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心酸经历


(一)

  我妈妈叫刘露,出生在一个书香文化的家庭,我外公外婆当年都是老师,妈妈16岁的时候嫁给了爸爸。

  爸爸留过洋,是国民政府里的一个翻译员,外公外婆很喜欢爸爸,也许是因为他读过书、留过洋的关系。文革後,外公外婆被下放到农场干活,没多久就去世了,爸爸因为曾经给国民政府做翻译员,被打成反革命份子,妈妈因为不肯和爸爸撇清关系,也被打成了黑五类,带着我被流放到河南地区的一个村子里劳动改造。

  妈妈长得不算国色天香,但在村子里已经算是大美人了,那些成天在地里干活的农妇们自然是不能和妈妈相提并论。妈妈皮肤白皙,身高1米66,腰细,奶子不大,但屁股特别大,又圆润丰满,那些农妇在休息的时候就经常私底下议论,说妈妈屁股这麽大,一定能生,可惜是个黑五类。

  当时我因为也是黑五类,村里的娃娃们也总是欺负我,把我按在田里打,用烂泥把我的脸抹成包公,还说我是没老子的野孩子,说妈妈是卖屁股的婊子。我经常回家哭着告诉妈妈,妈妈也抱着我痛哭。

  有一次妈妈在地里干活,出生在书香世家的妈妈怎麽会做这种粗活,屁股撅得老高,村里的张癞子那天正好路过,就偷偷的躲在地里盯着妈妈的屁股,看得他不停地揉搓着自己的老二。

  大概是吃了坏东西,妈妈肚子里一直「咕噜」作响,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放了个臭屁,那张癞子竟然还把头伸向妈妈屁股的位置,用力地吸着妈妈的屁。妈妈浑然不觉,又来不及跑回村里的茅厕,就解了裤腰带脱下裤子,蹲在庄稼堆里开始方便。

  妈妈的屁股又大又白,她尿尿时屁股抬得老高,这样就正好被张癞子全收进了眼底,妈妈的屄毛很浓密、很长,但屄的颜色很浅,还带着一抹粉红色,和那些农妇不同,屄都是黑呼呼的。

  尿完以後,妈妈继续蹲着,准备拉屎,妈妈的屄毛上沾了好多尿,张癞子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妈的大屁股,只见我妈「嗯」的一声,一股股稀稀的黄屎就从妈妈粉色的屁眼往外掉,张癞子看得刺激到不行,不停地用手揉搓着自己的老二。

  就这样张癞子一直偷看完我妈整个拉屎的过程,妈妈的大屁股也第一次被别的男人视奸了。

  张癞子这时候再也忍不住地冲到妈妈身後,就把一股热精射到了妈妈的屁股上,妈妈吓坏了,涨红着脸赶紧提起裤子,拉上我就往家里跑。

  第二天这件事就在村里传开了,那些男人们都听张癞子描述得津津有味,有些人甚至揉着老二,那些婆娘们则都满口大骂,骂妈妈是臭不要脸的骚婊子,故意用屁股勾引癞子,张癞子的半瞎老娘甚至还跑到我们家门口来骂,还把马桶里的污秽全都倒在我家门口。

  就这样,妈妈成了村里那群男人的性幻想对象,每当妈妈带着我去地里干活时,只要是路过的男人都会嘻嘻哈哈的和妈妈说些下流的话,妈妈晾在家里的内裤也被偷了好几条,有些人为了偷看我妈妈洗澡,连我家的後窗都被捅破了好几次,妈妈很害怕,但也只好抱着我哭泣。

  那时候村里很多男人在饭後讨论的话题就是我妈。有一次我去一个对我还算友善的小朋友家玩,他叫小国,他家里正好有几个男人来串门,正在他们聊得开心的时候,我妈来喊我回家吃饭。那天妈妈穿了件白灰色的布条裤子,就在她弯下腰来抱我的时候,那肥大的屁股正好对着那些大老爷们,因为屁股大,妈妈弯下腰的时候,那裤子紧紧地贴在妈妈的屁股上,隐约可以看见妈妈屁股的轮廓,非常惹火。

