; c ?/ P+ h# E                #####, w4 p: X6 u4 h8 G1 Q0 e

  “您指示我设法控制市长,以便为组织设立一个新的基地。左边的那个是丽

复。她旁边的是真纪,丽奈的妹妹。她打入我们的组织伺机营救她姐姐,结果戏8 X* z ^! X- }5 t O

1 G6 t2 Z$ u/ g* ?; l6 W6 c+ a8 e她一个星期,最后再让丽奈肏她。这种刺激对真纪来说太强烈,整天以泪洗面。

5 F5 M1 c9 ^! g, [中。”: L* V+ X9 sV d& }- { _( t

! n1 J: \4 j& {7 F: W了。杰西卡每周和她父亲通话一次,以稳定他的情绪,而他的行动则牢牢掌握在

  “我得说我和我的手下在这个新城市过得很愉快,”男人微微一笑,“看来+ @# _1 y- Z5 p/ ]7 [

1 S5 Yk( e. v: o+ Z  “他到现在还相信我们碰都碰过他女儿,杰西卡楚楚可怜的声音说起谎话

  “做的很好,毒剂。你完成了交易的条件,而我也会兑现我的许诺。我的组6 q. V/ d9 A1 ]7 u

$ S* J+ Y [: x: N2 O% k ^ y& M友捣毁,不过这几年的休养生息下来,你们的人手和力量应该已经恢复到往日水, C2 t. j9 q5 I& E3 G0 P

  “错。”毒剂应道。

等合作伙伴进行合并,我们的协议还差一个条件。”y0 k* [! f( d6 _( z9 B. z8 J( }

  “那么你,毒剂,也会得到一切你应得的回报!”男人说着握了握毒剂的手。

  不知火舞知道有人在屋里,尽管她被蒙着眼罩。

脸上的眼罩也被揭下来过。

/ A3 c( u" }: f/ C8 n! F孩性感的火红色衣衫还完好无缺,但两个脚腕被铁链分别固定在一根金属杆的两

身体被拉扯成一个巨大的“X”形状。% ?+ \ }. ~8 v4 v7 M. l

过白玉无暇的皮肤。在过去的两周,舞的饮用水中都被投放了毒品,因为每一次& G. ]3 ^ D+ \* p3 q

接触,使她完全有意识到身体的变化。而此刻她对于手臂上的抚摸不仅不感到0 g/ F6 p6 x2 Z. o5 G/ W7 s/ e; W

# p, O! J( H% V" h  “你好。”身后的男人贴在耳畔低语道。. h) dC# J$ X* k

# D v& T& m& U1 d c0 D$ T: {  身后传来的声音十分的耳熟,但对方的抚摸完全打乱她的思绪。她突然意识

$ P8 I4 m9 `3 e5 e. r/ ~( a  “你在这里度过了两周的时间,现在是时候告诉你原因了。服从我则得到我

薄的衣料,托起舞丰盈的乳房,手指残忍地掐住乳头,从女孩喉咙中挤出一声惨+ e4 b, l( b0 O! r! M/ H8 [ O

  就这样持续用刑了几分钟,男人揪起乳头,把浑圆的乳房狠狠拉扯成橄榄状,( I1 T; I4 V6 f3 X6 `

  “嗯…嗯!你…你要怎样?”舞咬紧牙关,但还是吃不住女孩敏感部位传来

  乳头上的手指,力量马上温柔起来。舞对于自己身体的反应完全糊涂了,起

* |% b- r% p& C- H# f上渗出香汗,皮肤上泛起片片红晕。不知火舞小脸羞得通红,心里为被人挑逗而

  “乖孩子。”男人的动作愈加温柔。

3 }% w" c6 T- s: ^好像已经不受控制,主动去追求肉体的快感。

Q6 H; K& i& V( D西。我可以对你做任何事,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明白了吗?”他的声音平静而* h l. A# W. }

