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验品之少女身体


  威廉站在样本测试楼的一层大厅内,等待着安全审核。他身材高瘦,金发打理的一丝不苟,带着一副细框眼镜。以这个男人的资本,稍微风流一点就有无数个温柔乡等着敞开怀抱。可惜他是个工作狂,一天至少有十八个小时要泡在研究室里。

  「威廉先生,你的测试样本已经准备好了,是……」保安模样的男人看了一眼计算机屏幕,忍不住吹了声口哨,「样本A?老板们真是看好你啊。」威廉收回自己的员工卡,用无奈的语气说:「看好我的话,就让我回去待在研究室好了,样本测试又不是我的工作。」保安摇了摇头,转身把钥匙插入身后的铁门,说:「劳逸结合嘛,很多人巴不得来这边玩玩。更何况这次的对象可是A啊,听说她和其他那些活死人完全不一样。」样本测试楼的内饰与整个研究区格格不入,比起科研场所倒是更像监狱。事实上这里也确实起着监狱的作用,只是里面关着的不是穷凶极恶的罪犯,而是柔弱的少女们。

  威廉所在的研究室属于KK集团第二研究区。这里的研究员以人体神经系统为主攻对象,开发各种针对刑讯、性爱、洗脑等场合使用的工具及药剂。每次新产品开始生产前,都会在样本测试楼进行最后的人体实验。

  三天,这是少女们进入铁门后能保持理智的平均时间。样本的命运就是不断遭受各种非人虐待,无法逃脱,甚至连死亡都不被允许。她们只能封闭自己的心灵,成为保安口中的活死人。

  威廉并不了解这个样本A,既然她拥有这么特殊的编号,与其他样本应该还是有所不同吧。

  「进门左转有电梯,样本A在十三楼,最里面的屋子就是她的测试间。」保安边说边从身旁的柜子里拿出一件白色长衣,「测试间入口是更衣室,把自己的衣服收好,换上这件,或者不穿也行。」威廉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他伸手接过长衣,提起装着试验品的保温箱,走进铁门。

  十三楼的电梯门正对着一个长长的走廊。偶尔一两声尖锐的惨叫会穿破隔音墙,回荡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中,让空气中弥漫着一丝诡异。不过威廉更关心他的研究工作,脚下毫无停顿,快步走到了尽头。

  威廉换过衣服,推门进入了测试间。这个房间有十米见方,三米多高,天花板发出柔和的光线,照亮了乳白色的墙壁和地板。房间中心的景象吸引住威廉的目光,即便是同事口中的冷血怪物,这位研究员也差点失手把试验品掉到地上。

  四根铁链将一个赤裸少女吊在空中,少女的四肢被拉开成「大」字型,纤细洁白的躯体被黑粗链条衬托的楚楚可怜。白金色的长发几乎垂到脚腕,在灯光下反射出耀眼光芒。大概是灯光才打开几分钟的原因,少女的脸庞上充满了迷茫。

  一根手腕粗的金属软管从天花板上垂下,似乎进入了少女的后背。她的身边竖着一个可以随意调节的支架,支架上是带有显示器的操作台。再稍远一点的地方则是一个两米多高的柜子,柜子旁停着辆医用手推车,车里散乱的放着一些手术工具。

  也许她连少女都算不上,威廉心想。那张幼嫩的小脸好像刚刚才度过无知纯真的年龄,小巧的五官却已经展露出惊人的美貌。女孩突然瞪大了双眼,忽闪的睫毛下碧绿色瞳孔左右晃动了几下。

  「哈——啊!」

  纤薄的嘴唇中吐出了一点呻吟,诱惑中又带有一点尚未完全褪去的童音。威廉感到下体的不适,才发现自己的肉棒早已经把衣服高高顶起。

  女孩身旁的显示器用大号文字提醒威廉:「清醒药剂注入完毕,请确认样本精神状态,是否需要进一步生理刺激?」男人回过神,走到屏幕前,否决了计算机的提示。

  「叔叔,救救我,放了我吧。」女孩晃晃脑袋,似乎恢复了一些意识,她用细小的声音哀求着威廉。

  威廉看了看屏幕,一边低头操作,一边问:「醒过来了?接下来我需要怎么做?」「操作台旁边有试验品接口。储物柜上有编号,先把一号箱里面的东西拿过来。」吊在空中的女孩弯起了眼角,带着笑容说,「没想到你样子像个好人,心肠却硬的像块石头,我这么可怜的美少女向你求救都能无视。」「谢谢夸奖。」威廉毫无诚意的回应。他打开一号箱,看到里面放着几颗长长的螺丝钉和配套的螺母,还有一把电动螺丝刀。确认电池没问题后,用手推车把东西带回到女孩身旁。

