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叔叔强奸女主播侯佩岑(中)



  怪叔叔简直被眼前这诱人至极的春色惊呆了,他一直以为侯佩岑胸部应该只是B 罩杯没想到这个千娇百媚、温柔婉约的绝色丽人即有风韵万千的的成熟美感,有这样一对如思春少女般的娇美迷人的傲人玉乳。他一只手缓缓伸向那蓓蕾初绽般的动人「花蕾」,他的大肉棒继续在侯佩岑那已经开始变得火热、淫滑,但仍然娇小万分、紧窄异常的阴道中抽动着。他的手轻轻一触那含娇带怯、羞答答的玉嫩乳头,娇小可爱的嫣红乳头一阵微微的美妙颤动,更加向他傲挺起来,他立时情不可抑地一把握住那曼妙无比、盈盈一握的柔软玉乳,一阵淫邪而爱不释手地揉搓、抚摩。他一只手还不过瘾,又抽出另一只手来,一双手握住那一对柔软喜人的坚挺椒乳,一阵狂邪、火热地揉捏、抚搓……侯佩岑瘫软在椅背上,羞涩而又难为情地体味着那丰挺玉乳上传来的一阵电麻般的甜美舒畅和阴道深处他那巨大肉棒的抽动、顶入、拔出所带来的痉挛般的酸酥快感,令仙子般的绝色佳人艳丽黄晕,玉靥羞红无限。
  侯佩岑那柔美鲜润的香唇微张微合,吐气如兰地急促地呼吸着。当他的手指轻夹住她那柔小可爱、羞答答的乳头在轻搓、柔捏时,侯佩岑黛眉微皱、秀眸轻合、银牙暗咬,不堪他的淫邪玩弄、挑逗刺激,娇俏的小瑶鼻忍不住先前的衿情守势,阵阵娇哼频频出声:「嗯……嗯……嗯……嗯……唔……唔……嗯……」此时的怪叔叔,耳闻胯下这千娇百媚的绝色仙子含春娇啼终于泄口而出,顿时如闻仙乐,心神一荡,龟头忽然感到一泄如注,一股火热浓郁的精液即将奔射而出,怪叔叔赶忙顺势将身体向下一重压,把阴茎深深刺入侯佩岑的阴道底部,用力挺开子宫颈将龟头探入子宫腔里面,粗暴地入侵这从未有异物闯入过的空间,就在子宫颈肉壁咬合吞末了大龟头后,巨量的白热精液立即放情喷出扫射侯佩岑的子宫内壁,侯佩岑原本正享受着不用再忍欲吞声的情欲解放中,下体忽感到一阵刺入痛感,虽然巨痛无比,但痛楚中夹杂了同等量的快感,侯佩岑不晓得发生什么事情?只是下意识的缩紧下体肌肉,想尽力咬住那个钻入自己体内的" 东西" ,心中暗暗自喜,好棒!稳稳被我抓住咬到了!,一口咬下之后," 它" 让自己下体内产生一阵烧烫灼热感,那是什么东西?怎么正在射入一股股烫灼的液体喷到我阴部里面?身体感觉好窒息又好愉悦!
