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


宁缺赢了,我也很干脆的把短裙朝上一撩,主动趴在床上等宁缺打,

  宁缺有说话,看起来又有点脸红,然后真的把手放在我的内裤边缘,有点( c% z! S }% U0 f

) e& w2 ]& O. ^ 感觉到热热的,原来我还是会害羞的。

缺有些紧张,问我:「很疼?」

  然后又是一掌打过来,有刚才重了,我轻轻的哼了一声,好奇怪的感觉,2 M6 s8 Z9 x9 S* j

4 n( {6 N* [ k X9 t 续打下去。

+ l9 KK4 G7 h$ q: z9 S k6 p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刺激,我竟然这么希望他再这样多打几下,或者让他2 h7 z5 m& w6 p8 I0 u& {

$ A( N% ^) J0 I" V" Y0 j$ s3 q: _9 f7 W   我终究有说出口,宁缺给我提好内裤,我站起身转过来看着他,他脸很红,+ l% y$ J5 `) |! ~

2 q [: ^0 v+ N1 s0 H7 x4 c   宁缺也很心虚的样子:「要不还是玩打手心吧。」我嗯的点了点头。* q$ o. f5 o- ]: S! _

9 a( H" H1 V; K* ^9 j& ]9 v 得实在太疼了吧,终于赢了一局之后,端着我的手心,用尽了力气打。

/ R% H" b$ M7 A8 B 用力,很不满意,说:「混小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欺负山山。」然后就拎着宁缺% y4 ~% N. J3 v. ~5 X- M1 I

