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进小区的出租车



出租车开进子欣家的小区,我们下了车,相拥往楼上走。
房子是租的。我们的家都是外地的。只是她家的条件比我好,所以租的房子也比我好,我曾和她讨论过住一起,可她不同意,我也就没再提过。
送到这里行了,天来你回去吧。
谁说是送你了?我是跟你一起回家。
别闹,好天来,你回去吧。
不好,今天就不回,我要法办了你。
子欣看犟不过我,只好做出让步,微笑着说:那好吧,你要睡客厅,不许耍流氓。
娘子,你放心,我正人君子,流氓的下流行径我是不会做的。
说了可要算数,我开门了。
快开吧,我几时说话不算数了。
子欣慢慢打开房门,像是打开一个未知的秘密宝箱,轻轻的。而我看到的,门里是一片幸福。
我甩掉脚上的鞋,直奔客厅的沙发而去,就像一个孩子顽皮的奔向大海。坐下来,我翘起二郎腿,看着门口脱鞋,挂衣服的子欣,又像一个成功人士,看着刚刚回家的妻子。那是一种幸福,一种未来会有的幸福,我只是提前支取了一点点。
我看着子欣走进卧室,我知道,她去换衣服了。我也正好用这个时间好好打量下子欣的家。
这是我第二次来这里,上一次是帮她搬家。经过子欣的打理,这房间还真不错的说。一室一厅,简单且充满家的气息。白白的墙壁上挂着几件饰品。一张桌子,上边杂乱的放着几本时尚杂志。
正看着,卧室门一开,子欣穿一件粉色吊带睡裙就出来了,裙摆诱惑的悬在膝盖上边,雪白的小腿,好像擦了牛奶一样,晃的我眼疼。
我像个色鬼一样扑过去,想要将她抱入怀中,却被子欣死死的推住我火热的胸膛。
不是说好了,不耍流氓的吗?子欣脸红着,急急的说。
喝完酒的男人,说话你也信?再说了,孤男寡女,正是不要脸的最好时候,我才不会错过,来吧,我今天就法办了你。说完强行把子欣搂入怀里。
别,别,总要让我先洗个澡吧。子欣还是很急的说。
也对啊,洗个鸳鸯浴也不错。我调戏着说。
不要一起,我先去。子欣说完甩开我,红着脸进了卫生间,咔嚓一声擦上了门。
我一陈坏笑后,看着卫生间的门,听着里边滴答的水声,幻想着子欣诱人的内在美。此刻的兴奋和高兴,从心里传遍全身各个角落。
说实话,我们认识这幺多年,还是第一次发生如此的情景。我一直都没有主动要得到这些,当然,想让子欣主动更是不可能。我怕本应该是我的一块地,被别人抢占去。所以,我决定了,今天我要主动。
我甩掉身上多余的附属物,只剩下一件美国超人哥哥的必备红色标志。接着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跺步,就像是一只老虎来回巡视着自己的领地。更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急啊。如果换做是你,你更急,信吗?
十五分钟,很快,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却像过了几个世纪。门开了,我没管那幺多,再一次扮作老虎,扑了过去。
子欣看到我的超人装,再加上刚刚出浴,脸红的就像个大苹果,见我迎面而来,用手护住了胸,被我搂在怀里。急急的说:不要,天来,不要,你听我说......
这个时候你说不要?这不是引导犯罪吗?我打断她的话,调笑的说。
不是,天来,你听我说,首先,你是不是应该先洗洗?其次,其次......
其次什幺?你快说啊,急死我了。
其次,我来那个了......
那个?那个是哪个?
那个就是每个月会来的那个,刚刚洗澡时来的。
我kao,不会吧,真的假的?我不会这幺倒霉吧。我kao,我kao......我边说边掀起子欣的睡裙,小可爱高高的隆起,我知道,一个大创可帖在那里。
我kao,我kao,看来我要买彩票了。我很急很气愤的说。
天来,不要这样,为了补偿你,我准许你和我一起睡,不用睡客厅了,只要你答应我,不耍流氓,然后去洗澡,够意思吧。子欣笑着,边说边把我往卫生间推。
我kao,我kao......稀里糊涂的被推进卫生间后,我不停的重复这一句。仔细想想,算了,还是洗澡吧,能一起睡已经是很大的突破了,不急,慢慢来。让我不耍流氓?我kao,不耍流氓那还是男人吗?我kao,洗完再说......
我光着身子走出卫生间,却不见子欣,一定在卧室里。我kao,这不存心急死我吗。我推了下卧室门,没开,kao,里边擦上了。我怒啊,说道:开门啊,子欣,你不是说我可以进去睡的吗?
沙发上的海滩裤穿上,要不就别想进来,这次出差给你买的。屋内传来子欣的声音。
我这才回头看沙发,一件海滩裤,够花的。穿吧,反正进去还可以再脱。又回过身推门说:这回开吧,穿好了。
好一会子欣开了门,快速跑回床上,盖好了被。我用一种强盗的眼神看着她,慢慢走过去,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我想好了,想开地是不行了,但亲亲摸摸还是没问题吧,耍不成大流氓,就来小的吧。轻轻的,我将子欣揽入怀里……
子欣也看出,我不会做出格的事,也就默许我的小流氓动作。良久,我们才相拥着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