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上海之旅



这次去上海,我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就是和娇恆欢好的一段日子。我第一次见到她
时,并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
我和这个美人儿是在飞机上认识,我的国语很不行,而我和她的英语都不算标準,但
「沟通」得出乎意料的顺利。
「你第一次到国内公干吗?」
「是啊?这次要到美国七日,但公费够我住两天酒店,你是本地人,不知家里有地
方给我住吗?出租的也没问题的。」
「哼!你真讨厌哦!」
想不到我那半鹹不淡的的英语也能油腔滑调地跟她调情,不断逗得她前扑后仰地发
笑。笑谈间,我们的手已互相在彼此的大腿上乱放。
真是一程愉快而短暂的旅程,但出闸后我就跟她道别,逕自去截的士。
可能我选了个繁忙时段,截了接近分钟我也上不到的士。忽然,一阵紧急剎车声,一
辆火红色跑车停在我面前、车上的人竟然是她。
「要搭顺风车吧!对不对?」她用磁性的声音问我。
「是啊!但又不太好意思吧!」我回答,大脑里一片混乱。
「不要紧呀!坐上来,我们上路了。」她微笑着说。她眼中的光芒告诉我,这会是一
趟美好的旅程。我把行李扔到后座,然后坐到她身边的座位上。她像个飞车党似的猛
放离合器,如同赛车手般的出发,很快的,我们已经以每小时八十哩的速度在公路上
电掣风驰。
「你坐稳了!我不太会开车,不过我开起来是蛮悍的。」
说着,她笑了。她个子很高、有一双长腿以及一对美丽的脚。她穿着一件短短的夏
季连身裙,几乎缩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她赤脚开车,双手自然地伸向前方。每当车子
经过不平的路面时、她那硕大的胸脯便肆无忌惮地弹跳着。
她的皮肤宛如纯白色的天鹅绒,又平滑又柔软、看起来充满了生机。她的嘴唇丰厚性
感、大大的白色牙齿在她和我谈话时便在我面前闪闪发亮。她的鼻子很高、也挺美。
她的酥胸高耸,一双浑圆坚挺的胸脯妥当地长在上面,有一道美极了的深沟嵌在其
中。她那少得可怜的衣服上紧绷出一对坚硬乳头。很显然的、她因为驾驶及全权在握
的感觉而大感兴奋。
在她那胸脯之下,便是极细的纤腰,但曲线一到臀部、便又膨胀起来,形成了硕大的
臀部.平坦的腹部及柔软浑圆的屁股。我在心里几乎把她当成一块巨大的忌廉蛋糕,
真想一口把她吃掉。
正在我浑身发烫之隙,更槽的事发生了。她那连身裙边是开叉的,那衣服便惭渐往上
缩,露出了那令人垂涎的大腿。我甚至能够看到她那件白色内裤,以及她在薄薄衣料
之下的小丘。
我情不自禁地盯住它看。她稍稍往前挪了挪屁股,使得左腿往前伸,结果,那柔软的
内裤深陷进她的私处,显现出那突出的大阴唇形状。
「你好像没看过女人一样,要看又不敢大大方方地看,胆小鬼!」
她说着,还带着一丝缅腆。她把左手放到大腿上,然后用手指去碰一碰她内裤凹陷
处。我很想把自己的手也伸过去。接着,她把手伸进她内裤里去。
我看得入了迷。我看到她巧起中指,然后将它埋入体内。她竟在自慰,就当着我的面
做!我把手伸向她,但被她拒绝了。
「不要碰我!」她的声音有些尖锐。
「我们现在时速是八十英哩,而且是我在开车。不过你似乎想看场表演,好吧!那我
就表演给你看。但是手别伸过来,不然我们两个会撞死的!」
我的双眼紧盯着她的胯下。接下来,她好像还嫌不够似地,又把屁股往上抬,然后扯
下了内裤。这时真是令人眼花撩乱了,我清楚地看到她的阴户,她的阴唇已完全覆盖
上她的汁液。
「好不好看呢?」她问。没等我回答︰她又说道︰「我要你把我那条该死的内裤脱
掉,但是仅此为止。可别多碰我哦!否则我们会撞个稀巴烂的。」
我本就跃跃欲试,于是便慢慢地把手伸向她的双腿中间,然后用拇指勾住她内裤它拉
到她脚上。她抬起左脚,把双腿打开。从这个角度、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那炽热的水
蜜桃。我坐回自己位置,看着她把两根手指伸进去。她呻吟着,手指马上就弄湿了。
接着,她把那两根闪着着水光的手指伸到我面前,轻轻地在我嘴唇上擦了擦,然后又
把手指放回去沾湿,再重複了一次。我张开嘴,吸吮着她那甜蜜的手指。
就在我自己再也无法乾坐在那儿眼光光地看着时,她的脚突然放开了油门,猛踩煞
车。她入了倒后档,然后退出主公路,进入路边的小树林,直到从主公路上看不到我
们为止。接着,她熄了火,猛地躺回座位上。
她撩起了她的连身裙。她本来就有着健美的身材,在阳光下显得更是美丽。我扑向
她,把脸埋到她身上。她那白天鹅绒般的大腿夹紧了我的头。我可以感觉到那柔腻的
触感。于是我把舌头伸向她的阴蒂。
我上上下下地舔着她那颤动着的阴蒂,然后把它吮入口中,尽力地吸吮着。我又用下
巴去顶她的屁股,然后尽可能地把脸深埋进去。我的脸沾满了她的汁液,几乎喘不过
气来。她的大腿紧紧地铰住我的脑袋、弄得我脖子上的肌肉生疼、但我完全不顾这种
痛苦,继续戏弄她的阴户。
最后,我再也按奈不住了。我把脸从她两腿之间挪开,匆忙地将碍事的裤子剥去,然
后把阳具深深地插入她两片两片阴唇之间的小肉洞。
我可以感觉到她那颤抖着的私处,就这样把我的肉棒生吞了。我好想在里面一直停留
下去,好好地享受这种滋味,但却无法控制住她。
她疯狂地弓起身子顶向我,我觉得她那热烫的阴部几乎要把我的生命完全吸尽。然
后,好像有一道闪电从我体内深处传来,我那已经有点儿生疼的阴茎激喷出炽热的浆
液,注满了她。
她的只腿像山籐一样地紧紧缠住我的臀部、我的肩膀也被她的牙齿咬出了深深的齿
痕。
过了很久,我才从她身上翻下来。她靠向我,把那火烫而湿淋淋的肉体压在我的身
上,然后,我们就在车上便一同沉睡入梦。
公干期间,我们仍有保持连络,有时出来吃个晚饭、有时玩电话做爱,留在上海的
最后一夜她来了我住的酒店,做了一次激烈留「送别仪式」。
回港之后、我们便失去通讯,一切就像梦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