  “呜…嗯哼…”舞不知不觉发出了暧昧的呻吟,吓了自己一跳,连忙咬住下2 I H l) \, k

0 I0 g8 y3 L% ]几分钟之后,他再次用力拉扯充血挺立的乳头。9 o0 U; P% E; j. H) I( L

饶。

  “不…不是…”舞的回答吞吞吐吐。- C" i" h- P, ^4 F* x& m

但是你的身体是不会骗人的。”4 a# n2 _9 _. a& W

了手指。他把手指抽出来,指缝间的蜜汁拉开晶莹的细线。舞难堪地侧过头,闭9 l+ N! X# J2 v6 d: l+ d1 S4 i ]

  “不过,既然你拒绝服从,这样不合作,我必须要试试别的手段了。记住,/ w7 z$ r% D$ P+ }n

  “你…你要干什么?”舞鼻子里满是自己的爱液发出的酸酸甜甜的臊味,一

“噼啪”声,好像什么人带上了橡胶手套。

9 I) W: e1 o y抹在私处。! J" @9 g5 j$ o0 uc?) g7 N

涂抹均匀,手指还向上弯曲,挤入阴道内部,把冰冷的膏样物体抹在肉径里,临) [8 [& m9 ^$ m1 Q3 y

辣辣的灼烧感觉。2 gc/ U- H6 }

, b3 jr1 q/ Z: t" F; l1 A7 w  “什么,这是你自讨苦吃。”男人的声音依然平静,缓缓退后了一步。& h6 ?5 r3 O5 m/ L& C9 Z; Z

辣,又像被冻结一样冷刺刺;像百十条毒蛇在蠕动,又像万千只小虫在啃咬。她

: Q9 B; F# f1 ]m, X紧臀部,或是摩擦大腿,被强制分开的两腿就是并不到一块儿。越是挣扎,舞下

  “合作,服从,就可以得到解脱。”男人平静地说。 n. L3 @ d( \- C5 \6 j$ A

道内就好像被灌注了强酸,正在腐蚀着娇嫩的肉壁,烧烂了肚肠。身上开始渗出& Z$ W# H4 b8 t8 [! _ i6 ~

好像在刺激着大脑,下体也渗出了粘稠的液体。$ i( t+ S- T! g j

  “呃…啊…嗯…嗯…喔…啊……”不知火舞发出毫无意义的哀号,全身上下

% L8 [b& c/ t7 }* y, J- i$ y恶魔一般诱惑着她。神志也慢慢远去,眼前漂浮着幻觉。一会儿看到下体冒出了

( W: n% _- W3 ^0 Ky( g% W( [; C% ]双乳急速膨胀喷出奶水,一会儿看到下腹隆起像个孕妇。

摆来摆去。鼻涕,口水都不受控制地流下来,身上的汗水就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2 y" u3 c2 n4 h3 n" Y8 e

了点一样。终于,试图夹紧的两腿一松,一股金黄色的尿液连同滑腻的蜜汁喷了

( S/ z; Y- H# `$ i2 D2 @                #####$ j! u9 a9 S4 c) G( I

在皮肤上。凝胶变热了,这是药物吗?还是精液?下体好像拧开了水龙头,失禁

                #####

她的记忆混乱,不知身在何时何地。浑身上下油腻腻的,不知道是涂抹了东西还2 u; O3 u. L$ D0 E

一大滩液体中。

还不是第一次昏过去……那是昨天的事吗,还是几分钟以前?

狂,呼吸急促。她终于放弃了立场,只要能让她从这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半高

  “我可以对你做任何事,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是吗?”冰冷的声音从身后. ^: R: [. q8 h( o$ I

* U) y# k# m. u0 m0 L9 @+ Q0 h& D  “呃…嗯。”她咬紧压根勉强挤出含糊的回答。

  “是的。”舞终于明确地葬送了自己的未来。

9 kF[$ I8 w3 X) k: o7 l进她的私处,慢慢交替抽插着。

7 _; \1 `: l# k# A. e; J* H9 l  “你真是条淫荡的母狗。”

  “那你的小屄怎么一抽一抽的,发什么浪啊?”

