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令狐冲


当天岳不群带孩子来见自己的妻子宁氏。
宁氏是关外人,长得高大健美,唇红齿白。
她才过三十岁,一派成熟而迷人的少妇风韵,象枚汁液丰富的蜜桃。
每次东方霸见了,心里都痒痒的,要不是有所顾忌,他早就下手了。
宁氏见孩子生得五官端正,身体结实,说话也好听,欢喜地搂在怀里叫着儿子。
当晚,宁氏整治酒菜,跟丈夫对饮。
小令狐冲坐在桌上,大饱口福,他长这么大,还从没有吃过这么多好吃的。
但他还是先看了大人的脸色后,才小心地吃东西。
夫妻俩饮着酒,望着新得的儿子,心里大为畅快。
睡觉时他们把孩子抱到外屋。
那是个小房间,收拾得很干净。
见孩子睡后,二人回到自己的炕上来。
望着脸泛桃花,春意盎然的妻子,岳不群心猿意马。
小别胜新婚,他迫不急待地搂住爱妻。
他要用行动来表示自己对她的深爱。
宁氏用手摸向岳不群的胯下,那阳具已经硬起来了。
隔着不太厚的裤子,传递着温度。
那玩意似乎在跳动,想要干点什么。
宁氏吃吃笑着,说道:「群哥,它不老实了,想做坏事。
」岳不群亲吻着宁氏的俏脸,说道:「它饿了,它想吃东西了,你就快点喂它吧。
」宁氏笑眯眯地瞅着丈夫,解开他的腰带,将玉手伸了进去。
她想更认真地评估一下它的价值,看它有没有征服自己的能力。
岳不群被妻子摸得激动不已,家伙事一抖一抖地动着,硬得跟铁似的,急需一个多水的小洞给泡泡才行。
岳不群吻上妻子的嘴,啃了一会儿红唇。
手攀上两座高峰,使劲地揉搓着,别提多热情多缠绵了,害得宁氏鼻子哼了起来,下边都流水了。
她用力推开丈夫,自己先脱个光光,又把丈夫的肉棒放出来,爱不释手地把玩着。
那龟头已胀得快赶上婴儿的拳头了,暗红的颜色,独具只眼,说不出与狰狞与可怕。
宁氏想到它给过自己的快乐,下边的水流得更多。
岳不群一瞅妻子的肉体,欲火快达到顶点了。
宁氏的的身上,不象南方的女儿,白嫩的得象豆腐一样,她的不是;她的是光滑,健壮,结实,骨肉的搭配非常合适跟匀称。
双乳高耸,奶头尖尖,使人手口发痒。
腹下的黑毛,又长又密,看不清神秘的宝贝,越发使人发生探秘的浓厚兴趣。
她的大腿长得相当好,又直又长,圆润亮丽,泛着柔和的光泽。
那腿根已给流水弄湿了。
「老婆,你躺下来,我想要进去。
」岳不群喘息着说。
「你来吧,我要你,我要你狠狠地插我。
」宁氏乖乖地平躺在炕,双腿主动分开,使丈夫能清楚地看见自己美丽的风景。
她的脸红得象秋天的枫叶,那种羞态及激动的样子,令人望之销魂。
岳不群将衣服脱掉,趴在宁氏的双腿间,仔细看那一处部位。
他分开黑毛,两片肥厚的嫩唇正裂开一条缝,从缝里正源源不断地淌着水呢,把下边的菊花都给浇上了。
岳不群看得兴起,自己跪坐着,抬高宁氏的屁股,放在自己的胸前,于是宁氏的下身纤毫毕见地现在眼里:小洞张开,菊花耀眼,屁股的洁净,简直能照出自己的影子。
「老婆,你真好看,我爱你死了。
」说着,岳不群双手把着屁股,头一低,大嘴贴上花洞,唧唧有声地吃了起来,那股子贪婪劲儿,仿佛吃到了世上最好的美餐。
「群哥,我好舒服呀,你舔得真好。
」宁氏娇躯颤抖着,双臂乱摇着,张大嘴巴,大声喘着,叫着,脸上全是春情,要多迷人有多迷人。
一双迷离的眼睛,痴望着丈夫,充满着欺待跟欲望。
岳不群叼住宁氏的小豆豆,又咬又扯,又扭又舔的,害得宁氏浪叫连声,一个劲儿的求饶:「群哥,你快点来吧,你老婆让你快折磨死了。
