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打就是舒服



  3269号车夫及员警奇特地处理完那件事的几天之后,维伯斯库亲王刚从激情之中恢复过来。鞭伤已经结痂,他软绵绵地躺在大饭店的一个客厅的一张沙发上。他在读日报上的社会新闻,寻求刺激。
  一则故事令他来了兴头。罪行十分可怕:一名饭店洗餐具工烧烤一名厨房小学徒的屁股,然后,趁热戮他的肛门,血淋淋的,他便把烤熟掉下的屁股一块块地吃掉。听见小学徒的惨叫,街坊四邻奔了过来,虐待狂洗餐具工被抓住了。故事经过描写得不厌其详,亲王美滋滋的,轻轻地摆弄着早已掏出来的骚根。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一名和蔼可亲的女佣应亲王的召唤进来了,戴着一顶软帽,系着围裙,鲜嫩漂亮。她拿着一封信,看见亲王那放荡不羁的模样,羞得满脸通红,直往后退。
  ‘别走,美丽的金发小姐,我有句话要同您讲。’他边说边关好门,搂住漂亮女佣玛丽艾特的腰肢,响亮地吻着她的嘴。
  她先是紧抿着嘴唇挣扎着,但很快被紧紧搂抱住的她退让了,张开了嘴。莫尼的舌头立即向她嘴里伸去,被她咬住,而她那灵活的舌头却伸进莫尼嘴里,搔痒他的舌根。
  莫尼一只手楼住玛丽艾特的腰,另一只手撩起她的裙子。她没穿裤子。莫尼的手很快便插入两条大腿中间,他没想到又高又瘦的她,腿却那么粗壮浑圆,又有毛茸茸的阴户。她的骚劲已经上来;莫尼的手立即伸进湿润的裂缝里去。
玛丽艾特肚子挺起,陶醉倦慵。她的手在摸索莫尼的裤子开裆,替他解开扣子。她把自己进门时只隐约见到的那大家伙整个儿地掏了出来。二人慢慢地上劲儿了:他捏着她的阴蒂,她用拇指压着他的骚根。
  他把她推坐在沙发上。他抬起她的双腿,放在自己的肩上;玛丽艾特则解开衣服,露出两只垂着的丰乳。莫尼轮番地吮吸着玛丽艾特的双乳,同时又把他那热辣辣的玩艺儿塞进她的阴户。
  她很快便嚷起来:‘真舒服,真舒服……你捅得真舒服……’
  于是,她的臀部疯狂地扭动开来,然后,他感到她已达到性欲高潮。只听见她在说:
  ‘喔哟……好快活……喔哟……使劲儿捅!’
  随即,她突然揪住他的骚根说:
  ‘这边够了。’
  她把他那玩艺儿拉出来,塞进另一边的圆洞内。那洞非常圆,略微靠下,宛如希腊神话中的独眼巨人的眼睛,嵌在两个雪白鲜嫩的肉球中间。被女子卵液润滑了的那家伙,很容易地捅了进去。亲王一阵猛烈抽动之后,把全部精液全都射进漂亮女佣的肛门之中。然后,他抽出那家伙,发出‘噗’的一声,好像人们在开酒瓶时那样。
  这时候,楼道里有响铃声,玛丽艾特说:
  ‘我得去看看。’
  她吻了一下莫尼便走了;莫尼在她手里放了两个路易。她一出门,莫尼便洗干净那家伙,然后拆开信来看:
  ‘英俊的罗马尼亚人:
  你好吗?你大概不累了吧?但你得记住你对我说过的话:“如果我不能连续干二十次,我就让一万一千名少女惩罚我,或者受一万一千鞭。”你并未干完二十次,你真熊。