  啊~~!惨了,是精液,一个陌生怪叔叔的精液正射在我子宫里面……侯佩岑连忙使劲将自己身体往后缩移,希望能藉此摆晃出体内那根射精中的可怕巨物,怪叔叔见状心更喜,上身整个身体强力下压扣住侯佩岑全身,下身则把她的两支白嫩大腿用自己的双腿给迅速撑到全开,再两手抓住她的香肩,抱住侯佩岑的上半身猛然往下一拉沉身,同时自己再立即用力狠狠的补上一击前进突刺,啊……不要……不要…再刺进去…啊…啊…!多么好听的叫春声啊,原本他是随性而射精,来不及准备个好姿势享用,头次把精液播种在侯佩岑子宫内的乐趣,但现在因为侯佩岑扭动身体的关系,反而让大龟头更加深深探入子宫,整根阴茎被侯佩岑的阴道紧紧夹住,大龟头一直回磨着子宫内壁肉感处,接连射出一股一股精液,简直爽的不得了,处于意乱情迷中的侯佩岑对怪叔叔这体内射精动作来不及反映,只能任由一股股强力的精液喷袭,持续不断灌满自己整个子宫,毫无反抗能力。
  与她所认知的男女性行为不同,怪叔叔并没有在射精后软掉,阴茎一点都没有软化的迹象,现在就这样静静插在自己阴道中不动,拔出来…拔出来…快拔出来…侯佩岑口中不断说着,但怪叔叔就是一动也不肯动的紧紧压着自己柔媚的身躯,然后怪叔叔稍收慑心神,眼中慢慢欣赏被他播种后的侯佩岑脸上那忧虑的表情,接着眼光往下一撇就瞧见了,侯佩岑大腿根处一片处女血迹斑斑,鲜血染红了两人彼此性器交合处,混合着侯佩岑阴道内的淫水与自己的精液,顺着阴道最幽深处往外漏留出来,沾湿了彼此的阴毛与衣裳,怪叔叔开口道,对啦,我就是不拔出来,直接给妳射到子宫里面,这样是会生小孩的喔,妳就怀我的怪种帮我生怪胎吧……太好了。
  说完,怪叔叔不由得加重力道重新恢复抽动猛干侯佩岑,侯佩岑虽被奸淫中但她清楚知道与其惨遭杀害,倒不如先静静保住小命又能暗地享受性爱之乐,反正都已经被怪叔叔破了她保守多年的处女之身,现在子宫里面又留有怪叔叔满满的精液,自己已无力回天,干脆就放手享乐吧,怪叔叔此时也察觉终于成功100%摧毁了这位大美女主播的最后反抗意志,并感到那被侯佩岑娇小紧窄异常的阴道肉壁紧紧箍住的肉棒,因为发觉胯下玉人的阴道内虽然有了些许淫水分泌物的润滑,没有刚开始插入抽动时那样困难,但不知什么时候,那火热湿濡、淫滑阵阵的阴道肉壁渐渐开始学会夹紧他的巨大肉棒。
  随着他越来越重地在侯佩岑窄小的阴道内抽动、顶入、拔出的活塞动作,丽人那天生娇小紧窄的阴道花径也越来越火热滚烫、淫滑湿濡万分,嫩滑的阴道肉壁在粗壮的大肉棒的反复摩擦下,不由自主地开始用力夹紧,敏感万分、娇嫩无比的阴道黏膜火热地紧紧缠绕在抽动、顶入的粗壮肉棒上。他越来越沉重的抽插,也将侯佩岑那哀婉撩人、断断续续的娇啼呻吟抽插得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嗯……嗯……嗯……嗯……唔……嗯……嗯……唔……唔……嗯……唔……嗯……」侯佩岑完全不由自主地沉伦在那波涛汹涌的肉欲快感中,根本不知自己何时已开始无病呻吟,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哀婉悠扬、春意撩人,她只是星眸暗掩,秀眉轻皱,樱唇微张地娇啼声声,好一幅似难捺、似痛苦又似舒畅甜美的迷人娇态。
  怪叔叔已是欲火狂升,不能自制,他觉得时机已成熟了,只见他一提下身,将肉棒向侯佩岑那玄奥幽深、紧窄无比的火热阴道深处狠狠一顶……正沉溺于欲海情焰中的美貌佳人侯佩岑被他这一下又狠又猛地一顶,只感觉到他那巨大粗硬的肉棒再次深深地冲进自已体内的极深处。他硕大无朋、火热滚烫的龟头迅速地在她那早已敏感万分、紧张至极的娇羞期待着的「花芯」上一触即退。「唔……」只见侯佩岑美妙诱人、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一阵紧张的律动、轻颤。她只感觉到,他巨大的龟头在自己阴道深处的「花芯」上一触,立即引发她阴道最幽深处那粒敏感至极、柔嫩湿滑万分的「阴核」一阵难以抑制而又美妙难言的痉挛、抽搐,然后迅速地、不由自主地蔓延至全身冰肌玉骨。只见她迷乱地用手猛地抓住他刚刚因将肉棒退出她阴道而提起的屁股,雪白粉嫩的可爱小手上十根纤纤玉指痉挛似地抓进他肌肉里,那十根冰雪透明般修长如笋的玉指与他那黝黑的屁股形成十分耀目的对比。而美貌动人的绝色尤物那一双修长优美、珠圆玉润的娇滑秀腿更是一阵痉挛紧夹住怪叔叔的双腿。