  「我相信这些仪器胜过人类。」威廉指着屏幕说,「你的生理状态都在监控下,它们告诉我你刚才想要欺骗,内心几乎没有恐惧感,反而非常兴奋。」女孩用夸张的轻蔑眼神盯着威廉下体,撅了撅嘴说:「明明都硬的那么厉害了,竟然还在用上面思考,你也太不正常了。接下来把我肚子上的扎带打开吧,看你猜不猜得到怎么做。」威廉走到女孩的身旁,仔细的端详起来。那副娇弱的身躯还没踏入成熟的门槛。胸部虽然已经有了曲线,却连男人的掌心都撑不满。光滑的下体没有一丝毛发,被拉开的双腿让小穴也微微张嘴,露出淡淡粉色。女孩的手臂和双腿细瘦修长,看起来有很长时间没有锻炼过了。

  男人仔细观察了一下吊起女孩的铁镣,那些镣铐说彻底焊死的。很明显,从第一次吊在这里开始,女孩就再也没有被放下来过。有些锈红的金属深深陷入白嫩皮肤里,勒出淡红色印记,那是女孩成长的标志。即便她正处在发育期,但是造成这种情况肯定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一年,两年,也许更多?跨过镣铐的短管连接着女孩的手足和四肢,威廉猜测那是用来避免血管堵死,保持手脚活性的体外循环系统。

  威廉将注意力转移到女孩的腹部,他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女孩的腰腹有些过于单薄,像是极度营养不良一样,连呼吸的起伏都几乎看不到。一道浅红的痕迹横穿整个腹部,竖向也有一道从胸口延伸到胯下的浅痕,两道痕迹呈十字形交汇在女孩腹部中心,一根扎成蝴蝶结的彩带束在那里,遮住了本应是肚脐的部位。

  威廉稍微用力一扯,蝴蝶结就解开了,彩带飘落到地上。

  「嗯哼——」女孩轻轻的哼了一声,大大的眼睛中饱含着期待,紧盯着威廉的表情。

  蝴蝶结穿过的地方显露出来四个小小的金属环,威廉若有所悟,他稍稍用力拉起了一个金属环。

  嘶——

  看似完整的腹部被掀开了一角,浅红色的痕迹下是尚未完全愈合的伤口,只要一点点力量就可以扯开。重新打开的伤口只渗出了几滴血珠,威廉发现女孩的腹部只剩薄薄一层皮肤而已,下面的脂肪和肌肉早就被取走了。

  「啊啊啊——」

  女孩身体轻轻抖动了几下,发出痛苦的声音,紧接着又抿起嘴唇,强忍了下来。

  威廉很快把剩余三角也掀了开来。天花板上的灯光被精心布置过,刚好可以照亮女孩敞开的腹腔。她失去了大多数内脏,几根细线将剩余的器官固定住。残留的部分看起来被精心处理过,平滑的外表和淡淡的粉红色让它们看起来不像解剖台上那么恐怖。

  空腔的最下方有一个鹅蛋大小的球体,那是女孩的膀胱,两边的输尿管被截断到手指长短,用金属夹子夹住。膀胱上方的子宫被高高提起,与阴道拉成了一条直线,想必是为了方便子宫口被突破。本应占据大量空间的肠胃都被取走,女孩的菊门上方只剩下直肠和短短半截结肠。

  在腹腔的后面,威廉看到一个金属圆口镶在女孩后腰。几根管线从圆口伸出来,分别进入女孩的胸腔和下身。从标识的颜色看来,女孩的血液、淋巴、呼吸、消化系统、甚至连神经都从脊椎中抽出,被外界的仪器所接管。