  那一天,你在迪弗街阿莱茜娜那儿胡闹了一通。现在,我们已了解你,你可以来我家。阿莱茜娜家不行。她连我也不能接待。她的那位参议员是个醋罐子。而我却不管那些,我的情人是个探险家,他正在同象牙海岸的黑娘儿们穿珍珠哩。你可以来我家,普罗尼街214号。四点钟来,我们恭候你。
  库尔古琳娜.堂柯纳’
  亲王一读完这信,立刻看了一下表。
  上午十一点。
  他按铃叫按摩师来替他按摩,并清清爽爽地让按摩师捅了一番。这么一来,他精神抖擞了。他洗了个澡,感到畅快舒适,便按铃叫来理发师为他理发,并让后者艺术地又捅了自己一番。然后,修指甲的师傅上来,也狠命地捅了他一次。
  这时,亲王才完全舒坦。他来到大街上,美美地饱餐一顿,然后乘了一辆马车去普罗尼街。这是一家小旅馆,全由库尔古琳娜包下了。一个老女仆引领他进屋。屋内陈设极其高雅。
  亲王被领到一问十分宽敞的卧室,床很矮,是铜制的。地板上铺着兽皮,可消除脚步声响。亲王迅速脱去衣服,赤身裸体。这时,阿莱茜娜和库尔古琳娜穿着华丽的女便服走了进来。她俩笑嘻嘻地吻了吻亲王。他先坐下,然后,把两个女子搂在怀里,分坐在他的两条腿上。
  他微微撩起她们的衬裙,外表上却看不出什么来。他摸着了她俩大腿上方的光屁股;她俩却挠着他的骚根。当他感觉出她俩已骚劲上来时,便对她们说:
  ‘现在,我们开始上课。’
  他让她俩坐在自己对面的一把椅子上,略作考虑之后说:
  ‘两位小姐,我刚感觉到您二位没穿裤子。你们应该害躁。赶快去穿上。’
  当她俩回来时,他便开始上课。
  ‘阿莱茜娜.芒热杜小姐,义大利国王叫什么?’
  ‘我才不管他哩,我一无所知。’阿莱茜娜说。
  ‘到床上去,’莫尼老师吼道。
  他让她跪在床上,背朝着他,撩起她的裙子,扒开裤子裂缝,露出两片雪白耀眼的圆臀来。于是,他开始用手掌打她的屁股,很快便打红了。这使阿莱茜娜很激动,把屁股蹶得更高。
  但亲王自己却很快便按捺不住了,他用双手楼住阿莱茜娜的上身,抓住她浴衣下的双乳,然后,一只手向下,搔弄她的阴蒂,感觉到她的阴户水答答的。
  阿莱茜娜的双手也没闲着。它们揪住亲王的骚根,往肛门中塞。阿莱茜娜身子前倾,让臀部更加蹶起,以方便莫尼那家伙进入。
  很快龟头进去了,剩下的一段随之进入,卵蛋拍打着阿莱茜娜臀部下方。看烦了的库尔古琳娜也爬到床上,舔起阿莱茜娜的阴户来。阿莱茜娜两面受益,快活得要哭出声来。她的身子因性欲而扭曲着,仿佛挺痛苦似的,她喉咙发出快活的咕咕声。莫尼的大家伙塞满她的肛门,一抽一抽的,碰着她的羊膜,这膜隔着库尔古琳娜吮吸因这抽动而产生的汁液的舌头。
  莫尼的肚子拍击着阿莱茜娜的臀部,亲王很快便加快抽动的速度。他开始在咬阿莱茜娜的脖子,他的那玩艺儿在涨大。阿莱茜娜消受不了这么多的快意,她瘫坐在不停地舔着的库尔古琳娜的脸上。正好,亲王也随着她一起倒下,但那玩艺儿仍插在她的屁股里。莫尼又猛抽了几下,便射精了。
  她躺在床上;而莫尼正要去洗一洗,库尔古琳娜则起身去小解。她拿来一只桶,站在上面,岔开两腿,撩起衬裙,尿了一大泡,然后,为了抖落沾在阴毛上的几滴尿,她却滋的一声,轻轻地放了个屁,令莫尼十分激动。