  怪叔叔止住干劲收身暂停,又得意又诧异地低头一看,只见身下这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那洁白如雪的平滑小腹,和微微凸起的柔软阴阜一阵急促地律动、抽搐。在侯佩岑雪白平滑的小腹和阴阜一起一伏的狂乱颤抖中,只见丽人那湿漉漉、亮晶晶,玉润无比的嫣红玉沟中,因情动而微张的粉嘟嘟的嫣红的「小肉孔」一阵无规律地律动,泄出一股乳白粘稠、晶莹亮滑的玉女爱液,这股温湿稠滑的液体混合着先前的处女血及精液流进她那微分的嫣红玉沟,顺着她的「玉溪」向下流去……他急忙扯下侯佩岑那条小小的白色内裤,将那股流下来的爱液接住。然后,顺手将那内裤在侯佩岑湿滑的下身玉沟中轻轻抹拭,很快,那条小得可爱的雪白内裤就濡湿万分了。
怪叔叔知道侯佩岑受不了方才的那份收缩空虚,马上就要性高潮了,他要停下抽干好好欣赏侯佩岑高潮时的迷人表情,迷乱、狂颤、急需巨物填充阴道中的美貌佳人侯佩岑只觉体内阴道与子宫深处一股温热的狂流淫水不由自主地在她痉挛中狂泄而出,这是侯佩岑有生以来首次被男人干后达到高潮的历史画面,全都摄入怪叔叔的眼内了,本就羞涩万般地丽人只感觉到怪叔叔用自己那条小小的内裤在为自己擦拭,只见秀美清丽的俏佳人丽色娇晕、桃腮绯红,也分不清是肉欲交欢中高潮后的余红还是娇羞无限的羞红。羞涩难堪的静默中,接着马上一股更令人难忍难捺的空虚、酸痒随着她胴体痉挛的逐渐止息,从那巨大的肉棒刚刚退出的阴道深处「花芯」中传遍她全身。侯佩岑迷乱而不解地张开她那妩媚多情的大眼睛,似无奈、似哀怨地望着那正在自己雪白的玉体上奸淫蹂躏的男人。
  怪叔叔抬头看见她那秋水般的动人美眸,正含情脉脉、欲说还羞地望着自己,似在埋怨他怎么这时候「撤军」、又似在无助而又娇羞地期盼他早点「重游花径」。他迅速将手中那条小小的洁白内裤放在鼻前一嗅,说道:「嗯……好香!」侯佩岑花靥顿时更是羞红万般,她羞赧地赶快闭上妩媚动人的大眼睛,芳心娇羞万千,玉腮绯红,丽色娇晕诱人至极。他低声对她说道:「美人儿,别慌,我马上就来干妳……」他伸手在一个按钮上一按,只见两张相对的皮沙发缓缓向中间靠拢,侯佩岑原本半躺着的那个椅背缓缓放倒,侯佩岑不由自主倒在上面。原来,这样放倒下来,宽大的车厢内就成了一张柔软无比的大床。
  这时的绝色丽人还没从首次肉欲的狂潮中清醒过来,她只是羞赧而无助地玉体横陈,玉乳酥胸急促地起伏着,就像一具千依百顺、雪白柔软的赤裸羔羊,诱人犯罪。他迅速地脱下全身衣物,又去脱掉侯佩岑的高跟鞋,解开她的裙带,将她的套裙褪全落下来。在侯佩岑的含羞默许、半推半就中,怪叔叔为这个这时已变得千柔百顺的绝色玉人宽衣解带、脱衣褪裙……不到片刻,美如天仙的绝色佳人已被他剥脱得一丝不挂。
  现在,侯佩岑已裸露出一具如脂如玉、柔若无骨、美妙无比的雪白玉体。他迅速地扑上去,压上侯佩岑那无比美妙、柔软娇滑的雪白胴体,双手慢慢分开她那修长纤美的秀腿,怪叔叔伸出舌头从脚指、脚踝开始轻吻逆舔而上,嘴唇不停来回细咬着那双令男人着迷万分的侯佩岑主播的小腿,至此,怪叔叔感到侯佩岑主播的小腿真是天下间最伟大的杰作,只要望一眼便能让人朝思暮想,而他现在除了小腿外,又马上要大口大口吞允侯佩岑主播的雪白大腿,一只大手比嘴吧还奈不住性子,已先爱抚了佩岑的大腿内侧,现在佩岑平躺所以双手在她这一双绝世美腿间由走品味,比方才强暴她时姿势方便许多,所以怪叔叔不仅大口亲吻佩岑的一双大腿每处肌肤,还不