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了



  来不及了,欣欣已经一下子蹦起来,冲向外屋的大门,但我的鸡巴还被玲玲的贱屁股紧紧的夹着,根本来不及拔出来,记得前几天看着一个新闻,说日本AV女星做爱太猛到这男优的命根被搞断,如果我现在匆忙的拔出,可能也是这样的吧。
  小马隔着我们两个联体婴儿,想追她也要跨过大床。
  欣欣冲向大门,她早就盘算好,到了门口转身用手转开门锁,只要冲出大门……
  只要冲出大门,那一切!
  冲呀,时间就是一切,也许丝丝的一跃起来就是也想阻拦她吧。
  小马从玲玲的骚嘴里一把拔出鸡巴,挺着大鸡巴开始追赶,眼见欣欣已经冲到门口,他一下把手里的匕首飞了出去了,欣欣因为要反身开锁,故此眼见一道白光飞向自己,吓的一蹲,庆幸的刀子并没有扎到她,只是打到门槛上飞向贾伟,一下子剁在贾伟的两腿之间,吓得贾伟一下子昏了过去。
  这个怂货!
  刀子给小马带来了一点时间,但是欣欣还是扭开了门,大门一开,扭身光着屁股就冲向电梯。
  我使劲一推骚玲玲,把她推到床上,使劲拔出了鸡巴,而后也追了出去!
  欣欣使劲冲向电梯,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但是电梯刚刚从9层往下,她一下子冲到电梯口,用手紧张的按着下行键!
  小马紧随其后。
  电梯缓缓的在八层打开了门,欣欣一下子被打开的门绊倒,滚到电梯里,但是电梯里面并没有人,小马跟着一把用手抓住了欣欣的脚,一下子把她从电梯里拉出来,真是好险。
  这个时候的保安室,监控录像中一个裸女一下子滚在电梯里,紧接着一支手抓起了那个裸女的脚,一下子把她带出来,时间只有5秒钟!
  而在这5秒钟中里,小区监控室中一个负责监控的保安恰恰扭头对着另外一个保安说:“我操,刚才我去802收物业费,妈的,结果没钱,不过那个租客长的真不错,后来又来了两个美女,妈的,俺从村里来城里,要是可以干了这几个妞,就是死了也值得呀!”
  另外一个保安也感叹道说:“这个破小区就是鸡多,模特多,可惜咱们没钱呀,要不然也包养几个,听说模特都很奸,没钱你摸她一下她都讹诈你,坏的狠!”
  对,模特都坏的狠,尤其是这个欣欣,刚才表现的那么乖,居然还敢跑,我操你妈,我和小马气喘吁吁的把欣欣一路拖回屋里,使劲关上了门。
  大门关上了就是一家春了,今天出的意外太多了,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好好调教你们了!
  屋里也是一片狼藉,外屋的暖气躺着一个男人,里屋的大床上,玲玲已经被干的虚脱了,也瘫软在床上喘息,刚才的事情除了,她也不敢再次冒险大声的尖叫了,丝丝很安静的继续躺在大床上,非常开放的把大腿劈开,一副思春的样子,而这个死欣欣,就跟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浑身哆嗦的,刚才已经几乎耗尽了她的体力和精力,如何惩罚她那?
  为了奸的痛快,我跟小马把所有的女人的眼睛都给蒙起来,而后我们两个一下子把头套摘下来,相对哈哈哈的笑着,摘了头套的小马对着我小声说:“妈的,死丝丝看来被我干的发骚了,你看她那副骚样!”
  到了这个时候,没有头套的我已经无所谓了,心里盘算的如何折磨这些女人,我也不管欣欣是不是丝丝最亲密的朋友了,刚才差点坏我们的事,老子如何才能彻底羞辱她那?
  我抬眼看见门口瘫痪的那个男人,你不是说欣欣你没有动过吗?
  现在在阉割你之前让你最后爽一下,我小声跟小马商量着,小马捅了我下,说:“你可真行,反正我一会儿要好好用你女朋友,嘻嘻!”“随便操,她已经不是了!”
  我咬牙回应着。
  “好,我来安排一场大春宫!”
  小马走到贾伟面前,一下子拿起地上的匕首,一脚踢到他的命根上,剧痛让贾伟一下子恢复过来,他发现自己的双眼已经被蒙上,被蒙住的嘴呜呜的。
  “老实点,按我说的去做,否则阉了你!”
