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女警官



交通女警官
  在繁忙的大街上,最近常有些新的个人交通工具在流行,装有摩打的滑板、滚轴轮鞋、以至单轮车。其他驶者通常都为十多岁的年轻人,在人潮挤拥的大街上左冲右突,以至险象环生。
  而这一次就更加过份,横行于行人路上的是一张轮椅,其速度之快绝非一般的电动轮椅。
  坐在其上有安全带固定着的是一位,应是高中生的少女,身上穿着设计和剪裁都非常高级的制服。一头长及腰际的秀发以精美可爱的发带束着,放到自己的腰间位置。
  身上手臂、小腿和颈项间裸露出来的肌肤,白得耀眼。可是却是一种带点病态的苍白,好像长期没有接受过阳光的照射一样。却不会让人反感或者嫌恶,仅只会引发起人发自内心的怜惜之心。
  脸上五官曲线柔和,看起来真是一副柔弱无助的样子。嘴唇的颜色略淡,而黑白分明的美目,细看之下就像宇宙一样深奥无限。叛逆、兴奋、无奈、怨愤、冷寞,即使不言不语,就已经在向人诉说着心底的私隐和秘密。
  在轮椅背后设有踏格,上面站了另一位少女。肤色稍黑了一点点,应该是时常有运动,但是却绝不是那种故意晒到黑黑的那一种,黑得非常之健康。年纪轻轻胸前双乳已相当饱满,背后的屁股圆浑而富有弹性,一双美腿修长结实,闪耀着年轻人的肌肉力量,头发理得像男生一样短。通常这种男性化的女生,脸上不是不羁就总是会带点潇洒和叛逆的,但她那刚毅的脸上却是委屈与怕害的神情。
  “闇月,别开那幺快好吗?已经撞倒好几个人了。”
  “萌月,我是伤残人士呀!我在行人路上坐轮椅,究竟有什幺地方不对。”
  无视健康少女萌月的焦虑与顾忌,病态少女语气冷漠且不满。
  闇月觉得萌月实在扫了她那难得的兴奋情绪,双眼之中闪着叛逆的神色。
  “再开快一点!”闇月的声音,更加冷了。
  长期的相处让萌月知道再劝说也没有用,虽然实在担心,可是不做也不行。
  手指在轮椅背后的操纵板上,把速度加至最快。
  一路上满是被她们撞到的人的惨叫和咒骂声,就连萌月,要不是她那纤美姣好的手臂久经锻炼,有着远比外表更为强大的握力,她早就被抛了出去。
  这时轮椅高速驶至一个十字路口,萌月判断不能强行冲过,只好紧急煞车。
  双脚更跳到地面利用鞋底的摩擦力减速,以减低轮椅内闇月会受到的冲击。
  可是顾及减速,就顾不得途人。轮椅虽然成功在十字路口前煞车,却把前面一个高中男生撞了出马路去。至于轮椅内的闇月,由于设有安全带加上防撞栏之故,随了被安全带勒到之外,什幺事也没有。
  滚出马路的男生发出尖厉的呼叫。周围的人群吓得大叫之余,不少人已经闭上了眼不敢看了。
  正巧驶过的一辆电单车,眼看就要把高中男生辗毙轮下。在最后的数寸让人吓得心脏都飞出来的距离时,司机以让人目瞪口呆的奇技,抽起车头飞越下面的人。
  在刺耳得让人想尖叫的急煞车声之后,仅仅避过了一场交通意外。
  正当路人们松一口气,甚至想欢呼出来时,才看清那不是一辆普通电单车,而是一辆警用电单车。
  “你没事吧!”
  萌月一面大喊,身体像年轻的雌豹一样,轻轻一跃,就落到了男生的身旁,把他拉回到路面上。
  “有些痛!”只感到被撞了一下的男生,根本弄不清背后发生了什幺事。只知被大力从背后一推,他就差点惨死轮下。
  “你们两个干什幺?”
  女警停好电单车,迈着大步,三两下就走到她们身旁。
  “你们在行人路上干什幺,不知会出人命的吗!”
  头戴头盔,眼带黑色护目镜的女警,威风凛凛地捉着萌月的领口喝问。
  男生现在才看到这位差点意外车死自己的,是一位如此帅气的女生。
  “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
  萌月深深的鞠躬道歉,要不是她诚恳热切。这位女警早就一巴掌打下去了。
  “你们是学生吧!把学生证拿出来。还有小弟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那里觉得痛,我现在先替你叫辆救护车吧!”
  “放开萌月,你这暴力警察在做什幺。”
  坐在轮椅内的带着病容的美少女,声音虽不大,但却语气强硬。
  “你们这些不良少女愈来愈过份了,究竟把交通法例当成什幺了。”
  女警压着怒气,先走回电单内拿起对讲机。
  “我是警员七濑智惠,刚刚在七番町,309号附近发生了一场轻微交通意外,请求支援;派一辆救护车来,有一名途人可能受伤了。”
  通报完之后,七濑警员脱下头盔和护目镜,露出一头波浪的卷发和斗志顽强的双眼。
  “小弟,你感到有那里不舒服吗?”