你再不来,我会恨死你的。
」岳不群听得大为得意,抬起湿淋淋的嘴巴说道:「你男人的功夫怎么样?」宁氏哼道:「群哥,你嘴上的功夫比武功还高呢。
」岳不群哈哈一笑,在宁氏的那一圈红嫩的皱肉上,美美地亲起来,舌头跟蛇信一样,时而轻扫,时而重舔,弄得宁氏身体差点都要炸开来。
「群哥,不要再舔了,我要不行了,你快插进来吧。
」宁氏受不了,再次求饶。
岳不群放下宁氏,挺着一根黑不溜鳅的肉棒,向水汪汪的玉洞上凑去。
那里已是一片泥泞,双唇自己张合着,早急得上火了。
龟头在门口探了几探,只听滋地一声,进去半截,再一用力,全根而入。
硬硬的龟头,顶在颤颤的花心上,使双方都舒服地叫一声。
岳不群气喘吁吁地抽插着,眼中全是冲锋陷阵的勇气及爽快的光辉,屁股上的肌肉游移不定,处处显着拼搏的力量。
宁氏则双臂抱着男人的脖子,大腿在男人的腰上环着,嘴里还长长短短地轻轻重重地浪叫着,每一声都令男人自不顾一切,死而不悔。
只见粗长的家伙在肉洞里出出入入,里边的嫩肉也时见时隐的。
一丝丝透明的粘液,从二人的结合处溢出来,无声地下流;流到屁股上,把菊花染得晶莹剔透的,灿灿生辉。
那屁股肉在岳不群的动作下微微抖着,煞是动人。
岳不群一口气干了几百下,被小洞夹得美极了。
他趴在宁氏的身上,一边干着,一边摸着两只抖动的大奶子,偶尔还吮吸奶头。
他觉得,宁氏的胸脯长得很好。
干了一会儿,岳不群在奶头上轻咬一口,说道:「老婆,咱们换个狗干的姿势。
」说着,从她身上起来。
宁氏柔声说:「咱们又不是狗,为啥总用那么难看的姿势。
」岳不群笑道:「管他什么姿势,只要舒服就行呗。
」宁氏依言,跪伏下来,将屁股高高耸起,两片肥美的屁股肉以极诱人的姿态表现着它的美感。
腚沟变得突出,两个小口都一览无遗。
它们都水光闪闪的,引诱着岳不群去爱呢。
岳不群拍拍宁氏的大屁股,真是又光滑,又结实,手感极好。
岳不群又将手指在宁氏的小洞里抠摸半天,弄得手湿淋淋的。
末了,他舔了舔手指,夸奖道:「好香呀,好香呀。
」宁氏笑骂道:「你有毛病呀,总要吃人家的水。
」岳不群嘿嘿笑着,说道:「谁叫它好吃呢。
」说罢,他手握大棒,对准淌水的小口,强有力地刺入,刺得宁氏啊的一声,那一声代表着舒服跟满足。
接着,岳不群抱着宁氏的腰,雄纠纠,气昂昂地猛干着,那气势简直要把林芳给干死。
「老婆,夹得好,夹得美。
」岳不群叫着。
「群哥,你那玩意真硬,要干死人了。
啊,好,这下干到花心上了。
」二人一边快活着,一边对着情话,都觉得非常有趣,肉体满足之外,还有精神上的娱乐。
一会儿,宁氏要岳不群躺下,她说,她要骑大马威风一下。
岳不群听话,平躺在炕。
那根男人的东西直立于腰下,象一根旗杆似的,从上到下,都是淫水。
宁氏手摸着这可爱的东西,说道:「它长得这么丑,却那么能干,得害死多少女人呀。
」说着话,对准自己的穴口,缓缓下落,转眼间,那么长的东西便消失在毛茸茸之中。
宁氏多提多美了,骑在男人身上,感到自己才是主宰,自己就象男人干女人一样的骄傲。
自己现在是在干男人,干嘛我们女人总要在下边受气呢。
宁氏洋洋得意,摆动着肥圆的大屁股,感受着大阳具在穴里的动态。
这感觉真好,成仙也不过如此。
宁氏一边动作着,一边抚摸着自己的丰满的乳房。
那两个奶头早硬得跟豆子似的。
正干得起劲儿,偶然一转头,发现门口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正盯着二人呢。