  说完,小马用匕首顶着他的后背,我解开他扣在暖气上的手铐,反手把两支手铐在一起,而后把他嘴里的玲玲的内裤拿出来扔给小马。
  “我给钱,我给钱,钱一会儿就到,千万别杀我!”
  贾伟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惊恐的嘟囔道。
  “我哪里舍得杀了你呀,我不会杀你还会让你爽那……前面有个B,你要是操不到1000下,我就割断你的鸡巴!”
  我低声恶狠狠的说道,说罢,用刀一下子挑开他湿乎乎的裤裆,一个软软的鸡巴掉落出来,这就是一个操过那么美女的鸡巴?
  我用刀尖左右拨弄的,的确够长,没有勃起就有10厘米,冰冷的匕首让他的鸡巴感觉到了寒意,妈的,这一刀下去,真是痛快!
  不过这样真是太便宜他了!
  小马懂得我意思,进了里屋一把把玲玲拎出来,抓住她的头发把头仰起来,我看着蒙着脸的玲玲,恨意一下子涌起,妈的,看见奸夫的鸡巴了吧,你去好好的唆唆,看看熟悉不熟悉,我一拧玲玲的鼻子,迫使她张开了嘴,一下子把贾伟的鸡巴放进去,小马看着旁边非常激动,说道:“舔硬了,舔不硬,老子在你的骚逼里面放东西!”
  说罢他奔向厨房拿出一根擀面杖出来。
  玲玲一哆嗦,含住了贾伟软软的鸡巴,一下下的舔的,很乖,而且很专业,想尽快把鸡巴唆硬,这个鸡巴你不是舔过很多次吗?
  以前都是硬硬的时候舔的吧,这次让你尝的软的,小马拿着擀面杖,一下子捅到玲玲的骚逼里面,很用力,玲玲上面呜呜的,用心用力的舔着,下面给搞得骚水咕咕。
  我拉起旁边的欣欣,狠狠的揪着她的奶头,虽然没有堵着她的嘴,但是她很实相,忍着疼痛不敢吭声,抬眼看着里屋的丝丝,她居然发骚一样在床上滚动,大腿一开一合,小嫩B带着水光若隐若现,格外诱人。
  贾伟软软的鸡巴被舔的越来越硬,我越看越硬,坐在椅子上,一把把欣欣抓起了,一下子插进去她的阴道,随着大鸡巴的插入,她也跟着晃动,真是婊子无情,艺子无义,现在的她就跟刚才的事情没发生过一样,看着玲玲的小嘴越来越鼓,我用匕首在贾伟的鸡巴上和玲玲的鼻尖上划来划去,虽然他们看不到锋利的匕首,不过那种冰冷的感给予他们最大的刺激,玲玲的阴道一下子喷出水来,而贾伟也一口气射在玲玲的嘴里,满嘴白浆,射完贾伟哆嗦着,这样他还能如何能操到1000下那?
  我一手捏着玲玲的鼻子,一手拉着她的头发,一下子精液就流进她的喉咙和气管,她猛的被呛到了,一下子把鸡巴吐了出去,白浆溅到到贾永的裤裆上,星星点点,不停的咳嗽着。
  小马看着格外的刺激,拔出了玲玲阴部的擀面杖,亢奋的说道:“太骚了,我受不了了。”
  二话不说,一下子把大鸡巴插进玲玲的阴道里,使劲的撞击着玲玲的大屁股。
  我一下子把欣欣推到地上,欣欣一下子膝盖磕在上,咚的一声,疼痛的表情浮现在脸上,我抓着贾伟的鸡巴对准着地上的欣欣的阴道,一下子捅进去。
  虽然射了一下,但是还没有软,贾伟不是傻人,他懂得如果不满足我的需求会导致的结果。
  一下,两下,三下……
  贾伟一边插着一边还小声数数,小马也跟着他的节奏,一同插着玲玲。
  我就这么默默的看着,而里屋大床上的丝丝也恶狠狠的听着,这次贾伟你真的圆满了,欣欣你也插到了。
  我离开了椅子,一把把丝丝拉起了,大鸡巴捅了进去,丝丝浑身一抖,很快配合着我的插入,我看着她配合,一手拉开她手上的束缚,丝丝一下子双手抱着我,头靠着我的,两人跟童子抱观音一样交合着,丝丝靠近我的耳边说:“你可真变态呀!我当初怎么没有选择你那?”
  我咬着丝丝的耳朵,舔了几下,说道:“你个小狐狸精,是男人都会被你害死的!”
  正说着,感觉大鸡巴一紧,一股浓浓的骚水沿着丝丝的B缝流出来,她居然高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