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处女膜给我


按照曲鸣的吩咐,乌鸦在影厅里故意撞了杨芸一下,碰掉了她手里的牛奶。-

  影厅光线很暗,杨芸没有注意到他递来的牛奶已经被掉了包。那盒牛奶包装虽然完整,但在不起眼的地方有一个细小的针孔。-


曲鸣当然不会蠢到直接在牛奶里用上特效药,那盒牛奶的用途只是创造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在影厅能够单独相处的地方,只有洗手间。因此曲鸣往牛奶里注射了一针速效利尿剂。


-  在洗手间拦住杨芸,曲鸣半是强迫地让她喝下那杯牛奶才是蔡鸡弄来的特效药。-


一切都与景俪当初的反应一样。喝下牛奶后,杨芸的目光随即变得呆滞,药物在她大脑皮层形成一个反射区,三分钟内,由视觉、嗅觉、听觉接触到的所有外界刺激,都成为她意识的一部分。


-  在洗手间见面时,杨芸记得曲鸣说了三句话,事实上,那是后来说的。对曲鸣开始说的话她没有丝毫印象,甚至不记得曲鸣强行给她灌了半杯牛奶。但这不妨碍那些话在药物的效用下,进入她的潜意识。


-  三分钟是一段漫长的时间,曲鸣有足够的时间向杨芸意识中灌输属于自己的命令。他不需要再说明自己的身份,即使他什么都不说,杨芸也会把眼前的男子当成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但曲鸣要的不仅仅是这些。-


「记住我。」曲鸣看着她美丽的脸,说:「你会强烈地想与我做爱,把你的处女给我,让我成为你生命中第一个男人。用身体取悦我,是你最大的快乐,然后……」曲鸣邪恶地微笑起来,像教导一个没有生命的洋娃娃一样说:「你会喜欢上做爱,无论在课堂还是宿舍,你都渴望跟不同的男人性交。你要像信任我一样,信任我的球社。你会发现,红狼社的球员将对你有莫大的诱惑力。」「你可以和每一个男人做爱,只有一个人例外。你的男朋友,周东华。在他面前,你仍然是那个清纯的小女生。但背着他,你会随时随地跟每个男人乱搞,尤其是陌生人……」浴室的性交已到了尾声。杨芸趴在扇贝状的浴缸内,被曲鸣从背后奸淫。她低着头,两只圆硕的乳球半浸在牛奶中,在里面一荡一荡,溅起洁白的乳汁。-


曲鸣狠捅几下,然后抱住杨芸白嫩的屁股,在她体内射起精来。曲鸣这个年纪正是讨厌小孩子的时候,他只是觉得在女人身体里面射精很过瘾。-


这种近乎强暴的做爱,杨芸身体上感受到的只有痛楚。但心理上她却有种无法言说的喜悦,似乎完成了生命中一次至关重要的经历。-


等曲鸣射完精,杨芸说:「社长,高兴吗?我的处女给了你……好痛……」曲鸣懒洋洋说:「让我看看。」镜头清晰捕捉到杨芸刚刚破处的下体。她羞涩地张开腿,剥开滴血的秘处,以满足曲鸣变态的要求。原本密闭的阴唇朝外分开,柔嫩的蜜穴被捅大了一圈,穴口沾着零乱的血迹,一缕浊白的精液从穴口缓缓淌出。-


曲鸣把杨芸搂在怀里,淫秽地玩弄着她的阴部,唇角带着丝冷笑说:「告诉你男朋友。你做了什么。」杨芸忸怩了一会儿,在他的催逼之下,羞涩地说道:「东华,我的处女没有了……」周东华做完睡前最后一组健身训练,突然心血来潮给杨芸打了个电话。杨芸的手机在响,却没有人接。