时将手指插进现在尚留出着淫水及精液的阴道中,手指插进插出捞出不少刚刚射在她子宫里面的精液,润滑了阴道更刺激着侯佩岑发出声声叫床声,随后怪叔叔扳起这双充满他口水的绝世美腿,将侯佩岑两大腿缓缓分开,身体移位至侯佩岑正上方腰身朝下埋入她拱起的两大腿中间,顺势抓起侯佩岑的小手来握起自己的大棒槌,挺身向前突入,侯佩岑则很羞涩配合着握住怪叔叔的大棒槌,慢慢引导龟头顶住自己那仍湿濡淫滑的阴道口,怪叔叔见状很高兴的先用手指掰开侯佩岑嫩滑淫湿的大阴唇,龟头用力一挺……「唔……」千娇百媚的美佳人娇羞地感觉到,一个又大又硬的龟头已套进了自己娇小紧窄的阴道口。怪叔叔毫不犹豫地用力向侯佩岑阴道深处挺进,「哎……」美如天仙的玉人一声声羞赧地娇啼。彷佛久旱逢甘露一样,侯佩岑一丝不挂、美丽雪白的玉体在他身下一阵愉悦难捺的蠕动、轻颤……丽人芳心娇羞地发现,这旧地重游的「采花郎」彷佛又变得大了一圈,「它」更加充实,更加涨满她娇小的阴道。她情难自禁地、娇羞怯怯而又本能地微分玉腿,似在担心自己那天生紧小的「蓬门花径」难容巨物,又似在对那旧地重游的「侵入者」表示欢迎,并鼓励「它」继续深入。她那妩媚多情的秋水般的大眼睛无神地望向车顶,脉脉含羞地体会着「它」在她体内的蠕动、深入。只见她:柳眉微皱、樱唇微张、香喘细细……绝色秀靥上丽色娇晕、羞红片片。
  怪叔叔看见她这样一副欲说还羞、欲拒还迎、羞羞答答的迷人娇态,心神不由一荡,他一低头,吻住侯佩岑那鲜红欲滴、柔美可爱的香唇,就欲偷香窃玉、狂吻浪吮。哪知被他这一吓,美貌丽人粉脸羞得更红,本能地扭动螓首闪避,让他不能得逞。他也不在意,一路吻下去,吻着那天鹅般挺直的玉颈、如雪如玉的香肌嫩肤……一路向下……他的嘴唇吻过绝色佳人那雪白嫩滑的胸脯,一口吻住一粒娇小玲珑、柔嫩羞赧、早已硬挺的可爱乳头。
  「唔……」娇艳绝色的美貌女主播又是一声春意盎然的娇喘。半梦半醒的侯佩岑听到自己淫媚婉转的娇啼,本就因肉欲情焰而绯红的绝色丽靥更是羞红一片、丽色嫣嫣,娇羞不禁。而怪叔叔这时已决定展开总攻,他用舌头缠卷住一粒柔软无比、早已羞羞答答硬挺起来的娇小可爱的乳头,舌尖在上面柔卷、轻吮、狂吸……他的一只手抚握住另一只怒峙傲耸、颤巍巍坚挺的娇羞玉乳……两根手指轻轻夹住那粒同样充血勃起、嫣红可爱的娇小乳头,一阵轻搓揉捏。同时,他一只手滑进侯佩岑温润柔软的雪白大腿间,两根手寻幽探秘,在那细柔卷曲的阴毛中,微凸娇软的阴阜下,找到那已经充血勃起、柔嫩无比的娇小阴蒂,另一根手指更探进淫滑湿濡的玉沟,抚住那同样充血的柔嫩阴唇,三根手指一齐揉压、搓弄。而且他那插在侯佩岑娇小的阴道中的巨棒也开始连根拨出,然后狂猛地一挺一送,全根而入……丑陋凶悍的巨大肉棒开始向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那天生异常娇小紧窄的阴道「花径」狂抽狠插。
  台湾最美貌的女主播侯佩岑一阵疯狂叫床声不绝于耳「哎……唔……哎……唔…轻一点…哎…会痛的啦…嗯嗯……唔…轻…哎…求你…轻些…唔……哎……嗯……唔……哎…现在重一些…哎……嗯…对…唔……哎……唔…可以…哎…重一点…嗯……唔……哎……
  …等等…哎……嗯嗯…轻一点…唔…我说轻啦…哎……唔……哎…轻一点唔……哎……不行…重一点…唔……哎…停一下…哎…受不了了…嗯……唔…轻一点…哎……唔…人家不够啦…哎…还是重一点啦…嗯……唔…要重力点的…哎……哎……嗯……唔…对对…唔…就这样…哎…好棒…唔……哎…没错…唔…哎……唔…快用力进去些些…哎…里面啦…唔…唔…哎…「在怪叔叔这样力道多元多样多变化的狂攻猛袭下,而且他挑逗玩弄、撩拨刺激的全是侯佩岑敏感至极的」圣地「,粗暴」侵入「的是一个女人最神圣、最敏感万分的阴道」花径「,侯佩岑不由得哀婉娇啼、呻吟连连。