  “没有!好像只是些皮外伤。”
  “好!你叫什幺名字?”
  “由比良圭介。”
  “那由比良同学,你坐好等救护车来,我得要先送你去医院检查。”
  正当七濑在安慰由比良的时候。
  “萌月,推我走吧!”闇月好像没有一回事似的说道。
  “可是……”
  萌月担心的看着圭介,但还是顺从的走近闇月。
  “那走得那幺容易,我要检控你们两个不良少女违犯交通法例。告诉你们,最好把屁股洗干净,到了教导所最少得坐过两三年。”
  “少吓人了。伤残人士在行人路上意外撞到路人,算什幺危险驾驶?”
  闇月以极为不屑的眼神看着七濑。
  “你装扮成伤残不止,那张轮椅很明显改装过。你别少看日本法律,现在先拿学生手册出来。”
  “不是的!闇月她真的……”
  无视于七濑迫人的气势,闇月冷厉的一瞪萌月,让她虽万分担心,却不能开口。
  “就你这一个小女警,就以为动得到我吗?”
  小女生那分明看不起人的态度,让七濑快要爆发了。
  “你别以为援交了几个上年纪的大叔就帮到你。”
  “我援交的可不是普通大叔呀!”
  语调虽带着嘲讽,但是闇月眼中却有小小的愁绪流露出来。
  “别再装伤残了,快把学生手册拿出来。”
  虽然老是被前辈说自己冲动鲁莽,可是对着这些不良少女,七濑认为还是只有这种做法最有效。
  七濑按着闇月的手,缓慢但极为沉重地施加压力。
  “不要你不可以……”
  想要帮手和劝助的萌月,被闇月狠狠地一瞪眼,虽是万般不愿,但也只好停止不动了。
  “嘿!我看你识趣的就放手,不然我要你连警察都没得做。”
  “嘿!”
  七濑伸手想去解闇月的安全带,想把她拉起来。不让她再装伤残。
  “啪!”
  闇月就这样啐了一口口水在七濑的面上。
  “啪!”
  本能地,完全没有经过思考,七濑一个耳光煽在闇月的面上。打得她苍白的半边面都红了,嘴角还流着鲜血。
  就连七濑自己也吓了一跳。刚才太冲动了!
  “你会付出代价的。”
  没有恨意,反而有亲切得不像样的怪异语气,只是那种自信。让七濑看得背脊一寒。
  “你不能这样对她的。”
  萌月控制不了,猛力用手肘击到七濑的腰间。感到剧痛的七濑,退了两步才稳着了身子,一直激动的情绪到这地步才静止下来。
  “刚才是我不对,总之拿学生手册出来,还有告诉我你们的名字,让我先做好登记。”
  萌月挡在闇月身前,就像一只小猫受到威胁的母猫,以迫人的气势与七濑对峙着。
  “等等女警小姐,我不追究,可以就此算了吗?”
  圭介看着七濑有所遗憾、萌月像只凶悍的野猫、闇月冷得像冰的表情劝道。
  “由比良同学,这是法治的社会,一切都有法律去处理,不是你说了就可以算的。”
  虽然刚才险死还生,实在得吓得足以尿几次裤子。可是看着那两个美丽的少女,他就不忍追究。何况让这位对自己亲切的女警小姐与她们冲突,圭介是不愿意的。
  最后四个人都到了警局,在圭介看来,就是一些亲切的警察叔叔帮他记录口供。
  至于七濑和闇月,一直唇枪舌剑过不停。七濑还算了,让圭介讶异的是闇月就连面对警部和警视等高职人员,也一样眉头也不皱一下,反而说自己要控告警方。
  弄了大半天,在好几名穿着西装,有一大班人前呼后拥着的大人物到来。在他们调停之下,事情好像得到解决了。警方唯一对圭介说的,就是案件在调查当中,他作为受害人和证人,可能得再次到警署协助调查。
  由比良圭介,只是一个很平凡的高中生,如果说有什幺不平凡的地方,就是比起普通人更差和更弱吧!身高和体重,就像同龄的女孩子一样,以男生来说真是矮小得可以。内向又怕生,可是却很好色,不过只敢想像不敢行动就是了。唯一的优点就是比普通人强的同情心吧!
  这件轻微的交通意外,在被父母知道之后,让他们担心了好一阵子。可是从警署接他回家,又知道除了擦伤,他身上根本没有什幺事。最后的结果反而是他被父母责骂走路不小心,不注意交通安全,替警察招了麻烦。不知为何,平白无故地被罚得饿一个晚上,没东西吃。
  这件在他平凡的一生中,原本算是可以提一下的大事,最终却演变成改变他一生的惊人巨变。而这就是因为第二天,他认识了撞到他的两位女生。
  “抱歉,圭介同学吗?”
  正想到书局买情色书刊,用来支援晚上打手枪的圭介,却被一把温柔的女声叫着。
  “呀……呀!是你……你吗……”
  圭介不安地看着名叫萌月的少女,虽然没有正识的介绍过,但是经过那一番扰攘,双互都知道了对方的姓名。
  “昨天真的非常抱歉,请容我说一声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