-  「为什么不接电话?」曲鸣看着手机。-


杨芸咬了咬嘴唇说:「是他打来的。」「周东华?」曲鸣笑了一声,「还真巧。告诉他你跟我在一起。我们刚做过爱。」杨芸没有作声。


-  周东华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夜里十二点了。杨芸这会儿多半已经睡着了。


-  手机铃声终于停了,过了一会儿,又发出一声悦耳的乐声。这次是条短信:-


放假跟我回家,我们订婚好吗?周东华。


-  曲鸣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失笑说:「订婚?他是想找借口上你吧。」杨芸脸上的红晕渐渐褪去,有些发怔的样子,过了会儿,她小声说:「太晚了,我要回去了。」「已经晚了还回去干嘛?我们再做一次。」杨芸说:「我还痛着呢……不回去,宿舍的同学会奇怪的。」「让她们奇怪好了。」曲鸣不由分说把杨芸推到床上。


-  周东华对女友身上发生的事一无所知。第二天一早,他买了早餐,在楼下给杨芸打电话:「我买了早餐,下来一起吃吧。」杨芸声音很低,「我吃过了。」「这么早?」周东华有些失望,「昨晚我给你打电话,没人接。」「我……没听到。」「时间有点晚,可能你睡着了……」周东华犹豫了一下,没有提及那条短信的事,「那好,你上课吧,中午我们一起吃饭。」那天上午的课杨芸神智恍惚,老师讲的什么她一个字都没有听到,杨芸脑海中翻来覆去都是昨晚的画面。那晚曲鸣一共和她做了三次,最后她几乎是瘫在床上,被曲鸣插在她体内射精。-


流血与痛苦相伴的处女性交,很难说有什么快感。但杨芸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做爱的感觉。被强健的异性搂抱、抚摸、亲吻……那根坚硬的器官插在自己体内,在柔软而敏感的器官内冲撞、震颤,直到射出精液……直到天亮,曲鸣才送杨芸回来上课。这会儿坐在教室里,杨芸下体彷佛仍能感觉到一阵阵悸动的轻颤。


-  后来杨芸对陆婷说:那天我坐在教室里,好像拥有着世界上没有人知晓的秘密。你知道,那时候我们刚刚上大二,班里女生有性经验的还不多。我坐在那里看着她们,突然觉得替她们悲哀。她们看上去那么天真,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生,而我已经是女人了。我坐在她们中间,身体里还有一个男人的精液,可她们都不知道……陆婷说:你是不是很开心?


-  杨芸用粉底在脸上轻拍着,微笑了一下说:我觉得骄傲。从那天起,原来那个清纯的小女生就消失了——我应该开PARTY庆祝一下的。-


周东华一米九八的身高在滨大始终是引人注目的焦点,他接到都市大联盟邀请的消息已经在滨大传开,当他走进餐厅的时候,有学生开始鼓掌。-


与高大矫健的周东华一起出现,身材娇小的杨芸同样令人眼前一亮。杨芸的纯美在滨大也是知名的,而今天她看上去就像刚被摩拭过的明玉,散发出迷人的光彩。


-  餐厅的服务生大都是兼职的学生,平时跟周东华也相熟。周东华要了个安静的包间,一个男生拿来菜单,笑嘻嘻说:「东哥,你随便点,这一顿我们请。」周东华笑着说:「小心我吃掉你一个月薪水。拿盒牛奶,随便上一份套餐好了。还有,」他摇了摇手指,「没事别来瞎转。」「明白!」男生高兴地去了。


-  杨芸对他们的交谈充耳不闻,她看着虚空中的一点,脸上露出一丝异样的微笑。-


周东华看着水晶般剔透的女友,一向以为男人就该粗糙一点的他,心里也不禁温柔起来。


-  「想什么呢?」周东华宽大的手掌盖在杨芸手上。


-  杨芸一惊,连忙收回手。


-  「没有。」说着脸红了起来。


-  周东华摸过的篮球比摸过的女生多一百来个,对女人他一向没有什么办法,女友这样害羞,他只有无奈地挠挠头。-


饭菜上来了,两人静静吃着。周东华在想怎么开口,杨芸喝着牛奶,却想起昨晚在奶香四溢的浴缸里,她把处女交给了另外一个人。


-  「昨天晚上,我发给你的短信看到了吗?」杨芸抬起眼睛,一时想不起昨晚接到的短信。


-  「假期我要去球队试训,我想你跟我一起回家,见见我父母。」周东华看到女友的惊慌,笑着说:「不用担心,他们一定会喜欢你的。」周东华诚挚的表情使杨芸的心里一颤,忽然冲动地想把昨晚发生的事都告诉他。-