  我自己呆在房间,心里窃喜,打了宁缺几十下手心,他才打了我几下,好赚

  原来,这就是长大啊,我真的开始喜欢宁缺了,开始因为一些亲密的行为而

  晚上睡觉了,婶婶一张床,我一张床,宁缺睡在地上。然后,晚上,我起来

  可能是踩到鼻子了,很硌脚,宁缺疼的惨叫,婶婶也被惊醒了,打开灯看了3 x5 K1 T2 w$ P[4 w

% f. o}: _k) V( S ^ 上来和我一起睡,我好像自从三年级给宁缺医院陪床那次之后,再也有和他挤, F$ R- X1 g+ S9 m: X

5 W. o! b5 ]3 G: {% r   不过,我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慌张的,今天下午被他打在屁$ X v, u5 i6 L% x6 v) m; O

" C6 Q ? d4 P- h+ x+ V$ h 悄悄的捏我的屁股呢,我心里竟是如此隐隐的期待。

, T" g9 n0 B) c7 h 一张床上睡觉么,怎么他现在会怕成这样。

7 R( y! K- b% W: @0 r% {, v 人睡在一起,你就会怀孕的。」# N7 P2 a$ f& w6 IE- L0 B6 n

7 J$ B1 s. v" J_# ~9 S 能睡在一起了,这时候我听见婶婶忍不住笑出来的声音,我疑惑的望向她。婶婶3 N# m( a& ?/ d; j7 Z7 [% a

  我说,那还是算了吧,我问宁缺,要不轮流睡床?宁缺说事,他睡地板挺$ u$ u! j5 u A; _3 W6 L9 m5 I

  这里除了大海有任何其他游乐,被变相关了一个月禁闭之后,宁伯伯过来

1 N8 Q8 p( d) i) }4 Y! }8 B- ~( A 大人们对我们两个还真的很不放心。

0 n- e& O9 Z4 n5 JC9 J3 \   初中,果然不一样了,增加了很多的课程,每天课表都安排的满满的。2 `- f8 s) Z9 X% F/ N

, D5 gS5 ]9 E- F! a7 }C 宁伯伯吓了一跳,问我宁缺是不是作弊了?* @4 T1 X0 ^+ A$ ]0 K* K/ `

分,英语历史地理之类的成绩也不差,只有语文和思想品德分数低了些,应该都. ~" ?( J* u& m6 I" X) f

点都不笨,甚至可能比我还要聪明。% w" c: Y( I3 i D

体现出来,他几乎每次物理考试都是满分,单科成绩甚至比我还好。4 j$ q! R. x5 {8 a

  我们的物理老师非常非常差,口吃,逻辑不清,脾气臭,教学成绩差,跟同9 z6 d+ D. N! @9 T

班里非常老实的学生,被她恶言骂哭,宁缺带领全班一多半男生罢课要求更换物

  但是作为班长,我不能让宁缺那么胡来,我写了一封要求更换物理老师的信,

# c$ q: q) Q$ R; J7 ?   我非常生气的事情有两点:第一,物理老师不好,但是他们不能所有的课都: T. f! M& V8 ^+ U8 N

6 N, y C8 b0 [) d" Q* j( c: T   于是,在我和宁缺的带领下,我们很自觉的只是不上物理课,在学校操场自

2 [. j# g1 m3 b 物理老师换了再说。被通知家长之后,我爸妈竟然很罕见的表示支持我的行动,

  然后学校真的开始做物理老师的教学评估,这个时期,换了另一个老师来教& Y. `H+ F: K+ A- k9 N% s

转。0 s7 `% P& m+ U

/ W/ m/ {: S* i8 a3 R 我们两个获奖……/ n[# ]% ~* k/ Y

着桌子说她教的学生里,出了校史第一个省奥赛金牌,谁敢说她的教学水平低了。

/ R o. f2 Y# t 奥赛金牌的宁缺。我带着班里的几个男生在操场上围追堵截,把宁缺摁住之后,. |- s0 f- X7 _. P

饶,说再也不敢了,下次一定故意考0分。4 b1 I# {2 e. N8 ?5 j* [* Z

) P) ]9 mS0 E7 i) B2 y& ]( q 着男生继续抬着他撞树。

- J7 k3 x9 M/ _, P 那里,小心撞坏了以后的用了。$ j, Z ^5 z4 b

的不肯说,被我追得紧了,她有些恼怒:「这种事不能说,等你和宁缺洞房的时

  洞房?洞房不就是新郎新娘在一起睡觉么,和小鸡鸡有什么关系。晚上回家

  第二天,我又让菱菱给我解释清楚,她有些气急败坏,问我:「你还记得你; M; e- u6 K n( P

  我说:「记得啊,你当时让我不要给别人传了,又不肯给我讲为什么。」那

一年四季水长流,不见牛儿来吃草,但见和尚来洗头。」我觉得挺好玩的,读了

这是很坏的诗。: q L9 B8 J. ]! V. X! @

( Z; c, w+ g: {+ t \6 ^7 x 声,菱菱说:「毛毛草草一道沟,就是你你那里,明白了吧?」

洗头是怎么回事?」

天说的撞坏就不能用的话,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和尚不会指的是宁缺的小鸡鸡吧?$ S H6 o( H) C: i

, V; q9 [; R2 v2 B3 p: l Q7 T/ C 不能再问了。

警告处分,我估计是因为他的奥赛金牌原因。3 j9 V6 k% k+ X8 w) ~

然后转学的准备呢,结果只是记了个过,已经很宽大处理了。

: a1 V" F; x% G; V( G 缺一等,我和另一个班的一个男生三等。

@4 i: l0 q. q# ]* s9 R 了一周就撤了下来,只留下得奖的喜报贴在红榜上,我的班长到最后也官复原职

0 z( h t3 G* ~+ {- ?   初三开学的时候,大家很惊喜的发现,我们班换了全校最好的物理老师,原

. O+ C* {+ I: t( A 缺的妈妈偶然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婶婶笑着说:「你们两个当时在学校里的分量

是校史唯一的奥赛金牌,那次为了稳定教学秩序不换老师,但是新学期的时候,

  初三,学习的强度明显高出前两年,而我和宁缺真正的长大,也是在初三这

  之前在生物课本里,生殖器那部分写的非常粗略,但也让我开始充满好奇了。

8 j$ V6 K9 i& |+ J6 O- P: H 结果在一个箱子底下翻到了一本叫做《男人和女人》的书。我拿起看了下目录,7 S# S$ ?; v, G0 V! i# y2 O; p

) a/ I9 Z0 R6 F1 o- e& k" o Qi 晚上看。

  我大概是在十一点多看到男女生殖系统的,然后一路好奇的看下去,直到看

  啊?这是怎么回事,我震惊的觉得脑子一片空白,然后听到房间外面母亲去

5 _/ i/ z w7 z: V; `% B4 `% z/ n6 V6 f 知道。

- m3 G& p. \0 G2 T s z3 w   为什么要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把男人尿尿的地方塞进女人尿尿的地方?好# M, t( ]1 z0 D2 t& V9 X0 L) ~

  过了一个多小时了,我脑子还是一片紊乱,一点睡意都有。我悄悄的下床2 p X& l6 Z; x+ q

看,我看到后面男人射精,然后精子和卵子结合,形成受精卵的那部分,我又翻

能把精子送进子宫,我开始觉得,书上说的是真的。6 m2 U6 c% ~5 ~

- R( G2 F! u4 k 够顺利游到子宫和卵子结合,所以想要生小孩的话,这个是必须做的事情。$ c X8 i, [ V- ?3 u" V

7 ]- P0 ~& T e* @8 R! }( ?( J 但这晚上却给我带来了超大的困扰,闭上眼睛,那一行行的字就飘在我的眼前,

, J8 Y4 T* d8 ~0 h! O   第二天放学时,我在人的地方拉住宁缺,问他:「你知不知道男人和女人1 x7 S9 V% D8 |1 _% a

4 m- @$ pf, |" ^. g3 N   宁缺疑惑的摇头,我说你晚上到我家学习吧,我给你看本书,宁缺又疑惑的1 [4 V& u0 a! F2 C9 ~! l" b; q