她不禁一惊,等看清是令狐冲时,她又笑了,她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放荡地扭动着屁股,让二人的玩意磨擦的更快些,以获得更多的美感。
她自然不会怕他,他只是个小男孩儿,还不算男人。
不过有人在旁边看,她感到又喜悦又羞涩,还觉得很新鲜,兴奋,那感觉真美。
想到令狐冲,宁氏的心情复杂极了。
有罪恶感,负疚感,又有一点兴奋感。
令狐冲名为她的儿子,可他的肉棒竟然插过宁氏,而且当时将宁氏干得欲死欲仙,令宁氏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虽然不是亲生儿子,她的心里也难受极了。
那天早上起来,令狐冲出去练武了。
宁氏还没有起来,丈夫不在家,这几天她没睡好,总是很晚才睡,起来又晚。
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她是有一定的性需要的。
那天早上,她实在忍不住了,见屋里没人,便拉开被子,脱下小衣,露出骚答答的东西,手指伸进去,一边搅动着,一边想象着自己跟丈夫欢爱的场面。
红唇张合着,不时发出甜美的呻吟。
那粘乎乎的淫水沿着指间的缝隙缓缓溢出,宁氏那细长的手指都被染得亮晶晶的。
哪知道令狐冲他又回来了。
往常这个时间他是正在练武的,今天不知怎么的,他感觉有点饿了,他想回来吃饭。
谁知当他进屋时,却听到女人的欢乐的声音。
当然听出是自己的义母,他想起从前见到的义母的肉体跟浪态,顿时全身发热。
他来到义母的门前,想将门顶出一条缝,好向里张望。
在顶门时用力过大,门刷一声大大张开,令狐冲跟宁氏四目相对,都一下子愣住了。
宁氏坐在床上,正用力抠小穴呢。
令狐冲看得清楚,被迷得神魂颠倒。
宁氏见儿子到了,一愣之后,忙拉过被子盖住身子,闹得面红耳赤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种事多羞人,羞得宁氏把头低下,一看自己的奶子还露在外边呢。
宁氏又将被拉高。
这回令狐冲什么都看不到了。
令狐冲也清醒过来,忙说:「妈呀,我肚子饿了,我去做吃的。
」说着就去做饭去了。
吃饭时,令狐冲和宁氏坐到一张桌上,宁氏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勉强吃了几口饭,才说出一句话:「刚才那事,你千万别说出去。
」宁氏的目光不敢看他。
令狐冲用眼睛瞄着宁氏的高胸,虽然它们已经被衣服挡住,但他知道那里是什么风景。
那里蕴藏着无边的春色。
由那里令狐冲又想到宁氏的下边,那里是更迷人的。
令狐冲是干过白菊的,知道男女之乐。
他有种想法,要是我的家伙能插在义母的穴里,不知多舒服呢。
可是不行,宁氏是她的父母,那样干是乱套的。
虽不是亲生的,那也是乱伦。
是天地所不容的。
义母的肉洞只属于义父,别的男人是没有资格进入的。
宁氏凭直觉也知道令狐冲的目光在干什么,要是换了平常,早就严厉斥责了,可此时她提不起那个勇气。
此时她只是芳心乱跳着,象一个初恋的少女一般。
这孩子以前的身体她是熟悉的。
她照顾他三四年了,对他身体的了如指掌。
只是近两年她再没有看过。
她不知道那孩子的小鸡鸡已长得多大了。