  在场的男人都看呆了,小国的爸爸开口说道:「露啊,你说你对着我们几个大男人撅着屁股,也不怕我们把你吃了啊?哈哈哈!」「小国他爸,你瞎说什麽呢……」妈妈害羞的回答。

  「就是嘛,去吃你老婆的啊,老欺负人家城里娘们做啥!」另一个男人不知道是在调侃小国他爸,还是在调侃我妈。

  「他老婆那屁股平得和石板似的,哪有咱刘露妹子的大屁股好吃哟!」第三个男人也开始调侃起来。

  「听说屁股大的娘们都特别想要,刘露妹子你男人又不在这,平时你莫不是都是自己用棍子解决的吧?哈哈哈!」「妹子,你要是给我搞一下,我就是少活十年也愿意啊!」一群男人就这麽调侃着我妈,我妈通红着脸,也不知道该怎麽回应他们。就在这时候,小国他妈从内屋走了出来,很不屑的看了我妈一眼,张着大嗓门就吼道:「你个骚货,没事往人家家里跑啥呀,是不是没人搞了,屄痒了啊?臭不要脸的骚货!」「不是的,嫂子,不是的,我就是来抱孩子回家吃饭。」妈妈胆怯的说道。

  「诶,孩子他妈,你对人家妹子那麽凶做啥?都是邻居嘛!」小国他爸开始为我妈开脱。

  「还妹子,她是你哪门子妹子啊?床上的妹子还是地里的妹子啊?你操过她的屄啊?为她说什麽好话啊!」小国他妈大声吼着。

  妈妈再也受不了这样的羞辱,抱着我就夺门而出。回到家里,妈妈用扫把把我狠狠地揍了一顿,骂我不要脸,被人家看不起还要去人家家玩。我哭着求妈妈不要打我了,我保证以後再也不去了。妈妈看着我被打得发紫的屁股,抱着我大哭起来。

  (二)

  妈妈的大屁股有多诱人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村长的耳朵里。村长名叫王建国,原名叫王二狗,五十来岁,年轻时是个混子,整天好吃懒做,还因为调戏过地主家的闺女被打断过一条腿,所以别名叫王二瘸。

  抗战结束以後,他带头向解放军告状,打地主,分田地,还把地主家的闺女给强 奸了。解放军认定他是村里最穷的人,又积极带头打地主,最後就让他担当了村长的职位,那可不得了了,真的是农民翻身把家坐了。

  当然了,王二瘸对村里的百姓那是没得说,毕竟都是一起穷过来的,但是王二瘸(後面称村长)一生只好女色,他认为作为一个男人,把自己的鸡巴塞进女人的屄里,然後在她们的屄里发泄後射入精子是男人至高无上的享受和权威。村里的婆娘们都叫他公驴,因为他那玩意就和驴子似的,又长又粗,说他发起情来就会用那个驴卵子捅进女人屄里折腾,弄得女人飘飘欲仙。

  因为他村长的威严,加上平时对村民又客气,村里许多婆娘被他弄过之後都没有去告他,因为他会给那些婆娘一些粮食啊、工分啊之类的奖励,加上他的驴卵子器大活好,把那些婆娘弄得很舒服,所以许多婆娘在休息时都会说到村长的驴卵子,一些没有被村长弄过的婆娘甚至还想着哪一天能被村长压在床上弄个快活,就是被他弄得几天走不了路也心甘情愿。

  当时的村长就是村里的土皇帝,有很高的威望和权力,王老瘸正式利用自己的驴卵子和手里的权力玩弄了村里不少婆娘,小国他妈也是其中之一。

  那天晚上我肚子拉稀,从茅厕回来的路上,发现小国家门是掩着的,於是就想进去偷两个玉米吃,一进门就听见小国他妈在屋里「嗯嗯啊啊」的呻吟。小国他妈叫黄花,在村里也算是个稍微有点姿色的婆娘,嗓门响,胸口那两个奶子就像两个大水袋,但是屁股却平得像石板。