  ‘放我手里,放我手里!’他嚷道。
  她莞尔一笑。他站在她身后;她微微蹲下点屁股,开始在憋。她穿了一条细麻布薄长裤,透过裤子可以看到她那健壮的漂亮大腿。镂空的黑长袜直到膝盖以上,衬托出两只线条无可比拟的好看的小腿肚子,不粗不细,恰到好处。这一姿势把臀部凸现出来,被裤缝绝妙地勾勒住。
  莫尼全神贯住地看着两片褐而泛红的屁股,毛茸茸的,透着血丝。他隐约看见微微突起的尾椎骨,下面是股沟的启端,先宽后窄,随着臀部厚度的增加而逐渐加深,一直可以见到满是皱折的褐色圆形肛门。库尔古琳娜猛地一使劲,竟拉出屎来,阿莱茜娜见状,不甘示弱,仿效起库尔古琳娜来……
  然后,三人又混战起来。两个女子争相抢夺奠尼的那玩艺儿。阿莱茜娜因没能争到手,便打开一只抽屉,拿出一根皮条掸衣鞭来,朝着库尔古琳娜的臀部抽打起来,抽得后者一弹一跳的。阿莱茜娜见状更加起劲,愈发用力地抽打,鞭子似雨点般落在库尔古琳娜的屁股上。
  莫尼脑袋微微侧着,从对面的一面镜子里看见库尔古琳娜的肥臀被抽得一上一下的。往上时,两片屁股微微张开,肛门露出片刻;随即,肿胀的屁股往下收紧,肛门便不见了。下方多毛而启开的阴唇夹着莫尼的大骚根,在库尔古琳娜的屁股上弹时,那湿漉漉的骚根几乎整个地显现出来。
  阿莱茜娜的鞭子很快便把那只正快活地颤动的、可怜的屁股完全抽红了。随后,一鞭子下去,便带出一条血印子来。两个女子,抽打的和被抽打的,像两个荡妇似的颠狂,两人都似乎同样快意。
 莫尼也开始与她俩一起疯狂不已,他的指甲在库尔古琳娜那细腻的背上划得一道一道的。阿莱茜娜为了抽库尔古琳娜抽得顺手,便蹲在他俩旁边。她那随着每次抽打而摇动的肥臀离莫尼的嘴只有两指。
  莫尼用舌头去舔阿莱茜娜的屁股,随即,因快感而发狂,他咬起她右边屁股来,疼得她直叫唤。莫尼使劲儿地咬,咬出的血流进了他那透不过气来的喉咙里。他舔着血,品着那微咸的铁腥昧。
  这时候,库尔古琳娜胡乱地扭动着,眼睛直翻,只剩下眼白了。她的嘴贴在莫尼身上,发出一声呻吟,与莫尼同时达到性高潮。
  阿莱茜娜精疲力竭,喘着粗气,咬牙切齿地扑在他俩身上,而嘴贴着她的阴户的莫尼,用舌头又舔了两三下,便让她达到了性高潮。然后,三人颤抖一阵,神经松驰之后,躺在凌乱污秽之中,就这么昏昏入睡了。待他们醒转来时,房间里的座钟已敲响午夜十二点了。
  ‘都别动,我听见有响动。’库尔古琳娜说。
  ‘不是我的女佣,她一般是不管我的。她大概睡下了。’
  莫尼和两个女子额头上流出冷汗,头发竖起,赤裸污秽的身上传过一阵阵颤栗。
  ‘有人。’阿莱茜娜也说。
  ‘是有人。’莫尼赞同道。
  这当儿,门开了,透过午夜街上的微光,可隐约见到两个穿着大衣的人影,领口向上翻着,头上戴着圆帽。
  突然,前面的一个扭亮手电筒,亮光照亮了房间,但两个窃贼起先并没发现地板上的三个男女。
  ‘真臭!’前面的那人说。
  ‘进去再说,抽屉里大概有钱。’后面的那人说。