估计不会小的,以前没发育时,跟同年的孩子比,已经算是大的了。
唉,我想到哪里去了。
宁氏找个借口出屋去了。
令狐冲望着宁氏健美的身材,跟摇曳生姿的大屁股,心里一阵阵发痒。
他明知道乱想是不可以,可他忍不住。
他已经不只当她是母亲了,他还当她是一个可以用来取乐的美貌女人。
那天晚上,令狐冲是在胡思乱想中睡着的。
正做着好梦,感觉有人抚摸自己。
迷迷糊糊中醒来,是有人在摸他的肉棒。
那只柔软的手正套弄着,使自己无法安静下来。
「是谁?」令狐冲问了一声。
对方啊的一声,就从这简单的一声里,令狐冲立刻判断出这人的身分来。
她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义母宁氏。
宁氏晚上出来小解,回来经过令狐冲房时,想起男人给她带来的好处,不禁春心荡漾。
岳不群的肉棒给她的印象,她是永远忘不了的。
她经常乱想到,一个女人如果没有一只肉棒在跟前伴着,那女人该怎么活呢。
宁氏犹豫着,终于悄悄进入令狐冲的房间。
按她的想法,摸上几下过点干瘾就走。
哪想到一摸之下,她就迈不动步了。
儿子的肉棒反应真是敏感,摸几下就硬。
那硬硬的粗粗的特点,使她心情激动,好想有进一步的接触。
那种一直挡住自己前进步伐的顾虑在性欲的膨胀下,慢慢退去,剩下的只是一个女人最合理最简单的要求。
令狐冲的这一声问,惊醒了宁氏,宁氏转头想跑。
令狐冲随手抓住她,没费多大劲儿,便将宁氏拉到床上来。
什么义母不义母的,他已经不再多想了。
他满脑子想的全是义父在宁氏身上耸动,以及宁氏肉体的诱惑及淫声浪语的销魂指数。
他将宁氏压在身下,火热的嘴唇堵住宁氏的嘴,双手使劲儿揉搓宁氏的大奶子。
宁氏搂住他脖子,一会儿便翻到上边。
令狐冲不甘受欺,又将宁氏压到下边。
二人越吻越热,令狐冲的舌头进入宁氏的嘴里,宁氏是个明白人,含住令狐冲,大力吸吮着。
稍后,宁氏将他舌头顶出,两条舌头在嘴外纠缠起来,发出一连串的唧唧之声,那声音煞是淫糜,使二人兴致更高。
令狐冲将一只手向宁氏的胯下伸去。
那里是他一直向往的地方,多少回他都梦想着一探深浅,探索其中的奥秘。
因为激动,他觉得自己的手都颤抖了。
宁氏从鼻子里发出哼声,那声音虽沉闷却不折不扣透着女人的兴奋与快乐。
令狐冲听得美呀,放开宁氏的嘴巴,于是宁氏可以随意浪叫了。
自然宁氏不敢叫得太大声,她怕传到别人耳朵里。
令狐冲不想浪费宝贵时间,当他的手指在小穴里抠了不到百下时,他便将宁氏脱个光光,自己也掏出肉棒,顶住那美丽的穴口,一使劲儿,唧一声进去半截。
顶得宁氏啊一声叫,说道:「你的玩意好粗呀,要顶破我了。
」令狐冲好不得意,伏下头去,嘴巴在宁氏的乳房上乱亲着,一根肉棒毫不温柔地干起来。
那里水分充足,双唇吸动,宁氏已经寂寞多日了,突然被一只大肉棒插入,真如久旱逢甘雨相似。
她再想到这只肉棒是儿子的,她感觉既愧疚又刺激。
那是一种堕落的快感。
这是在黑暗中进行的,令狐冲看不到宁氏的浪态,但他是可以想到的。
宁氏虽年过三十,但仍然保持得非常好,身体还是那么嫩,那么香。
那里还是很紧呢。
令狐冲插得痛快,速度越来越快,插得小穴直有响声。
多年梦想,一朝实现,他激动得想哭了。
宁氏被插得全身舒服,四肢缠住令狐冲,大屁股又是颠又是筛,极力配合着令狐冲的动作。
那小穴也在二人的激情中一收一放的,夹得令狐冲的魂都快没了。
令狐冲忘情叫道:「妈呀,你的小洞真好,它会夹人呢。