  我心想,这婆娘之前还骂过我妈,现在是不是吃坏了东西闹肚子?心想你活该!正准备转身出门的时候,却听见小国她妈「哎哟」一声大叫,我好奇地把耳朵凑到窗口。

  「村长,你轻点儿……你咋这麽长时间没来了?一来就用你那驴卵子对着妹妹的屄乱捅,妹妹的屄都快被你肏破了。哎哟!」这是小国他妈的声音。

  只听一个老头的声音说道:「黄花妹子啊,你这屄里头有花样啊,就是比别的婆娘舒服,今天我非要肏死你不可。」「你这个老骚货,总是觉得别人家婆娘肏起来舒服。哎哟!你轻点儿,皮都破了!」小国他妈大声喊着。

  我心里一惊,这不是小国他爹的声音,竟然是村长的!我赶忙用手指在窗纸上捅了个洞,往里面看去,只见那床上躺着一个皮肤黝黑、奶子肥大的女人,没错,就是小国他妈,两条腿高高举起,村长王二瘸正抓着小国他妈的两条腿,用力地肏着小国他妈的屄,把小国他妈肏得哼哼叫唤,小国他妈紧紧地抱着村长的屁股,把自己那平板一样的屁股死命往上顶。

  怪不得小国家生活水平那麽好,原来小国他妈也被村长肏过了,村长肯定给了小国他们家很多好处。

  村长肏了一会小国他妈,把那驴卵子从小国他妈的屄里抽了出来,黑呼呼的驴卵子上都是小国他妈的屄水。村长喘着气说:「黄花妹子,转过身去趴着,把屁股抬起来,我要从後面肏你。」「不要啊,村长,你总是想着弄人家的屁眼,我可不是村东头那烂寡妇,你别总想着把我当她那样肏啊!」小国他妈喘着气说道。

  「妹子你放心,我不强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我就是喜欢看着婆娘们的屁股肏呢,你的小屁股特别精致。」「得了吧你,村长,谁不知道你喜欢大屁股,村里婆娘们的屁股大概都被你肏过了吧?哼!」小国他妈一边说一边转过去,趴下身子,把屁股高高撅起,村长握着自己的驴卵子「噗嗤」一声就插了进去。他一边肏,一边还用手去拍打小国他妈的平屁股,打得通红,然後又用手指去抠小国他妈那黑紫色的屁眼。

  「谁说我都肏过了?那城里来的小娘们我就还没肏过呢!听说村里的男人们都想肏她。」村长边抠着小国他妈的屁眼边说道。

  「是啊,人家是城里来的娘们嘛!皮肤白,腰又细,屁股又大,哪像我们这种庄稼婆娘,膀大腰圆的。哎哟!」「哈哈,可惜就是奶子小了点,要是到我手里,我准把她的奶子捏得和屁股一样大。我肏!」「你也不怕你那驴卵子把人家城里娘们的小屄给肏烂了?嗯哼……」「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啊,妹子。」肏了几百下之後,小国他妈浪叫起来:「啊……村长,用你的驴卵子把我肏死吧,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啊……我要你的驴卵子天天肏我的屄,天天使劲地肏,肏肿了肏烂了都没事……啊啊……要来了!来了!要尿了!」村长一听,知道小国他妈要高潮了,於是更加用力地猛肏起来,然後紧紧地把卵子顶到小国他妈的屄最深处,颤抖着将自己的子孙全都射进了小国他妈的屄里,小国他妈也同时达到了高潮,翻着白眼颤抖着身体。

  我看他们完事了,就偷偷回到了家里,妈妈问我干啥去了,我也没敢说,只好说拉稀去了。妈妈说:「明天还要干农活,早点睡吧!」我答应了,钻进了自己的被子。

  这段时间经常看见村长来小国家肏他妈,小国他爸也是个聪明人,带着小国去隔壁村的亲戚家住了几天。渐渐地,村长似乎肏腻了小国他妈,也就没怎麽再来了。


 (四)