  难怪计算机上能精确显示女孩的生理状态,电子设备已经代替了女孩失去的器官,维持着她的生命。这套维生系统意味着女孩从内到外都失去了自主控制的权利,点击几下按钮,就可以调节她体内的激素含量,或者产生虚假的饥渴感觉。

  威廉虽然第一次来测试楼,但他也对其他样本的情况有所了解。这个女孩是唯一一个受到这种处理的样本,即便不被锁链铐住,她也永远不可能走出房间。

  再细想一下,一般的样本少女都是消耗品,作为特殊样本的女孩只会接受更加残酷的测试,她身上残留的器官大概早就被摧毁过无数次,然后再生出来等待下一次毁灭。刚刚在储物柜旁边,威廉甚至看到了一台巨大的绞肉机,想想也知道那东西用来处理的对象。

  「啊,终于不是那副死鱼脸了。」女孩深吸了一口气,拉出一抹笑意,说,「我还以为你面瘫呢,原来也会惊讶啊。」威廉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被改造成这样,你还能保持理性?」「因为是我自愿的进行的手术啊。」女孩眼中透出可怕的欲望,「我啊,是个百分之百的,不,百分之二百的受虐狂。不过我也真是个幸运的小贱货,成为这个手术唯一的幸存者。刚做完手术之后我还感到既害怕又兴奋,只是想想自己这幅模样就能高潮了,高潮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好舒服的。

  「过了一段时间,痛苦远远盖过了快感,小贱货又开始后悔了,害怕了,那时候差点疯掉呢。但我天生就是能享受折磨,被人操纵身体,进行各种极限的测试,直接从神经注入痛苦的感觉,比以往的任何一种游戏都要快乐啊。」威廉看着女孩恍惚的双眼,终于明白样本A的特殊之处。她的精神并不比其他样本强大,考虑到年龄,也许还要更脆弱一些。但这个女孩在崩溃的思维上重新建立起了理智。这新的理智与其说是无法摧毁,倒不如说本来就是一片废墟。

  能够活生生的忍受无尽折磨,永远处在理性崩溃的边缘,拉不回来也掉不下去,这个女孩简直是最完美的刑虐对象。威廉的下体从未如此兴奋过,这个男人并非对性爱没有兴趣,只是一般的对象没法满足他的恐怖欲望。

  威廉看了看手推车里的工具,拎起女孩肚皮的一角,将螺丝钉套入圆环内,问,「接下来是固定吧?」女孩轻轻一笑,说:「没错,只要把四角分别固定在我的肋骨和胯骨上就行了。」女孩肚皮的左上部分被男人拉到极限,顶端的圆环压在肋骨外侧。威廉将电动螺丝刀顶在螺丝尾部,轻扣了一下电源。

  嗡——

  「嗯!」

  尖头的螺丝钉旋转了几圈,磨破了女孩的皮肤,让她闷哼一声。女孩紧张到呼吸急促,胸廓起伏幅度越来越大。她发现威廉脸上不自觉的堆起了笑容,忍不住又想讥讽一下男人。

  「叔——」

  嗡嗡嗡嗡嗡——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疼啊啊啊啊!」

  女孩刚刚开口,威廉就用力压下电动螺丝刀,扣住电源不放。螺丝旋转着钻入了女孩的肋骨之中,在短促的摩擦声后,骨骼就屈服于钢铁的硬度,发出清脆的碎裂声。猛然袭来的剧痛让女孩高高抬起额头,惨叫起来,威廉无视了女孩的剧烈反应,伸手从她的腹腔内摸索到螺钉,说:「运气真不错,要是螺丝钉打在横膈膜上方的话,还得再钻一次吧。」男人把螺母套在肋骨内侧,又紧了几下螺钉。金属在体内旋转造成的疼痛,让女孩用力咬紧了银牙-但这只是四分之一而已,威廉有条不紊的将剩下的三个圆环固定在女孩的右肋和胯骨两侧。等完成了工作,他发现女孩颤抖的大腿已经变得湿漉漉。女孩没有了肾脏,即便失禁也排不出小便,那些肯定是高潮后喷出的爱液。