  虽然爸爸妈妈从来不直接推门进我的房间,但是我还是很谨慎的大本参考书

一脸震惊。( ]( S; W G+ G2 O; `$ E6 }; m* U% X

4 ^E/ M0 X; T6 k K   我说是的,我指着后面受精那一段,然后给宁缺解释。宁缺一脸讶异的样子,) Gy, V8 z0 ?1 B9 i) I

  我想了想,那本书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古董书了,爸妈把它封在箱子底下,9 `$ m3 V]* J

  然后,宁缺就把书拿走了,过了一个多星期才到我家还我。我很恼怒的拿书4 K9 }* c0 ^7 Q

y: K7 k9 r- k* a 黄,不知道被你翻了多少次,这让我爸妈看到怎么办?」# i d$ W( I x u1 `9 y

! c. M7 P) y3 U( F- a2 x   然后,这一年,我和宁缺突然就有了一些距离了,我一看到他,就总想着阴8 r1 `. }; F5 H V1 W- ^/ [/ O: b

得不舒服了。宁缺也是有些刻意的回避某些身体接触了,有时候不小心碰他一下,9 w/ W- a) R0 c2 r

% e! d6 p$ o" Z) u. P4 n$ r3 R   这种情况一直到了我们初中毕业的那年暑假。中考之后,我和宁缺都考上了

们最终选了实校,因为离家近,转个弯就到了,都不用过马路……

" x: M& N2 }7 K+ |6 i$ R6 \% h 时候,他玩他的游戏,我看我的书,然后可能有一次宁缺玩的太废寝忘食了,被

9 M( Q7 U! \0 N6 B( n7 e6 Y   宁伯伯可能压根想不到,这一次,他给我们推开了多大的一扇窗。

: L- b0 ~* |1 r 书写作业,我却一直法集中精神。7 L/ l; A$ V6 q: S7 H

G! Vt$ _& T$ T% p0 V: D 老师的警告,在网上看那些言情小说了。然后,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 ?: z, P( z" H5 @2 z. }0 Bq   从这时候起,我对男女之间的最深的幻想,就从之前的亲吻,变成了抚摸和% B* u$ b+ A& `% F6 I: [9 P

4 u1 t4 _: K2 ~5 z) {- o 怪怪的,然后特别想和宁缺抱在一起,我不知道宁缺是什么想法,但是看他一直2 @. N: O7 j; Q! E! F0 d- ]! ~2 w5 l; Z

, O! Q3 t, `7 n2 @7 l( `% Q1 z   这一天,我终于受不了自己的冲动和好奇,我把宁缺拉到床边坐下,对他说,0 a# T T( `7 {& n) {7 P: ?

时候看了很多次的小鸡鸡,好像除了变大了些,有什么变化。

6 pT( B1 b& Y: G 其实也不需要说话了,因为只有短短的几十秒吧,宁缺的小鸡鸡就变长变硬了,

的东西,好奇的摩挲着,宁缺一脸享受的样子。

( g* p7 c8 L4 n- }3 d 来,落在床单上,地板上,以及,我的手上。

) Y* u. }0 [) Z i7 M 我想起小说的内容,问他:「很舒服?」宁缺又点头。

( B+ G; D" J( z. N7 d0 M   宁缺看着我不敢说话,我继续说:「以后不能做这种事了。」宁缺认真的点6 v6 j& t7 Z3 e* `4 B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很恶心的事,过了几天之后,我又特别好奇的3 t+ p3 v" r# p6 D6 n6 d

脸红红的,却有任何的抗拒。

次。下午那次的时候,宁缺有些害怕,跟我说这样不好,他射完之后,身体好像

, }! p& p% ?9 R* W0 B, ~* | 能忍住不弄就不弄。% m) Z( _: `: b3 C

后就绝不能这么干了,宁缺答应了。下午这次,给他套了好久才出来,我认真的

& }3 s9 i. E( t& h3 l/ V   中间有一次,我给宁缺用手弄的时候,宁缺有些冲动的扶住我的肩膀,脸凑

# F! T ]3 g; d4 a 种坏女孩,这么小不能做那些事的。8 S) v+ H* ?9 g, [7 q. ]( k; E

劣程度远高于亲吻的事情。( M% F! y% {" L: P. ]3 ~

1 [8 K! |. ?, v: [# N$ r 终于回到之前的状态,我再也不会因他的牵手而别扭,反而会有种甜蜜的情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