  话说村长走进屋以後,先是把我抱起来,捏着我的脸说:「臭小子,是不是调皮惹你妈哭了啊?」「才没有,是翠萍阿姨把妈妈弄哭的。」我天真的回答他。

  「哦,翠萍阿姨真坏,那俺来把你妈妈哄笑好不好?」「好!村长,我看到你带了糖来了。」这时候我眼睛里只有村长袋子里那些红红绿绿的糖果。

  「臭小子,你妈都哭了,你还只想着吃糖……去去去,都拿去,上外面吃去啊!」「好勒!」听到能吃糖,我哧溜一下从村长怀里跳下去,拿起那袋糖就跑出去了。

  村长走到妈妈身边去,掏出他的大烟袋抽了两口,笑嘻嘻的和我妈说:「露啊,咋哭成这样了勒,翠萍莫不是欺负你咯?」妈妈当然知道村长在装傻,但她又不知道怎麽回答村长,只好坐在床上低着头,沉默不语。村长知道有戏,也脱了鞋爬到床上,那一股子脚臭味差点把妈妈给熏吐了,妈妈就说:「村……村长,我给你打盆水洗洗脚吧!」说完正准备起身,却被村长一把拉到怀里。

  村长的手在妈妈的奶子上揉搓:「露啊,我早就想着这一天了,还洗什麽脚呀!」说着便把自己刚吃过大葱的嘴往我妈的嘴上啃。妈妈不知所措,虽然刚才还在翠萍的游说下下了决心,但这时候还是条件反射的一巴掌打到村长的脸上,打完以後,妈妈颤抖着手看着村长,不知道该说些什麽。

  村长被打了一巴掌,心里很是恼火,一把抓住妈妈的头发:「臭婊子,给你脸不要脸是吧?你要是乖乖的让我肏爽了,以後我亏待不了你和你娃,你要是还给我摆着张臭脸,老子就奸了你还不给你家吃的用的。肏你妈屄的,城里娘们了不起是吧?今天你就一句话,是乖乖给我肏,还是让老子强奸了你。」「我……我……给你肏……」妈妈轻声说着。

  「给俺什麽肏?给俺肏什麽?」村长像猫戏弄老鼠那样戏弄着我妈。

  「我给村长……给村长肏屄……」「哈哈,这就对了嘛!俺又不会亏待你。」村长边说边扯下了妈妈的衣裳,只见一对小巧圆润的奶子跳了出来,「嘿,以前隔着衣服摸,没想到这对奶子还挺漂亮的,你看,奶头都是粉色的。」村长舔弄着妈妈的奶头。

  「嗯……啊……村长你轻点……」妈妈娇喘着。村长没有理会妈妈,一边舔弄着妈妈的奶头,一边用手扯下了妈妈的裤子,在妈妈的屄上摸着,「城里人咋了,城里人还不是那麽骚,你看看你下面,都湿了一大片了,你个骚货。」村长用粗鲁的语言羞辱着妈妈。

  妈妈被发配到村里那麽久也没被男人碰过,最多有时候自己用黄瓜和玉米自慰一下,现在被村长的手一摸,下面早就流出了淫水,妈妈感到很无奈,但身体的反应却让她不断呻吟:「村长……轻点……啊……」村长早就忍不住了,那驴卵子硬得和棍子似的,村长掰开妈妈的腿呈M型,用卵子在妈妈的屄上磨蹭:「骚货,流了那麽多水,是不是早就想老子肏你了?

  说!」「嗯……啊……村长,肏我!」妈妈放下了她的矜持,不要脸的喊着。

  只见村长将龟头对着妈妈的屄,用力一挺腰,卵子就进去了一大截:「啊!

  我肏,骚货的屄真舒服!」「啊……轻点!村长,你的太大了!」妈妈大声喊道。

  村长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不顾妈妈的喊声,开始大力肏起了妈妈的屄,发出了「啪啪啪」的声音,「骚货,婊子,平时装成那样,现在还不是被我肏了,我肏死你个城里娘们!」村长兴奋的喊着。

  妈妈那麽久没被男人碰过,哪里受得了村长的横冲直撞,连话都说不清了,皱起眉头享受着村长的冲刺,两条腿不自觉的就勾上了村长的腰,屁股不停地向上挺。

  「啊啊……嗯啊……村长……村长……」妈妈已经语无伦次了。

  「骚货!婊子!肏烂你的屄!」村长连续的大力抽插着。

  大约肏了百来下,妈妈突然全身颤抖,两个眼睛往上翻,嘴里「嗯嗯啊啊」的叫唤着:「啊……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啊啊啊啊……」村长知道妈妈高潮来了,更加兴奋的肏着妈妈,终於也在一阵颤抖中把精液都射进了妈妈的屄里。