」宁氏回应道:「冲儿呀,你喜欢的话,你使劲干吧,我是你的人了。
」令狐冲还有什么不满足呢?宁氏是摆明了让他享受。
令狐冲攒足力气,每一下都插得很有气势,每一下都充满野性,那床在他的动作下呀呀响着,仿佛随时会倒塌似的。
令狐冲也不争气,在快活的同时,没注意控制自己,结果还没有插到三百下呢,便一泄如注。
宁氏正当快活之时,这场面使她失望。
令狐冲伏在宁氏身上,说道:「妈呀,我实在忍不住了,你太迷人了。
」宁氏摸着令狐冲的头,说道:「没事的,你一会儿就行了,你还年轻呢。
」说着话,宁氏将令狐冲推倒,她用手开始抚摸起来。
到底是年轻人,不大一会儿,令狐冲的棒子便硬了起来。
宁氏欢呼一声,跨上去,抬高屁股,将那根热腾腾硬邦邦的玩意「吃」个尽根。
当龟头顶在自己的花心上时,宁氏舒服得喘息着,她简直要疯了。
她摆动着大屁股,使花心跟龟头细细研磨着,每磨一下都令双方叫出声来。
这种极乐,是宁氏在丈夫身上也体验不到的。
令狐冲两手握住宁氏的大奶子,下身上挺,肉棒一下下撞击着宁氏,使宁氏感受到男人的力量。
她的屁股一起一落,用力套弄肉棒,象要把它套断似的。
不久,令狐冲将宁氏摆成小狗干事状,让宁氏撅起屁股来,令狐冲从后边干了进去。
双手抚摸着肥美的屁股肉,令狐冲得到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满足。
这个女人真好,长得好,功夫也好,义父真是好福气。
那一晚二人不知干了多少回,直到实在干不动,才相拥而眠。
那种恩爱之情,是至死难忘的。
那个时候,他们都忘了彼此的亲人关系,只记得他们是一男一女,是最正常最自然的关系,是我需要她,她也需要我,不必受什么道德约束。
不过清醒后宁氏还是心里不宁,这种关系是外人所不容的。
再说令狐冲还小,自己总不能真当他是情人吧。
这之后,二人又干了几回。
当岳不群从外边回来,二人就算断了,可其中的滋味使宁氏每回想起来,都觉得甜蜜无限。
灵珊跟他有点象兄妹,虽然彼此有过肌肤之亲,令狐冲也没有想过立刻占有她。
他还有一种顾虑,怕灵珊不答应,那样他会受不了的。
因此,二人一直维持着良好的关系。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二人都长大了。
令狐冲生了胡须,灵珊的胸脯也鼓了起来。
二人相处时,感觉又有变化。
以前大家的心中是无所顾忌的,现在灵珊常常会感到害羞。
四目相对时,灵珊的芳心就怦怦怦乱跳,象要跳出肚子似的,继而目光转向别处,可她的心里是很想看他的。
灵珊经常看书,有一天她读了《西厢记》,不禁有点痴了。
她心神不宁,胡思乱想起来。
莺莺小姐是多么幸运,遇到俊俏多才的张生,我东方灵珊虽不如莺莺有内秀,但勉强也算得上佳人吧,然而我的张生在哪里呢?这个问题马上有了答案,她眼前出现令狐冲的影子。
令狐冲变得健壮英俊了,一张脸上透着阳刚之气,虽不是什么才子,可也比一般男子强多了。
那么他是我将来的夫君吗?她拿令狐冲跟张生比,结果是各有长处。
张生会作诗,令狐冲不会,但也认字;令狐冲会武,而张生则不会。
如果在道上遇到歹徒,还是令狐冲有用些。
张生能考状元,令狐冲是不行了,估计也能养活老婆孩子。
令狐冲比张生强得最多的是,他没有张生那么迂腐与死板。
令狐冲的头脑是聪明的,她想,如果令狐冲专心学文的话,肯定比张生有出息。
正当她不知所措,令狐冲走进来了。