杨芸脸色发白,嘴唇嚅动着正要说话,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杨芸看了一眼,脸上微微泛起红晕,她站起来说:「我去一下洗手间。」杨芸在洗手间理了理头发,然后回来,推开门。


-  曲鸣靠在椅中,手里翻着一册画报。他穿着白色的休闲装,留着了不羁的短发,脸上永远是那副桀骜不驯的表情。


-  杨芸穿着宽松的白色T恤,花格子的粗呢短裙,裙下露出两条白净的小腿,柔顺的秀发用一条丝带束住,一直垂到腰际。她看着曲鸣,奶白色的脸颊升起一层红晕。


-  曲鸣抬腿放在桌上,「过来,我告诉你怎么口交。」隔壁。周东华等了又等,一直不见杨芸回来。


-  「女人还真是麻烦。」他无聊地扔下餐巾,然后看着桌上那盒牛奶出神。-


又等了一会儿,周东华拿起那盒喝剩的牛奶,仔细看了一会儿,然后含住吸管喝了一口。-


淡淡的奶香味融入口中,彷佛是杨芸的味道。


-  有人敲了敲门。周东华连忙放下牛奶。服务的男生进来,「东哥,还要点什么吗?」「等会儿再说。」男生出来带上门,旁边的房门忽然打开,一个娇小的女生正推门出来。-


接触到服务生错愕的目光,杨芸脸顿时涨得通红。她匆忙走进洗手间,洗了洗脸,等心情平复一些才回到房间。-


周东华早等得不耐烦了,但见到杨芸,心里那点不高兴马上就抛到脑后。


-  「都凉了,再给你要一份吧。」「不用。我吃好了。」「那么好吧。」周东华决定不再拖延下去,直接说:「我想说——我们订婚好吗?」「订婚?」「对。作我的未婚妻。」杨芸两手握在一起,慢慢说:「好的。」「我不大会哄女孩子有时候脾气很坏,但我一定会好好地对你,不让你受委屈……等等,你答应了!?」周东华有一些不相信地看着杨芸,他已经作好准备,要说服杨芸会很辛苦,这会儿的感觉就像是看到队友在最后一秒以一记绝杀击溃对手——杨芸竟然答应了。


-  杨芸点了点头,对周东华的惊喜并没有地意。她并紧大腿,湿淋淋的下体没有内裤遮掩,直接贴在裙上。


-  周东华朗声大笑,他并不知道杨芸答应的不是他,而是曲鸣。因为曲鸣觉得搞他的未婚妻更过瘾。-


周东华不顾杨芸的反对,把她抱了起来,兴奋转了个圈子。杨芸连忙按住裙子,生怕被他看到自己里面没穿内裤。曲鸣知道她跟周东华在一起,玩过她后故意拿走了她的内裤。-


周东华心花怒放,低下头试图去吻自己的未婚妻,但杨芸却偏过脸,用手挡住他的嘴巴。


-  周东华怪叫说:「不是吧?已经答应订婚了,连亲一下都不行?」杨芸侧着头,窘迫地说:「我还没漱口。」她害怕周东华会发现自己口中有另一个男人的味道。-


见她说什么也不愿意,周东华只好放弃。虽然没有亲到女友,但周东华仍然喜不自胜。-


「晚上我叫上刚锋和陈劲,还有球队的朋友,我们一起出去庆祝一下。」「不行。我晚上还有事。」「什么事?我帮你。」「我自己能做。」杨芸不愿多说,「我们明天再见面好吗?」周东华不情愿地答应了。-