巨棒凶猛地在侯佩岑窄小的阴道中进出,强烈摩擦着阴道内壁的嫩肉,把美艳女主播幽深火热的阴道内壁刺激得一阵阵律动、收缩……更加夹紧顶入、抽出的巨棒……柔嫩无比、敏感万分的膣内黏膜也不堪刺激紧紧缠绕在粗壮、梆硬的巨棒棒身上。只见侯佩岑娇靥火红阵阵,一股欲仙欲浪的迷人春情浮上她那美丽动人的口角、眉稍。怪叔叔那长着浓黑阴毛的粗壮的大腿根,将侯佩岑洁白柔软的小腹撞得」啪!啪!「作响。这时的侯佩岑秀靥晕红,芳心娇羞怯怯,樱唇微张微合,娇啼婉转。侯佩岑柔美的一双如藕玉臂不安而难捺地扭动、轻颤,雪白可爱的一双如葱玉手痉挛紧握。由于粗壮巨硕的肉棒对侯佩岑紧小阴道内敏感的肉壁的强烈挤刮、摩擦,美女主播那一双细削玉润、优美修长的雪白玉腿本能地时而微抬,时而轻举,始终不好意思盘在怪叔叔身上去,只有凌空饥渴难忍地不安地蠕动着。
  美艳清丽的绝色尤物那一具一丝不挂、粉雕玉琢般柔若无骨的雪白胴体在怪叔叔沉重壮实的身下,在他凶狠粗暴的抽动顶入中美妙难言地蠕动着。看见她那如火如荼的热烈反应,耳闻丽人余音缭绕地含春娇啼,怪叔叔更加狂猛地在这清丽难言、美如天仙的绝色尤物那赤裸裸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上耸动着……他巨大的肉棒,在佩岑主播丽人天生娇小紧窄的阴道中更加粗暴地进进出出…顶入、抽出…肉欲狂澜中的美艳尤物只感到那根粗大骇人的肉棒越来越狂野地向自己阴道深处冲刺,她羞赧地感觉到粗壮骇人的「它」越来越深入她的「幽径」,越刺越深……丽人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觉到他还在不断加力顶入……滚烫的龟头已渐渐又再次深入她体内最幽深的子宫颈口处。
  随着他越来越狂野地抽插,丑陋狰狞的巨棒渐渐地深入到她体内,那个只有现在这位正在强奸自己的男人刚刚才光临过的隐私而又玄妙、幽深的「玉宫」中去……在火热淫邪的抽动顶入中,有好几次侯佩岑羞涩地感觉到他那硕大的滚烫龟头好像触顶到了她体内深处一个隐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极,几欲呼吸顿止的「花蕊」上。
  「哎……唔…慢慢来…唔……唔…哎…轻一点…哎……嗯嗯…别急…唔…轻点…哎……唔…轻点啦…唔……唔…唔……唔…对…唔…先小力些喔…唔……哎…不要太重…唔……哎……哎…停…嗯…现在还不行…嗯……唔……唔…等会儿…唔…再大力…唔…嗯…嗯…干…唔…干…唔…干干啦……唔…干…唔…now …唔…NOW 可以…唔…干干啦…哎…now 了…唔……唔…快…哎…唔…来干…唔…
唔…用力干我…唔……哎…唔…干我…唔……唔…唔…哎…叫你用大力啦…哎…干我……哎…赶快干我啦…唔…」侯佩岑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娇啼婉转。清丽如仙的绝色佳人听见自己这一声声淫媚入骨的娇喘呻吟也不由得娇羞无限、丽靥晕红。
  怪叔叔肆无忌怛地奸淫强暴、蹂躏糟蹋着身下这个千娇百媚、绝色秀丽、美如天仙的玉人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肉体。凭着他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将这个国色天香、羞花闭月的仙子奸淫强暴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而平素气质高贵、美丽秀雅的侯佩岑,则在他胯下蠕动着一丝不挂的赤裸玉体,狂热地与他行云布雨、交媾合体。只见清丽动人的绝色尤物狂热地蠕动着赤裸裸一丝不挂的雪白胴体在他胯下抵死逢迎,娇靥晕红地婉转承欢,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这时两人的身体交合处已经淫滑不堪,爱液滚滚。他的阴毛已完全湿透,而美貌佳人侯佩岑那一片淡黑纤柔的阴毛中更加是春潮汹涌、玉露滚滚。从她玉沟中、阴道口一阵阵黏滑白浊的「浮汁」爱液已将她的阴毛湿成一团,那团淡黑柔卷的阴毛中湿滑滑、亮晶晶,诱人发狂。