这个时候正是黄昏时分,夕阳的红光将窗子照得通亮,天气好热,窗外还飘入一阵阵的花香。
令狐冲见灵珊脸色不好,就问:「灵珊,你不舒服吗?」说着以手摸她额头,灵珊轻轻躲开,娇嗔道:「别动手动脚的,叫人看见不好。
」令狐冲瞅瞅跟前没人,厚着脸皮拉住灵珊的玉手,说道:「灵珊,咱们到小溪边玩好不好?」在山庄的东边有一条小溪在山林里穿过,溪水特别清澈。
灵珊摇头道:「你自己去吧,我不去了,妈妈跟我说,不能随便跟男人在一起,会吃亏的。
」令狐冲哈哈一笑,追问道:「会吃什么亏呢?」灵珊脸一红,挣开他的手,说道:「你这人越来越坏,我不跟你说了。
」心里却没有着恼的意思。
令狐冲不由分说,抓住她的玉手亲了一口,说道:「我先去小溪边等你了,你快点来呀。
」灵珊斜视着他,轻声说:「你自己去玩吧,我不去了。
」令狐冲睁大眼睛,说道:「这可怪了事了,咱们不常去玩吗?今天你有点怪怪的。
」灵珊也不吭声,令狐冲说道:「我去等你了,你要不去,我就不回来了。
」说着话自己先出屋了。
令狐冲在小溪边坐了良久,灵珊才慢腾腾走来。
令狐冲一见,高兴地大叫,冲上去将灵珊抱起来,象过去一样转着圈子,那股男人的气息令灵珊沉醉。
二人拉着手在林间穿梭玩乐,笑语之声传出多远。
当他们都累了时,坐在小溪边上。
令狐冲望着灵珊,将刚采来的一朵黄花插在她的头上。
灵珊带着几分羞涩问道:「好看吗?」令狐冲搂着她的细腰,深情答道:「好看极了,就象新娘子一样美。
」灵珊听到新娘两字,心中一痛,将令狐冲抱得紧紧的,象是怕失去他一样。
两人接着又亲起嘴儿来。
唐吉热情如火,忘情地吻着灵珊的红唇,还将大舌头伸进她嘴里挑逗,逗得灵珊忘了矜持,也把香舌凑上,两条舌头就亲得溜溜直响。
令狐冲亲得高兴,一只手在灵珊的乳房上按起来,灵珊的乳房长大了,又圆又挺的,令狐冲摸得好爽。
秋雨推了他几下,他的魔手也不放下,灵珊被摸得神魂颠倒,全身发软,想不到男人的手竟变得这么厉害。
还不止如此,令狐冲还放肆地解开灵珊的衣服,将魔手进去直接抚弄奶子,小奶头被捏得生疼,同时快活无比。
灵珊的哼声从鼻子里发出,听得令狐冲快发疯了,在这种情况下,令狐冲再也忍不住了,他需要的是更大的刺激。
对于尝过滋味儿的他来说,他更想探索灵珊胯下的桃花,那一定是很美很美的吧,跟白菊的不会一样。
令狐冲将灵珊抱起,向山林深处跑云。
灵珊大羞,说道:「放下我,放下我,你想干什么?」令狐冲笑道:「我不干什么,我就想干你。
」灵珊当然知道这干是什么意思,她不禁怕起来,舞动粉拳,敲击着令狐冲的胸膛,然而令狐冲怎么会放过她呢?在密林深处,令狐冲将灵珊放在柔软的绿草上,自己的身子压上去,在灵珊的脸上、嘴上、颈上亲吻着,两手慢慢解开灵珊的薄裙子,大手伸了进去。
那里的毛不少呢,都流水了。
这是令狐冲头一回摸到灵珊的小穴,那里好嫩,令狐冲将指头按在那粒豆豆上拨弄,没几下就弄得灵珊全身扭摆不止,喘息声也加大了。
令狐冲在冲动之下,也不管灵珊愿意与否,由着性子将灵珊脱个一丝不挂。
他当然知道她是订过亲的,当然也听义父说过那男家是个什么背景,知道自己不如人家。
但他不自卑,他想通过自己的能力将灵珊抢过来。
他不但要得到她的心,也要得到她的身体。
灵珊并着腿平躺着,她羞得不敢睁眼。
令狐冲直着眼睛打量着灵珊。
她的身材不算高,却是苗条纤秀的;她的皮肤不算白,绝对是光滑细腻的。