曲鸣一个人站在球场中央,慢慢向前运球,接着他加快速度,灵活地移动脚步,转身、控球、接着再转身,然后跳起来抬起手臂,篮球划过一条弧线,穿过网窝。


-  篮球在地板上一弹,曲鸣风一样掠过去,侧身伸出左手,把球揽在手中,然后腾空而起,在空中挺直身体,双手把球扣入篮框。


-  曲鸣抬起了左手。手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只在手背和手心留下一个淡红的伤疤。曲鸣对自己的手掌不够大一直很遗憾。同样是单手持球扣篮,他做起来就没有周东华那么轻松。


-  周东华技术很全面,无论是突破、转身、起跳、投篮,还是出手时丰富的角度,都几乎无懈可击。他唯一的弱点,也许只在球场之外。


-  今晚是决赛前的封闭训练,整座球场只有一名观众,甚至连形影不离的蔡鸡也没来打扰老大。


-  景俪坐在场边,满眼崇慕地看着曲鸣。他迅捷的动作,准确的投篮,充满力量与美感的颀长身影,还有冷厉的眼神,无一不触动她为之心跳。-


篮球在地板上弹了一下,滚到景俪脚边。她拿起球,有些不舍地把脸贴在球上,感受曲鸣残留在上面的温度。


-  「来,」曲鸣勾了勾手,「我教你投篮。」身材高挑的景俪在曲鸣面前显得纤弱娇小,她抱着球,曲鸣站在她身后,两臀张开,手搭着手教她运球。弹起的球并不好控制,不是高就是低,角度也不停变化,景俪穿着教师的职业套装和高跟鞋,若不是曲鸣拉着她的手,根本没办法拍球。-


「投一个。」曲鸣教景俪一手托着球底,一手扶着球侧,然后对着篮框,手腕扬起往前一推。-


篮球在框上颠了一下,掉在一边。景俪「啊」的低叫一声,羞赧地说:「我不行。」曲鸣弯下腰,脸贴着她的脖颈说:「是老师衣服太紧。脱掉就好了。」景俪知道他兴趣不在教自己打球上,但他练了这么久,很辛苦,放松一下也是应该的。空荡荡的球场只有他们两个人,景俪解开衬衫,脱下来丢在一边。-


「乳罩也要脱。掉」景俪听话地脱下乳罩,露出两只圆耸的雪乳。曲鸣拥着她赤裸的粉背,拿球运了几下。景俪胸前两只圆乳随之跳动,就像三只球同时在跳,她忍不住笑出声来。-


曲鸣托起球再次投出,这次用力过大,球打在篮板上弹了回来。曲鸣抢过去接住球,回手传给景俪,「接住。」景俪伸出手,球却从手中滑过,打在她乳上,发出一声脆响。景俪笑得坐在地板上,「我不玩了。」「球都接不到。罚你把裙子脱了。再来。」「坏学生,就知道欺负老师。」景俪白了他一眼,然后拢了拢头发,脱下套裙,身上只剩下一条薄薄的黑色内裤,赤裸出柔美的肉体。


-  「别站那么直,腿分开,腰弯下去……对了,把屁股翘起来。拍球的力度要均匀。你动作太僵硬了,放松一些。」景俪师弓着腰,动作生疏地拍着球,球场明亮的聚光灯下,女教师赤裸着美艳的身体,两只丰满的乳房在胸前来回跳动,白美的臀部向后翘起,随着她的动作一摇一摇,动人心魄。-


「这个球再投不进去,你要把内裤也脱了。」景俪望向篮框,「太远了,老师投不到。」「那就先把内裤脱了吧,投起来能轻松一点。」「要是还投不进呢?」「光着屁股还投不进,那就要打屁股了。」说笑着,球馆的大门忽然响了一声,两人同时看了过去。