  女孩的碧绿色眸子染上了一层氤氲水色,映出宝石般的色彩。她还在紧紧摇着牙关,看起来疼痛一时半会无法消缓。威廉在操作台上点了几下,女孩的表情才放松了下来。

  「没想到,哈啊——叔叔,你下手这么狠。」女孩呼吸渐渐平缓,「嗯——下次不要用简易功能啦,那个,啊——那个东西会给小贱货注入镇定剂和止痛剂。

  在433菜单下选择平缓面部神经信号,嗯——就足够让我正常说话了,还不会减缓小贱货的疼痛。」「好吧,我知道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叔叔还没告诉我,你这次的试验品起什么作用呢?」女孩的脸蛋还时不时抽搐一下,不过已经能够稳住自己的话语了。

  「感官极限提升。」威廉组织了一下语言,详细解释道:「一般来说,人类能接受到的感官信息是有极限的。这个药剂可以极大提升人脑的接受能力,让受刑者能体会到数倍于常规痛觉的折磨。」「比如一个人承受多种疼痛刺激的话,以最大单种痛感为100%,复合刺激最多也只能达到120%,但是在这种药剂的辅助下,痛感至少可以提升到300%以上。我这次过来就是要测试提升的极限。」威廉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当然,如果是用在享受的方面,也可以给人数倍于常规的快感。但那不是这次测试的目标。」女孩兴奋的说:「太好了!叔叔太厉害了!嗯……现在先找到注射液界面,然后设置一下注射速率和限制。等做完标准测试,就可以开启自动注射了。」「接下来,需要考虑的是怎么进行标准测试。」女孩灵动的双眸骨碌碌转了两圈,「这样,就用模拟分娩的痛觉为标准怎么样?叔叔,请把十号箱的东西取过来吧。」十号箱里有十来根拖着电线的细针。威廉把这些东西拿到操作台附近,又按照女孩的指示,将操作台调到分娩模拟指南上。只要按照计算机的指示,将电线接入女孩的生育器官,电流就能够强迫她进行高强度的宫缩,从而模拟出女性产子时的痛苦。

  细针在女孩的子宫上滑过,让她轻轻喘息。女孩的阴道在一下下收缩着,把黏液挤出了小穴。威廉看到计算机提示位置正确,手上稍稍用力,将细针刺入了子宫那娇嫩的表皮,受到刺激的器官抽动了一下。几滴血珠点缀在针孔周围。

  「啊——」

  女孩的轻呼中包含着三分刺痛和七分快感。

  剩下的细针也进入了女孩的身体,阴道、子宫、子宫口、卵巢、输卵管,被一一刺穿。

  「呀啊啊啊!小贱货生孩子的地方……好疼啊,但也好爽!」「这样就可以记录标准痛感了吧。」处理完毕后,威廉回到操作台前,但是女孩阻止了他的动作。

  「四号箱里面有个眼罩,叔叔帮小贱货戴上吧。在未知的情况下受到突然刺激,这样才比较有趣啊。」漆黑的眼罩将女孩的视线彻底遮蔽。威廉却从显示屏上看到了一些意外的资讯,他问道:「你的心跳太快了,怎么会这么紧张?」「因为这样我会想起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啊,没有光没有声,有时连疼痛都没有。一般来说是很少有时间体会啦,但偶尔有些人会玩的过火,把小贱货弄得乱七八糟,只能等再生器官移植,最多的时候要等上一两个月。」女孩的声音有些颤抖,显然是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恐惧。

  「我啊,无聊的时候只好玩憋气游戏。小贱货是不会窒息而死的,那些仪器会救起我。有时候很幸运,仪器被事先设定到最低生存线,就能让小贱货享受连续十几天的窒息快感。可是更多的时候,小贱货什么也做不了……」女孩自言自语了几分钟,突然发现威廉一直没有做声,她轻轻的问道:「叔叔,你还在吗?」「叔叔?先生,不要开玩笑了,先生,你……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孩如愿遭到了意外的刺激,突如其来的电流让她的子宫和阴道迅速抽搐起来。敏感而脆弱的部位传来阵阵剧痛。女孩用力抬起头颅,嗓中发出尖锐哀嚎。