  这时候,库尔古琳娜已爬到电灯开关处,突然扭亮电灯。
  两个窃贼见到这三个赤身裸体的人惊呆了。
  ‘他妈的!’第一个窃贼说:‘我柯尔纳勃敢发誓,你们可真会玩。’
  柯尔纳勃身材魁伟,褐发,两手长满了毛。他胡子拉碴的,更显得丑陋。
  ‘真有趣呀。’另一个窃贼说:‘我不怕污秽,这能给我带来好运。’
  这个窃贼脸色苍白,独眼,流里流气的,嘴里叼着一支熄灭了的烟头。
  ‘你说得对,沙鲁普。’柯尔纳勃说:‘我正好进来,作为第一件幸事,我要捅小姐。但咱们先得处理一下这男的。’
  他俩扑向吓掉了魂儿的莫尼,堵住他的嘴,并把他的手和脚全捆了起来。然后,他们转向两个瑟瑟发抖但却有点好奇的女子。沙鲁普说:
  ‘你们两个小妞儿,要乖点儿,否则我就去报警。’
  沙鲁普手上拿着一根棍子,递给库尔古琳娜,喝令她使劲儿揍莫尼。然后他转到她身后,掏出他那细如手指但却很长的玩艺儿。库尔古琳娜开始来劲儿了。沙鲁普先拍拍她的臀部说:
  ‘喏,宝贝,你要吹长笛了。我可真喜欢你那大屁股。’
  他摸弄、拍打着库尔古琳娜那毛茸茸的肥臀,然后一只手伸到前面去抚弄她的阴蒂,再突然将自己细而长的那玩艺儿捅进她的屁股里去。
  库尔古琳娜一边揍莫尼,一边开始扭动屁股。莫尼既不能防也不能喊,被抽打得像条虫似的蠕动着,身上留下一道道由红变紫的血印。然后,随着沙鲁普越捅越来劲,库尔古琳娜更加激动,抽打得更凶狠,一边还在喊:
  ‘混蛋,打烂你这堆臭肉……沙鲁普,使劲儿,捅深点儿。’
  莫尼很快便遍体鳞伤了。
  这期间,柯尔纳勃抓住阿莱茜娜,把她推到床上。他先开始轻咬她的乳房,咬得两只乳房硬梆梆的。然后,他顺势向下,直到阴户,用嘴整个包住,一边在揪她那漂亮的金色卷曲阴毛。
  柯尔纳勃站起身来,掏出他那大而短、龟头发紫的家伙。他把阿莱茜娜翻转过来,抽打她那粉红色的肥臀,不时用手去抠她的股沟。然后他用左臂搂住她,使她的阴户能让右手够着。他的左手揪住她的阴毛……揪得她好疼。
  阿莱茜娜哭了起来,当柯尔纳勃抡起骼膊抽她屁股时,她愈发哭得凶了。她那两条粉红色大腿扭动个不停,而臀部被大手每抽一下都猛地一颤。最后,她开始挣扎了。她用空着的两只小手抽起柯尔纳勃那胡子拉碴的脸来。她揪他脸上的胡子,就像他揪她阴户的毛似的。
  ‘挺好。’柯尔纳勃说着,将她翻转过来。
  这时候,阿莱茜娜瞥见了那三人的场面:沙鲁普在捅库尔古琳娜,后者在抽打已经鲜血淋漓的莫尼。
  这使阿莱茜娜来了劲头。柯尔纳勃的那个大家伙在捅她的屁股,但老是捅不着地方,不是往左,便是偏右;要么高了点,要么就低了点。当他终于捅着洞口时,便用双手抓住阿莱茜娜那光滑浑圆的腰肢,用尽全身力气,猛地将她往后一拽。
  那大家伙捅破了她的肛门,疼得钻心,如果不是眼前的一切让她骚劲十足,她真的要哭喊出来了。柯尔纳勃刚把那家伙捅进去便又拔了出来,然后把阿莱茜娜弄翻过来捅她的前面。