  “这么说你不是母狗……”男人的手指停止了动作,慢慢抽了出来。* C+ w0 S5 Y% R R0 z. |

自尊心。耻辱感好像把“母狗”这两个字刻在了她的身上。她垂下头,眼泪再次

w: T; |* Y! i" h- h  “这样的话,还差不多。”男人的手指恢复了抽插。1 Y$ @6 R4 ~+ W) i

$ m" h0 x9 B, x9 Y点!再……再深一点!!”

温暖滑腻的肉屄。随着动作的加快,他高兴地听到舞的呢喃,呻吟,浪叫,音量; @1 ~% W+ i+ f/ o1 { J# e: Q

3 G( R$ d: g/ X. |7 c来越多,顺着男人的手指流到手背上,再滴落到地上的那滩液体中,发出滴答滴

f0 go+ q0 M) ~r/ n3 r若无触动着男人的神经。* T2 O }3 ~; |) _8 D

屄内的腔肉夹紧,呼吸急促,臀部微微颤抖着。这一切都逃过男人的眼睛,他

  “别急。”他说到。8 N. e& Q& ^/ z/ F8 ~, G

  “别急。我要先看看你是不是吸取了教训。”男人松开了吊住撑手杆上的链" c1 A; e$ t4 A w d3 G

  失去了链条的吊拉,女孩两腿一软跪了下来,她这才认识到这场调教已经进

液体中,双手被反锁,向前挺出的上身突出了丰满的双乳。

你解脱。既然你单答应我可以对你做任何事,那么现在我要拿你来取乐了。你要

* n; Q8 m/ M- ^$ ?- h1 @  “明白。”舞顺从地回答着,让男人温柔地牵起自己的头。

触感很不错。好好地来回涂抹。不要拍打,要慢慢拖动,…错。拖过根部…继a9 ~* MT& k3 s& U

就昂首挺胸。

5 D! n6 xU- e$ O0 p男人耐心地指导舞进行着她的第一次口交,红唇来回拢过粗壮的肉棒。" L( [) @3 F9 a

. H4 i! M9 O0 VS! ], }开,但双手被制。她想愤怒起来,无视身体的感觉,但也做不到。越是抗拒,下2 i8 k3 A: U6 n( S. z. Y$ Z_

5 Z) N) A* `1 v4 ]( W- n4 w: Y( R在爱液中。

1 p+ F3 @2 ?, @) b ?2 I$ S* D是一只女畜。现在她口中的阳具几乎像攻城锤一样撞击着自己的喉咙,脑后的马6 M# F0 _% KG! g1 W

* [$ I- J, d e! c上男人平覆的阴毛,下巴上的推碰好像是男人的阴囊。

1 d2 M0 I0 K1 }( L! t" F撞得发痛,眼泪慢慢从眼角滴落下来。接着,随着男人的最后一次大力冲撞,口

- j8 k: w+ A- N& O0 n2 g, R. E) q腔,一方面出于男人的命令,另一方面是下体瘙痒的威胁,舞只好咕嘟咕嘟的把

  “咕嘟…咕嘟……嗯……呼呼,”口中的阴茎一被抽出去,女孩就急迫地呻* ?- g* H: g/ K) Y- w* B: }6 U

( [( k" S, `! w9 h  “还完呢。张嘴,喝下去。”男人又命令道。4 E! b, n) u3 s9 ]

腥又咸的味道给冲淡就好。新灌进来的液体带有一点淡淡的花香,洗去了精液的3 O5 T3 X8 Q: t0 u" C

1 c2 j. O- ^) T  “谢…谢谢。”她刚感到一丝放松,就被男人推倒在地,趴在蜜液的“池塘”