  「看来是直接发生痉挛了呢,效果不错。」威廉评价着女孩的惨状。显示屏上一条曲线记录下样本的疼痛指数,陡然高耸的波峰标志这次分娩模拟的成功。

  电流的刺激持续了几十秒后,停止下来,计算机判断女孩的痛觉在变得迟钝,需要几分钟的恢复时间,才能保持痛苦的最大化。

  「啊啊啊——肚子好像被绞碎一样,好爽啊——小贱货……还想要更多——」女孩的小嘴微张,两颊浮现出淫靡的红晕。刚刚度过一波折磨,她就立刻呻吟着喷出一股淫液。

  「竟然又高潮了,你到底能高潮多少次啊?」威廉的语气并不像是嘲笑,而是认真的询问。

  「啊啊——小贱货的体液可以随意补充嘛,我最多试过连续一个月不停潮吹呢。」女孩皱着眉,说,「那种脑子一片空白的感受,实在是太舒服了——」被遮住目光的女孩听到物体翻动的声音,知道威廉在寻找其他虐待自己的工具,差点忍不住又高潮了一次。

  很快,又一次强制宫缩袭来,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女孩咬住嘴唇,勉强忍受下来。小小的琼鼻扇动着,发出一丝丝痛苦的声音。

  「嗯——嘶——嗯啊啊啊啊——」

  冰凉的金属让女孩的后庭收缩了一下,但她很快配合着放松了菊花。一个金属器物钻入了女孩的直肠,一直顶到被缝合起来的结肠为止。那个东西的粗大的直径给她带来充分的满足感。女孩还没来得及在记忆中搜索这个玩具,就明白了是什么东西在侵犯她的菊门。

  「呀啊啊——好痛!肠子——要被撕裂了!啊啊啊——」那个金属物像花一样,残忍又缓慢的张开,名为痛苦梨的刑具正在肆虐。女孩的肠道激烈的蠕动着,想要排出异物,但金属花瓣不为所动,只管慢慢将肠壁撑开到近乎透明。

  痛苦梨猛地向下一坠,让女孩感受到身体都被撕开一样的剧痛。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这一下大概整个直肠都会拉出体外了。可是女孩的肠道顶端被固定的非常牢靠,让她品尝到完整的撕扯痛苦。

  「嗯啊啊!这样拉扯,会断掉的!屁眼也好疼!啊啊啊——」那个刑具大概被连接到什么机械上了,它开始以不固定的周期反复下坠,推入,给女孩的直肠带来一波波痛苦。

  「呀啊啊——好厉害!小贱货的菊花要坏掉啦,啊啊啊——」肛门的苦难还没结束,女孩又品尝到尿道被撑开的苦闷。虽然看不到,但胀痛让她对异物的形状了如指掌。那不是导尿管或者尿道栓之类的细小玩具,而是至少三指粗细的按摩棒。

  「嗯啊——好涨,啊啊——」

  啵——啵——啵——

  按摩棒是几个圆球串起来的样子。威廉用蛮力将按摩棒一节一节挤入女孩的幼嫩尿道中。紧箍的尿道括约肌无力抵抗,只能一次次发出认输的声音。

  女孩感觉自己的尿道口像是着火一样灼热。一只手指伸到她的嘴边,女孩轻轻含住那只手指,舌尖灵活的缠了上去。手指上沾有腥涩的味道,那是血液的味道,原来自己的尿道口已经被撕裂了啊,女孩皱着眉头微笑起来。

  「嗯嗯嗯——小贱货尿尿的地方也想象后面一样被玩坏嘛——」这种玩虐并不能让女孩满意。但她马上就感受到了尿道的异样。一道道绑扎带箍在了女孩的尿道外面,紧紧勒入圆球之间的连接部位。女孩的尿道被彻底堵死,接下来的处理让她期待万分。

  一侧的输尿管被男人抓住,针刺的痛感接踵而来。冰凉的液体从针孔流入,让女孩重新感受到失去许久的不适。

  「好想小便,好棒,这种感觉小贱货好久没有过了……嗯嗯嗯,尿液充满了膀胱,已经到极限了……」女孩的双腿想要夹紧,拉扯的铁链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啊啊啊——好涨啊!不行了,让我尿出来啊!啊啊啊——不要再来了!」威廉看着操作台上的显示器,那里记录着女孩膀胱的内压。储尿器官在膨胀到正常尺寸的数倍之后,计算机上开始闪现极限警告。威廉调整了几个参数,让注射液的压力维持在危险的边缘。