她的奶子还不如白菊的大,但是很圆很尖,奶头高翘,象是等着爱的滋润呢。
圆滑的小腹下那一丛微黄而卷曲的绒毛真可爱极了,使人忍不住想梳理几把。
而毛下的那玩意却看不到,灵珊的腿并得好紧,更使令狐冲生了探秘之心。
令狐冲一头扑上去,大嘴先把奶子含住,一只手向下边探去,在她的腹下徘徊着,极力向毛下深入,可惜的是灵珊不配合,使令狐冲无法得逞。
令狐冲下定决心,一定要征服灵珊,使她的心里永远都装着他。
他知道自己会成功的,他不会辜负上天给与的大好机会的。
令狐冲在灵珊身上下足功夫。
灵珊被他挑逗得全身发颤,娇躯发软。
令狐冲的魔手趁机钻入灵珊的胯下。
她的阴毛好软,红唇好嫩,水好多。
掏了几把,大为过瘾。
令狐冲在好奇心的作用下,强迫她分开玉腿,然后睁大眼睛猛看。
只见在阴毛的点缀下,那两片香唇薄薄的,尖尖的,红红的,正张着裂缝,春水涓涓的,煞是诱人。
令狐冲看得眼馋,激动之下,将嘴凑上去,热情如火地吸起来。
吸得唧唧有声,爽快之极,弄得灵珊不住呻吟:「令狐冲呀,你坏死了,你怎么能舔我那里?你羞死我了。
」令狐冲这时也不象平时那么老实,象一只贪吃的恶狼,在灵珊下体上放肆着,逞凶着,无休无止。
「令狐冲,你从哪里学来的折磨人的花招呀?」灵珊美目半睁着,娇喘着问。
令狐冲在灵珊的穴上猛吸一口,抬起水淋淋的嘴道:「我是天才,无师自通。
怎么样?灵珊快活吧?」灵珊闭上眼睛,不好意思回答他。
令狐冲见此,重新低头下去,继续在灵珊的敏感部位做工。
当令狐冲含住灵珊的小豆豆又拉又扯的时候,灵珊大声叫起来:「冲,不要呀,不要呀,你弄得我快要发疯了。
我要受不了了,呀……呀……有什么要出来了。
」令狐冲当然明白怎么回事,他没有停下,仍然坚持着对小豆豆玩弄,大手在灵珊的屁股上连捏带揉的,兴致正高。
他要让灵珊先痛快一下。
没过一会儿,灵珊急剧抖动着,达到平生第一次高潮,泄出一股淫水来。
令狐冲津津有味地吃着,这招是他从义父那里学到的。
义父跟义母感情甚好,什么花样都玩过的。
当灵珊平静下来时,令狐冲笑嘻嘻地问:「灵珊妹妹,你觉得舒服吗?」灵珊一脸羞红,向他瞪了一眼,说道:「你这人太坏,总想着法子祸害我,我以后不跟你好了。
」说着坐起来,要穿衣服。
令狐冲一见,连忙将她扑倒,说道:「我的好妹妹,你舒服了,哥哥我还没有爽呢。
你让我也过把瘾吧。
」说着,令狐冲将衣服脱个光光,露出那凶巴巴的如棒槌一样的家伙。
灵珊虽是羞涩,还是圆睁美目,不禁问道:「你们男人就是这个样子吗?」令狐冲笑道:「可不是嘛,你看它好看吗?」灵珊见那肉棒子一高一低动着,龟头狰狞,象在向自己挑战。
她伸手按了它一下,啐道:「这玩意好难看,男人怎么会长这个丑东西?」那玩意被它一按,扑楞楞抖了几下。
令狐冲解释道:「别看它长得不好看,用处大着呢。
」灵珊不信,说道:「它有什么用处?不就是用来尿尿的吗?好脏的。
」令狐冲摇头道:「它不止是尿尿的,还能让女人舒服呢?小孩子都是靠它才有的。
」令狐冲耐心讲着常识,他知道灵珊是不明白这些的。
灵珊哼道:「你快放我起来吧,让人看见,成什么样子。
」令狐冲一笑,说道:「灵珊呀,等咱们干完就回去。
」说着话,令狐冲在灵珊身上趴好,将肉棒子顶在灵珊的胯间,那东西象闻到腥味一样,向灵珊的穴里冲去。
灵珊哭丧着脸,推拒着令狐冲,说道:「冲哥哥,你不能这样。
我是人家的未婚妻,我不能失身的,我要失身了,我爹会打死我的。