  他粗大硬硕的肉棒又狠又深地插入侯佩岑体内,他的巨棒狂暴地撞开玉人那天生娇小的阴道口,在美丽绝色的仙子那紧窄的阴道「花径」中横冲直撞……巨棒的抽出顶入,将一股股乳白黏稠的爱液淫浆「挤」出她的「小肉孔」。
  巨棒不断地深入「探索」着侯佩岑体内的最深处,在「它」凶狠粗暴的「冲刺」下,美艳绝伦、清秀灵慧的天生尤物的阴道内最神秘圣洁、最玄奥幽深,在他来到之前从未有「物」触及的娇嫩无比、淫滑湿软的「花宫玉壁」此次居然渐渐为「它」羞答答、娇怯怯地自动绽放开来。这时,他改变战术,猛提下身,然后吸一口长气,咬牙一挺肉棒……俏佳人侯佩岑浑身玉体一震,柳眉轻皱,银牙紧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然后樱唇微张,「哎……」一声淫媚婉转的娇啼冲唇而出。
  侯佩岑芳心只觉「花径」阴道被那粗大的阳具近似疯狂的这样一刺,顿时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齐涌上芳心。只见她一丝不挂、雪白赤裸的娇软胴体在他身下一阵轻狂的颤栗而轻抖,一双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高举起来。这时,他的肉棒深深地插进侯佩岑阴道底部的最深处,硕大火热的滚烫龟头紧紧顶住那粒娇羞怯怯的可爱「花蕊」——阴核,一阵令人心跳顿止般的揉动。「啊……哎……哎……哎……」侯佩岑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玉腿悠地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盘在他腰后。那双雪白玉润的修长秀腿将他紧夹在大腿间,并随着紧顶住她阴道深处「花蕊」上的大龟头对「花蕊」阴核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一阵阵律动、痉挛。
  怪叔叔看见身下这千柔百媚的如花丽人那秀丽脱俗的花靥上丽色娇晕,嫣红片片,娇羞无限,她一双雪白可爱的小手上十根如葱般的玉指紧抓进自己肩膀上的肌肉里,那双修长纤美的玉腿紧盘在自己腰后,他也被身下这绝色娇艳、美若天仙的玉人那如火般热烈的反应弄得心神摇荡,只觉顶进她阴道深处,顶住她「花蕊」揉动的龟头一麻,就险些狂泄而出,他赶忙狠狠一咬舌头,抽出肉棒,然后再吸一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侯佩岑体内。硕大的龟头推开收缩、紧夹的膣内肉壁,顶住她阴道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花蕊」再一阵揉动……如此不断往复中,他更用一只手的手指紧按住侯佩岑那娇小可爱、完全充血勃起的嫣红阴蒂一阵紧揉,另一只手捂住侯佩岑的右乳,手指夹住峰顶上娇小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乳头一阵狂搓他的舌头更卷住侯佩岑的左乳上那含娇带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娇羞乳头,牙齿轻咬。
  「啊……啊…你…啊…叔叔…哎…这样太猛…啊……啊……哎…不行…唔…但…啊…可是…哎…舒服…啊啊…好舒服…啊……」侯佩岑娇啼狂喘声声,浪呻艳吟不绝。被他这样一下多点猛攻,侯佩岑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而且轻飘飘地还在向上攀升……不知将飘向何处。特别是他在她阴道内的冲刺和对她娇嫩「花蕊」的揉动将国色天香的绝色尤物侯佩岑不断送向男女交欢合体的肉欲高潮,直将她送上一个从未到达过的、销魂蚀骨至极的高潮之巅,还在不断向上飘升,彷佛要将她送上九霄云外那两性交媾欢好的极乐之顶上。