  那家伙太大,好不容易才捅进去。等它一进去,阿莱茜娜便双腿交叉在柯尔纳勃的后腰上,紧紧地夹住,使他即使想拔出自己的阳具也不可能。柯尔纳勃拼命地捅着,嘴在吮吸她的乳房,胡子弄得她十分刺痒,使她更加带劲儿。她一只手伸进他的裤子里,一只指头捅进他的屁眼。然后,他俩像两只野兽,屁股不停地拱着,开始啃啮起来。
  他俩同时疯狂地射精排卵。但柯尔纳勃的阳具被阿莱茜娜的阴道紧紧夹住,又硬了起来。阿莱茜娜闭上眼睛,以便更好地品尝这第二次高潮。她发泄了十四次,而柯尔纳勃只射了三次精。当她恢复平静时,她隐约看到自己的阴户及屁股在流血。它们是被柯尔纳勃的那大家伙捅破的。
  阿莱茜娜还瞥见莫尼在地上一抽一颤的,身上已没一块好肉了。
  库尔古琳娜在独眼沙鲁普的喝令下,跪在他面前吮吸他的骚根。
  ‘行了,起来吧,婊子。’柯尔纳勃在喊。
  阿莱茜娜站起来,柯尔纳勃朝她屁股上踹了一脚,使她跌在莫尼身上。柯尔纳勃把她的手脚捆上,并不顾她的哀求,把她的嘴也给堵上了。然后,他拿起棍子,开始抽打起她那并不瘦的漂亮胴体。
  屁股每抽一次便颤动一下,然后是背部、肚子、大腿、乳房被逐个抽打。阿莱茜娜被捆着,一个劲儿地挣扎,碰着了像具尸体的莫尼的那玩艺儿,使之硬将起来。那玩艺儿竟碰巧触到阿莱茜娜的阴户,戳了进去。
  柯尔纳勃更加用力地在抽打,不加区别地打在莫尼和阿莱茜娜身上,使他们既疼痛又快活。一会儿,金发女子那粉红色漂亮躯体便鲜血淋漓,血肉模糊了。莫尼已经晕厥了,阿莱茜娜随即也很快昏了过去。
  柯尔纳勃的骼膊开始酸了,便转向库尔古琳娜。她正拚命摆弄沙鲁普那玩艺儿,但沙鲁普已经不能射精了。柯尔纳勃喝令库尔古琳娜岔开两腿。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像猎兔狗似的捅进去。
  库尔古琳娜觉得很疼,但却强忍着,而且没有松开她在吮吸着的沙鲁普的骚根。当柯尔纳勃已完全捅进她的阴户时,便让她举起右骼膊,咬她那浓密腋窝里的毛。高潮来了,强烈无比,使得库尔古琳娜猛咬着沙鲁普的骚根晕了过去。
  沙鲁普一声惨叫,但龟头已经被咬掉了。柯尔纳勃刚射完精,猛地将阳具从昏倒在地的库尔古琳娜的阴户里抽了出来。沙鲁普血流如注。
  ‘可怜的沙鲁普。’柯尔纳勃说:‘你完蛋了,还是马上死了算了。’
  他抽出一把刀来,给了沙鲁普致命的一刀,并把他阳具上沾着的最后几滴污秽抖落在库尔古琳娜身上。沙鲁普连哼一声都没有就死了。
  柯尔纳勃慢慢地穿好裤子,把所有抽屉和衣服里的钱全数抖落出来,还把首饰和表也全拿了走。然后,他看了看昏倒在地的库尔古琳娜。
  ‘必须替沙鲁普报仇。’他一边寻思一边又抽出刀来,朝昏厥的库尔古琳娜大腿中间狠狠捅了一刀,他把刀就这么留在了她的屁股上。
  座钟敲了三下,凌晨三点了。柯尔纳勃像进来时一样地出了门,任由四具躯体躺在凌乱不堪、乱七八糟的房间地上。
  到了街上,他一边唱着一边轻快地向梅尼蒙唐走去:
  屁股就该是屁股,  不会有香水味儿。
  接着又唱:
  鸟喙……满是瓦斯,鸟喙……满是瓦斯,点吧,点吧,点燃我的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