」令狐冲不听,说道:「只许他沾花惹草,不行咱们风流快活,哪有这个道理。
管它什么未婚妻不未婚妻的,你就是我的,没人能抢走你。
」说到这里,他一狠心,将一个大龟头顶了进去。
再一使,不费多大力气,就把灵珊的薄膜给刺破了。
当那关头,灵珊惨叫一声:「痛死我了,你好狠心呢。
」粉拳舞动,在令狐冲的背上乱擂着。
令狐冲能理解她的感受,就亲着她的俏脸,轻声安慰道:「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女人第一回就是这样的。
一会儿我保管你舒服得要命。
」灵珊流着泪说:「我现在痛得要命,我想我快死了吧。
」令狐冲舔着灵珊的泪,下身不敢乱动。
他终于堵住灵珊的嘴儿,将舌头伸入,又跟她纠缠起来。
同时,令狐冲的两手握住乳房,真好,盈盈可握,揉来按去,比任何玩具玩起来都要过瘾。
时间慢慢过去,灵珊的痛感渐渐减少,那紧皱的眉头也缓缓舒展。
令狐冲放开她的小嘴,在她的耳边轻声问:「好妹子,你好点没有?」灵珊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说道:「好些了,总算没叫你给害死。
」令狐冲两手在奶头上捏着,说道:「你不会死的,你还会得到很大的美感,跟当了神仙一样的。
」这么说着,他的下身已在微微动着。
他这么一动,灵珊就觉得有点痛。
令狐冲动了多下,见灵珊只是眉头微皱,并没有太大反应,他的胆子便壮了,开始大幅度抽插,每次都拔到穴口,每次都插到尽根,顶在灵珊娇嫩的花心上。
经过一段时间适应,灵珊总算苦尽甘来,慢慢体会到男人的味道,被干得好美。
那是痒痒的,酥酥的,全身要飞上高空般的感觉。
不,比这些还要美的。
在好受的情况下,灵珊主动搂住令狐冲的脖子,美目有了兴奋的光辉,鼻子不时发出动人的哼声,下身也本能向上挺着。
灵珊的这些反应,使令狐冲大为高兴,他立刻应时而动,加快干的速度,那小穴水越来越多,最后能听到卜滋卜滋的响声了。
处女穴真好,将肉棒包得没一点缝隙,那嫩肉舒张之间,带给了令狐冲无限快感。
他舒服得直喘出气,嘴里不时发出兴奋的叫声,那是男人最快活的表现。
「灵珊,哥哥干得你爽吗?」令狐冲不忘问灵珊。
灵珊啊啊叫着,细腰轻摆,四肢乱动,红颊如火,说不出的动人。
令狐冲欢乐之中,控制力就差了,再加上经验不足,灵珊的小穴又太美妙,因此没干多少下,他就一泄如注。
那股热流突然冲入小穴,烫得灵珊舒服极了,不禁叫出声来:「冲哥哥,这感觉好美呀。
」她双臂缠住令狐冲,象在奖励英雄。
令狐冲在灵珊的身上趴了一会儿,这才拔出肉棒。
他跪在她双腿之间,望着刚被破身的小洞。
那里一片湿淋淋的,美艳的肉缝微张着,下边的小菊花还有节奏地缩着。
双孔相映,充分显出女孩子的诱惑美来。
令狐冲看得心动,肉棒不知不觉间又挺了起来。
他双臂挎着灵珊的玉腿,再度占有她。
拔出时那穴内红肉涌出,插入时那肉又回去。
棒子将小穴撑得胀胀的,那种快感不时冲击着她的神经。
这一回风雨更狂,令狐冲不再象刚才那么温柔了。
这时的他简直象一只野兽。
灵珊不敢相信平时绵羊般的人会变成一只大老虎,可她没心情多想,她的感觉都集中下身了。
二人干个心满意足,这才穿衣起身。
回去时,灵珊赶路都吃力了,可见受创不轻。
令狐冲也挺体贴,将灵珊背上身,欢欢喜喜回山庄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