  「呀啊啊——那里,好像要炸了一样,好痛!啊啊啊——」女孩的尿道激烈颤抖着,想要排泄出哪怕一丁点液体。她获得了些许成功,一下下的抽动之后,被紧缚的尿道稍微膨胀了一些,看来尿液在以极慢的速度被挤向出口。随着被扎成一节节的尿道全部涨满,终于有几滴尿液滴落了出来。

  对女孩的处理还没完成。电击能给人带来巨大的痛苦,威廉打算把这种痛苦也送给女孩。作为电极的两个鳄鱼夹分别夹在了脊髓神经的上下两端,可怕的电流通过人体最主要的神经之时,让女孩遭受到了远远超出常人体验的折磨,「咿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好痛!我要死了!啊啊啊啊!」代表女孩痛感的曲线又一次跳上了更高的台阶,让威廉兴奋到差点射了出来。

  「就是这样,生育的痛苦不过是普通人的极限而已,你应该配得上更残酷的虐待。」在女孩高亢的哀嚎声中,威廉敲下了按钮,「接下来,看看我的药剂作用吧。」「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孩的哭号短暂的停顿了一下,但马上变成了更加可怕的嘶吼。那简直不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她已经没办法组织起任何语言,只能拼尽全力发泄自己的痛苦,无法抑制的本能让她通过声音警告旁人,威胁旁人,哀求旁人。

  可是女孩身旁只有一个化身恶魔的人,被施虐欲操纵思维的男人欣赏着女孩的苦难。

  前所未有的折磨让女孩的幼嫩身体迸发出巨大力量,将铁链摇晃的咔拉拉直响,手腕和脚腕都被金属镣铐磨破。

  女孩痛苦的摇动着脑袋,飘散的白金色长发像是一副凄美画卷。泪水不断从眼罩底下涌出,淌慢了那张扭曲的小脸。鼻涕和口水也不受控制的滑过下巴,滴落在自己身上。细密的汗水从女孩的脑门和后背渗出,汇成一道道小溪。

  电击让女孩的身体不断扭动抽搐。即便是失去了腹肌,双腿又被锁链固定,她还是把后背弯折成了弓形。看起来可怜的脊髓正在妄图摆脱电流的惩罚,只是这动作除了无谓的消耗体力外,就什么也做不到了。

  女孩的下体也变得一塌糊涂。尿道口挤出的滴滴液体中混杂着越来越多的红色,不知是尿道还是膀胱被撕开了伤口。机械带动的痛苦梨翻搅着女孩的直肠,每次下拉到底端,就会带出几缕鲜血,粉红色的内壁也渐渐被拉扯了出来。

  麻木、休克和死亡在这时成为奢求,女孩对自己的身体毫无主权。计算机监控着女孩的生理状态,各种危险的药剂被混入了她的血液之中,支撑起肉体主人想要放弃的生命和思维。

  即便是这种情况下,威廉发现女孩的阴道还是在不断喷射出淫液,在地板上积起了一片水潭。女孩果然在享受这超常的痛苦,虽然她在发出悲惨的尖叫,虽然监控显示她只能感到疼痛,虽然她的脸庞上看不到一丝快感,但她的子宫和阴道却忠实的抵达了高潮。

  「很开心吧,你现在能享受的是最纯粹的痛觉,哪怕濒死者也不及其中的十分之一。除了你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感受到这种至高的痛苦了。」女孩尚未成熟的肉体化为威廉眼中的珍宝,敞开的可怕腹腔诱惑着男人,让他解开衣服打起了飞机,直到十几分钟后将精液射到女孩的子宫上面。

  发泄之后,威廉恢复了一些理性,他控制计算机停止了对女孩的刑虐,转而注入大量的止痛剂。在女孩喘息的期间,研究员打算把刚刚获得的珍贵资料一一分类,保存起来。

  「呜呜呜——好痛啊,饶了我吧,呜呜呜——」女孩呜咽着发出哀求。对于常人来说是致死剂量的止痛剂被计算机精确的注入体内,但这也只是让她的疼痛减少到勉强能忍耐的范围内。