  “我现在要除去你的分腿杆,松开你的腿。如果你试图袭击我,你下体的瘙. S, R$ A2 o- ?8 ^7 E4 G I9 ~: V$ [

张。

抽搐,蜜液像喷泉一样涌出。

的感觉让她几乎失去神志,根本就注意到脚腕的束缚已被解放。

3 I) U: U% ^( C5 @, h乞求我肏你淫荡的小屄。不过我要警告你,一旦你求我肏你,就代表着你将完全4 C C! t3 l/ W) i* G5 E3 {

5 |: H+ X9 D5 w8 @- m2 e2 f" y/ E  “我…不…是…奴…隶…”女孩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喘着粗气,连她自己也

2 [2 P* T% D( Z+ k" tt  “你下体的炙热感会一直持续下去。涂抹在你皮肤上的化学药剂很快被吸收,

于另外一种非常有效的毒品。过去两周以来,我们一直在你的饮用水中投放较小

" [, |" e9 z+ E! b! L/ i; N也让你的性高潮更加愉悦。当然了,这种毒品有极高的成瘾性。”6 `- D) p- W% p$ }. T2 f, P

# ~6 d. ?- v& B- }$ }5 }/ k. m i  “从现在开始,你要称呼我为主人。”/ Z/ T: @+ ^- Z) M+ f

  “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男人低头打量着在地板上扭动着的女体,看

越敏感,泛滥的蜜液喷溅到地板上,随着她的翻滚粘到身上,弄得浑身上下到处

8 N5 B" [1 W! n( j+ J能的性欲几乎要把身体撕成碎片。

C+ E% k# v! s: S( W* `而这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无力。她试图平静下来,两腿不动的话,私处就瘙痒6 md; U9 c( S& a* B6 M

几秒钟,也许是几分钟或者几小时,谁能说得清呢?现在舞的脑海中除了自己的5 A, r4 N( m. v9 ?& v

2 e$ z( O. G( p9 n  “这就是你的‘决不’?”男人嘲笑道。

  “求我什么?”

  “声音太小我听不见,说得明白一点!”

& l1 P9 B! x" @# l7 L; y7 r0 A乞求。

* w& u8 h/ [! y3 X8 I8 N击到屄心上。他两手捏住她的臀部,把她推向自己,让分身更加深入。

! j7 ]( T7 Q% s( E小蛮腰一挺,拉起上半身,丰满的乳房撞击在男人汗水淋漓的胸膛上。美妙的快

1 d0 ]7 kk) o  “啊…好啊…嗯哼…哦…再深一点…对…就是…那里…呜哇!”阳具终于突

着舞的中枢神经。

我的子宫…把精液灌进我的肚子里…把我的肚肚灌满吧!”男人感觉到盘住自己: @4 c: l9 l; R" l- ~4 G

- T) m7 {( O) v& ?" |  “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我一定会让你成为我的东西。”他喘息道。

: _* g, p0 W* ^1 ?3 H2 r  女孩现在所关心的只是令她疯狂的快感。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有丝毫反抗的

7 T8 k; d o6 r- o地都可以被人肏的女奴,如果那毒品能让她的快感加倍,那又有什么不好?

7 q) b2 }+ I8 k$ P+ G& q  “属于…主人的…可爱女奴!”她呻吟着绷紧了全身的每一块肌肉,迎接期5 }/ b3 O6 {, Q- ]

6 W; ^$ @- B) m6 r! j" J  男人展开了最后的冲刺,下体疯狂地向上顶,把怀中的美肉抛起跌落,肉体

! i. _; \0 s5 r7 G- O4 Z! t0 F只手一把扯下了一直蒙住她双眼的眼罩。- n/ l3 f6 u$ `, m, x

* h% T2 t8 h9 e^0 I  她看到了他的面孔。

* n$ h/ R: b0 {* r) ^2 P" s也随着最后一次深入的撞击,在她子宫的最深处喷发出白浊的精液,烫得她娇躯

  筋疲力尽的女孩终于被彻底征服,无限满足地把头靠在她主人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