  娇啼婉转中的侯佩岑真的是魂销色授,欲仙欲死,在那一波又一波汹涌澎湃的肉欲狂涛中,玉女芳心又羞又怕:羞的是她竟然在他的身下领略了从未领略过的极乐高潮,尝到了男女交欢淫合的刻骨铭心的真谛妙味;怕的是到达了这样一个从未涉及的肉欲之巅后,但身心都还在那一波比一波汹涌的欲海狂涛中向上攀升、飞跃……她不知道终点在哪里,身心又会飞上怎样一个骇人的高处?她感到心跳几乎都停止了,她真怕在那不知名的爱欲巅峰中自己会窒息而亡。
  她又怕他会突然一泄如注,将她悬在那高不可测的云端,往下跌落时,那种极度空虚和极度销魂高潮的强烈对比让她也不敢想象。但他并没有停下来,他粗大的肉棒仍然又狠又深地在侯佩岑紧窄的阴道中抽出、顶入……他硕大的龟头仍然不断顶住丽人阴道最深处的「花蕊」揉动。
  「啊……啊……啊……哎……哎……啊……啊啊……哎……哎……哎……啊……啊……轻……轻……轻点……哎……啊……轻……轻点……啊……请……轻……轻……一点……哎……唔……啊……太……太……太深……深了……唔……
  啊……轻……轻……一点……哎……唔……「美如天仙、清丽绝伦的绝色尤物侯佩岑娇啼婉转,莺声燕吟。但见她秀靥晕红如火,娇羞怯怯地婉转承欢,欲拒还迎。
  这时,他俯身吻住侯佩岑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玉人一阵本能地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他得逞之后,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他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玉人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怪叔叔含住侯佩岑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淫邪地狂吻浪吮……侯佩岑樱桃小嘴也被开苞,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这时,他那粗大的肉棒已在侯佩岑娇小的阴道内抽插了七、八百下,肉棒在浪态撩人的侯佩岑阴道肉壁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酥麻,再加上绝色佳人在交媾合体的连连高潮中,本就天生娇小紧窄的阴道内的嫩肉紧紧夹住粗壮的肉棒一阵收缩、痉挛……湿滑淫嫩的膣内黏膜死死地缠绕在壮硕的肉棒棒身上一阵收缩、紧握……怪叔叔的阳精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他抽出肉棒,猛吸一口长气,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无朋的肉棒往侯佩岑火热紧窄、玄奥幽深和阴道最深处的子宫腔内狂猛地一插……「啊……」侯佩岑一声浪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粒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秀眸中夺眶而出——这是狂喜的泪水,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甜美至极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