  「哦……真他妈爽,城里娘们的屄那麽紧,太舒服了!」村长满足的说着,妈妈却还沉浸在高潮中,没有回过神。村长把妈妈翻了个身,看着妈妈肥大的屁股,用手指抠弄着妈妈的屁眼,卵子又硬了起来。

  「骚货,老子今天要把你的屁眼也开苞了。」村长用卵子在妈妈的屄上抹了点淫水,把龟头顶在妈妈的屁眼上。妈妈从不知道屁眼也能肏,哀声求着村长:

  「别啊,村长,那里不行,那里脏……」「闭嘴!骚货,我想肏你哪就肏你哪,保证把你肏得舒舒服服。哈哈!」村长边说边掰开妈妈的屁股,用力一顶,只见龟头刚刚进去了三分之一,妈妈已痛得不行,尖叫着:「村长,屁眼不行啊,你饶了我吧!啊啊……」这时候我正在隔壁小国家玩,和小国一起吃着村长给的糖果,听到妈妈的惨叫声,我就想往家跑,哪里知道平时一直很凶的小国他妈一反常态的拿了个鸡蛋给我,和我说:「娃啊,村长和你妈妈说事儿呢,你今天就在俺们家吃饭吧!」我一看有鸡蛋,也就忘了回家的事了,拿着鸡蛋开心的吃了起来。

  小国他妈背过身去,和小国他爸说:「哼,这个臭婊子,屁眼肯定被村长的大卵子肏破了,叫她平时装。」小国他爸没有回应小国他妈,而是望着我家的方向,用手摸着自己的裆。

  村长的卵子进到我妈的屁眼里一大截,往外抽的时候把妈妈屁眼旁边的肉都带着翻了出来,妈妈不知道是痛还是舒服,哼哼唧唧的说着:「村长,村长,饶了我吧,我给你肏屄,别肏我屁眼了,痛死我了啊!哎唷……」「骚货,肏你屁眼是老子喜欢你,别人的屁眼我还懒得肏呢!」村长用力地拍打着我妈的大屁股,屁股都被他拍得通红。

  「嗯啊……啊啊……村长……」妈妈被村长按在床上,村长像骑马似的骑在妈妈的屁股上,一大根卵子都肏进了妈妈的屁眼,「骚货,你看,你的屎都被肏出来了。」村长往外抽着鸡巴的时候,从妈妈的屁眼里带出了黄色的屎水。

  「啊啊……村长,村长,嗯啊……」妈妈好像感觉不是那麽痛苦了,开始呻吟起来,「爽吧?骚货,以後你的屁眼老子天天来肏。哈哈哈!」村长兴奋的捏着妈妈的屁股,快速的抽插着他的驴卵子。

  一阵颤抖中,村长在妈妈的屁眼里又射了一炮,妈妈已经被村长肏得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哼哼唧唧」的发出娇喘。

  当晚,我住在了小国家,虽然一直听到自家那里传出妈妈的叫声和村长的吼声,但小国他妈却让我好好睡,我猜妈妈大约也是像小国他妈一样被村长肏了,但是一想到村长会给自己糖吃,也就沉沉的睡着了……之後的几年里,家里的生活过得是越来越好了,妈妈也在村长的滋润下变得红光满面,也开始和那群农妇一样蹲在太阳底下绣着花布说一些黄色的笑话,许多娘们原本看不起我妈,现在也是都簇拥着我妈了,甚至还会问我妈村长怎麽肏弄女人的,听到妈妈说村长爱肏屁眼,那些农妇都「哈哈哈」笑了起来。

  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了,许多人被平反,爸爸也回到了城里,後来他来村里接我和我妈的时候,我妈说她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了,不想回城里去了,让爸爸把我接回城里再找个好人家的闺女,当然前提是不能欺负我。

  後来爸爸带我回到城里又和一个女人结了婚,生了个弟弟,还好後妈对我还算不错,我每年也会回一次村里,去看看妈妈和小国,妈妈愈发像农村妇女了,摆弄着玉米,晒着太阳,看到我来了就给我煮了一大桌好吃的。村长也会叼着烟袋拍拍我的脑袋喊我臭小子,当然每次去我都是在小国家过夜,然後听着妈妈的叫声和村长的吼声入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