  「你在说什么啊,你可是这世界上最棒的样本,怎么能退缩呢?」威廉皱眉说道,「你应该渴求更多的痛苦才对。」「不,不要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太可怕了,呜呜呜——」威廉发现女孩的声音变得尖细柔弱,听起来更像是嫩稚的幼童一般。

  精神崩溃后回归童年的状态了吗?威廉不希望发生这种情况。

  男人把女孩的眼罩掀开,显示屏移到她面前,说:「你看,刚刚你可是在享受那些痛苦啊。这是独一无二的快感,难道你不想再次品尝吗?」数据确确实实的印证着威廉的说法,在那一段恶梦般的时间内,女孩的身体真的达到了超乎以往的高潮。只不过威廉隐藏了女孩的痛苦记录,翻倍的快感只会被数十倍的痛觉淹没。

  「是……是吗?我在享受啊,我在享受啊。」女孩涣散的目光又逐渐恢复了神采,她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脸上浮现起笑容。

  「是呀,刚刚虽然好疼,疼到小贱货都想要自杀一百遍,一千遍了,但是也很爽啊。」女孩的眼睛微弯,重新散发出魅惑的味道。「那么,叔叔想不想给小贱货再来点更厉害的刺激呢?」威廉看着屏幕上的监控,女孩的自我欺骗变成了发自内心的真话。她展现出身为特殊样本的天赋,扭曲了自己的认知,强迫自己认为那些痛苦真的是一种享受。

  这种重建起来的歪曲意识不同于普通洗脑,女孩对于痛苦的记忆一丝一毫都不能免除。在无人的时候,沉睡的时候,任何时候,这些可怕的回忆都有可能重新浮现,让女孩体验到无尽的绝望。但她不但不会排斥这些痛苦,反而认为自己是快乐的,甚至会去主动回忆,沉溺在苦难折磨之中,享受那不存在的快感。

  「叔叔,叔叔。」女孩用撒娇的语气呼唤着威廉,「刚刚那次的测试只能算开胃菜而已啦。小贱货想到了更好的测试。」「控制我神经系统的那套仪器,可以将小贱货的感官信号增幅十倍呢。可是就像叔叔你说的一样,很容易到达痛感的上限。」女孩咽下一口口水,继续说,「如果加上叔叔的药剂,就应该能让那个功能发挥真正的作用了吧,不知道能不能让小贱货享受到十倍的痛苦呢?」「还可以再增强?」威廉脸上露出疯狂的笑容,「那当然要试一试了,这样数据才够完整。」「对了对了,维生系统也可以调节一下」女孩继续兴奋的说道,「在0003菜单下可以详细分配药剂配比,清醒类的药剂和电刺激直接调到最大量就好了。带有镇痛作用的药剂应该可以全部取消。」「还有仿真刺激,在1210菜单里,有很多有趣的玩法。」女孩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啊,小贱货刚才叫的很惨呢。这次用束口球把我的嘴巴堵住吧,最大号的口球在七号箱里。还有还有,叔叔顺便把十三号箱里的玩具也拿过来吧。」十三号箱中存放着一个鸡蛋模样的金属器具,女孩把那个东西含在嘴里。恐惧的回忆翻涌出来,令她的双唇疯狂颤抖。女孩尝试了几次,才成功强迫自己吞下金属蛋。

  「这个玩具是在计算机上遥控工作的。启动之后会嗤——的一声烫掉一层皮,但又刚好不会破坏神经,非常非常疼呢。」做好了准备,威廉最后一次问女孩:「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女孩眨了眨眼,大颗的泪珠突然从眼角滑落:「哎呀,我,我怎么哭了,好可怕。呜呜呜——我,我不想再来了。」女孩摇了摇头:「不过没关系,我可是前所未有的受虐狂,叔叔一定会照料好小贱货的。不要怕,不要怕,不要怕,会舒服的!啊,对了,叔叔带的药剂可以使用多长时间?」「这种药的用量非常少,这一瓶足够不间断使用二十天以上。我事先得到的通知说,可以在你身上进行耐药性实验,所以接下来的实验至少会持续二十天。

  假如情况良好,你的痛觉始终保持在高水平上的话,还会再延长期限,直到上面的大人物们满意为止。」「哈哈——哈,好厉害,小贱货这次真的要疯掉了,哈哈。」女孩的表情在恐惧、哭泣和淫笑之间变换,笑声干涩又苦闷。

  威廉为女孩重新带上眼罩,将口球塞入她的嘴里。还没开始操作,就看到女孩身体剧烈抖动着,喷洒出了一汩汩淫液。

  注入提升感官极限的药剂。

  将神经信号强度增幅十倍。

  失去的器官发出模拟痛觉。

  利用血液系统造成心绞痛。

  降低血氧含量至窒息极限。

  最大量注射药剂保持清醒。

  将所有刑虐玩具同时启动。

  「你可能设想过即将来临的痛苦。但是我向你保证,接下来的经历会让你发现自己的想象力太过贫乏。」「呜呜呜!咳咳!呜呜呜!额呜呜呜!」

  即便被堵得严严实实,可怕的悲鸣还是从口球的缝隙中传出。女孩的口鼻中喷射出大量体液,几秒之后,那些体液就变成了鲜红的血液和白色气雾。高温的刑具在女孩的喉咙里滚动,纯白细嫩的脖颈上浮现起青筋,上下抽动着想要咳出异物。

  「咕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眼罩上方的细眉几乎揉成一团,不停涌出的眼泪里也有丝丝血迹。如果现在掀开眼罩的话,应该会看到女孩的双眼瞪大到极限,甚至连眼角都撕裂,美丽的瞳孔被阴霾覆盖,彻底失去焦点。

  小小的身体在空中跳动着,她的双手紧紧抓住锁链,脚趾无意识的内扣。女孩的四肢很快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关节在嘎吱声中断开,但是肌肉和韧带还在无意义的抽动。锁链吊起的女孩就像是断线木偶一样。

  窒息的痛苦压迫着女孩的胸廓,可是她的肺部吸入再多空气也无济于事。血压的紊乱让心脏抽缩成一团,那个器官除了带来痛苦之外再无二用。女孩的膀胱外壁也达到了极限,被撑破的表皮撕开了几道伤口,噗滋噗滋的迸出血线。痛苦梨不断的将直肠拉扯出体外,再重新塞入,顽强的肠壁似乎随时都会断裂。

  即使是那些早已失去的器官,此刻也如同亡灵般向女孩发出疯狂的尖叫。从器官上剥离的神经全部导入仪器,通过电流刺激能造成远比幻肢痛还要严酷的折磨。

  全身的剧痛把女孩的思维撕扯成一团破布,电击和药剂又立刻把这乱糟糟的垃圾重新拼凑起来,不允许她错过任何一点折磨。每一秒都像是在炼狱中煎熬千年一样,也许炼狱都是一个过分温和的形容,哪怕有一点可能,女孩也会希望立刻死去,坠入地狱之中。

  威廉看着显示屏,摇了摇头。程序的设计者根本没想过会有现在这种情况,计算机甚至认为自己的测量数据出现了错误,否认了那高到不可思议的痛觉指数。

  转过头来,威廉看到女孩的凄惨模样。男人脸上露出笑容,欣慰的看到女孩正在哗啦啦的喷出淫液。

  威廉取出一个绝缘用的安全套,为自己带好,站立在女孩的身前。肉棒刚刚顶到小穴,那张小嘴就饥渴的向两侧张开,想要含下粗大的侵犯者。洪水般的爱液起到了润滑作用,男人的下身向上顶入,痉挛的阴道像是无数双小手在按摩。

  狭小的子宫口试图产出不存在的婴儿,一张一缩的反而让异物更容易突破。

  「呼——真是完美的身体啊。」

  不需要任何动作,仅仅是阴道和子宫的自然反应就给男人带来了超凡享受。

  娇小的身躯在高大男人面前就像是一个玩偶。威廉轻轻捧起女孩的头颅,拨开长发,低头吻在她的额头。

  「上帝是多么仁慈,让你遇到了我。」

  (完)

  1005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